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上海相親角:十幾項指標 一個不符合都可能被淘汰

無論“價目表”多麼甚囂塵上,被一葉障目的人總是少數,隨着時代進步,相親或為孩子相親的人們,更趨溫和理性——這也是身為90後的女記者,數次探訪人民公園和虹口公園相親角,既為採訪,也“為自己相親”的所見所感。

在上海的“相親界”,吳松(化名)幾乎算得上是第一代“網紅”。5年前,時年30歲的安徽小夥子吳松,在上海的一場萬人相親大會上“一舉成名”。他想出了一個新花招,以加粗加大的“聰明”和“老實”字樣自我推廣,字下是QQ號碼。照片盛傳網絡,聊天軟件的彈窗新聞里有他,報紙的版面上有他,他還成了一部名為《上海愛情故事》紀錄片的主角之一。之後,上千位女孩發來的“好友申請”,排着隊地出現在他的電腦屏幕上。

可吳松至今單身,且他依舊在相親。細算來,他已相親12年。如今,他把各種“篩選條件”視為“條條框框的東西”,認為它們並不能建立起感情基礎;要找到愛情並最後走入婚姻殿堂,“相親不是捷徑”。

而反觀最近,一張“中國式相親價目表”在網上瘋傳。“價目表”上,以未婚男女的長相、房、車、收入、戶口、學歷等,將人群分為頂配、高配、標配、低配、簡配和不考慮;頂配無非高富帥和白富美,可“女博士”竟是“簡配”,“屬羊”的女性被列入“不考慮”之列……

實際上,大可不必當真。相親是個老話題,隔三岔五便成為熱點。傳統觀念、功利心和毫無門檻的戀愛,在當下的中國,總在衝突和碰撞中尋求和解之路。可喜的是,無論“價目表”多麼甚囂塵上,被一葉障目的人總是少數,隨着時代進步,相親或為孩子相親的人們,更趨溫和理性——這也是身為90後的女記者,數次探訪人民公園和虹口公園相親角,既為採訪,也“為自己相親”的所見所感。

“價位”之外

上海人民公園相親角,2005年起,成了由未婚男女家長自發形成的熱鬧之處。一到周末,中老年人小板凳、帶好乾糧和水,舉着牌子、撐着雨傘,在公園小徑上擺上子女的“條件”,靜候佳婿賢媳,一坐就是一天,這十多年來數不清多少故事。

7月30日,周日一大早,相親角滿是人。堅守兩年有餘的蔡阿姨卻說“人不多”——“天氣熱了,人家不高興出來。我今天9點到的,還能在遮陽棚下面找到位子,放到平常這塊地方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了。”若在往日,早上6點就有人來搶位子。老張便是6點來的,搶到了一處“黃金席位”,從人民公園5號門進來,稍一張望,就能看到他的攤位。當日天氣很快驗證了老張的英明之處。兩場陣雨,在外躲避不及的家長們擠進遮陽棚下,帶來的各種資料都沒了施展的場所。

7月30日,上海人民公園相親角的涼棚下,站滿了為孩子相親的家長。

能累積起這樣的經驗,老張自言是因為“在這裡久了,看也看會了”。為了給兒子找稱心如意的女朋友,老張斷斷續續來了相親角3年,雖曾成功為兒子找到女友,可惜到了談婚論嫁時卻“崩盤”了,於是他又回到這裡。像老張這樣的家長,在這裡並不是孤例。

記者以相親者的身份,也守在門口涼棚之下,這裡遮風擋雨,靠門口又近,來往人流最大。站在這裡,意味着能見到更多誠心誠意而來的家長。即便記者沒有擺出任何“條件”,也引起了不少家長的注意。2小時間,詢問者眾,不乏真正表達了意向、互留聯繫方式的家長——至少從這個角度看,“中國式相親價目表”並不確切。相親這件事,“價位”之外,也要眼緣。

如今,吳松上下班路上,也會經過人民公園。他還被在相親角蹲守父母拉住搭訕過,可“一些女孩子加了我的微信之後,聊了只有兩句話,就拉黑了”。聊天幾乎還沒開始,剛打了一個招呼就被拉黑,這顯然不是因為吳松得罪了對方,“人家姑娘根本沒有認識我的意願,加我微信,估計就像完成任務,告訴父母一下,‘你看我努力過了,加過對方了’”。

吳松覺得,“相親價目表”和真愛沒什麼關係,“相親只能幫助拓寬人脈關係,真正要從陌生人進階到戀愛關係,最後走進婚姻殿堂,還得從頭培養感情,外在的條件沒辦法幫助加速這個過程”。吳松總結了自己相親12年的經驗教訓:要結婚,要戀愛,最後還是看自己。全方位,積極向上地去改變自己,可能才會距離結婚更進一步,“態度一定要積極”。

“我以前都不敢和人說這麼多話,今天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證明我膽子也大了,挺好的。”吳松對記者說這句話時,露出害羞的笑容。

難以“超脫”

然而,“價目表”背後所要求的“條件匹配”,相親角里的不少父母一時難以“超脫”。

記者在相親角被問詢——有家長當面問住址,得知是虹口區時,別有意味地說了一句:“太遠了。”畢竟,在周圍一些“牌子”上,有些家長還會把兒女身份證號碼、婚房所在區域重點標註。比如蔡阿姨就寫明,女兒“戶籍黃浦區”。又有人詢問記者工作地點,“靜安區威海路”顯然讓對方滿意不少,面色稍霽,再進一步了解學歷等情況。

人民公園相親角內,家長用雨傘“曬”出的子女資料。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不論在人民公園還是虹口公園,仍然有不少打着相親旗號出沒的“紅娘”。並非所有相親資料都出自家長之手,一些噱頭十足的資料也有可能是中介放出的“誘餌”。

在人民公園相親角的一部分家長,不知道網上盛傳的“相親價目表”,也不會用“鄙視鏈”這樣的詞彙,但他們心中的相親這筆賬算得比誰都清楚。有人非常在意戶籍,曾有3名男方家長電話來詢,只要記者在交談過程中連續說了幾句普通話,對方就會立刻停下話題,提高語調問道:“你是上海人嗎?”

老張覺得,這挺正常。過去3年,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思路給兒子尋找合適的姑娘:戶籍所在地、年齡、學歷、工作、身高、脾氣性格、家長工作職務、家庭經濟條件……算下來,大約有十幾項需要考核的要素,但凡哪一個要素不符合,都有可能被老張“淘汰”,可綜合考慮之下,又有可能讓他對某些指標網開一面。其中奧妙,顯然用一張價目表無法涵蓋。

老張舉例,如果女方家長在相親現場講話很急很沖,他肯定不考慮,將來萬一有什麼事情要商量,連坐下來好好談都做不到,怎麼做親家?家長脾氣性格,成了意想不到的關鍵要素。

聽了老張的“門當戶對”,吳松則說起在合肥讀大學時的往事:“安徽大學有個英語角,去的女孩子比較多,慢慢演變成了相親角,周圍大學的人都會去。”讓他飽受打擊的一次,是一位聊得來的女孩給他留的號碼竟然是空號;而下一個星期,吳松沒有氣餒,依舊踏入相親角,他一眼就看到了心儀的女生在和其他人相談甚歡。他把這種失落某種程度上歸因於“功利”:在當時,安徽大學相親角的一種風氣是,女生更傾向於找來自中國科技大學的學生聊天,而吳松並不來自那裡。

可或許,吳松心底某種程度上也設了“框框”。到上海工作後,他有時會“自我曝光”:“你聽說過‘鳳凰男’的說法么?我就是。”家在安徽蕪湖農村的吳松,父母是地道農民。

跳出“框框”

吳松回想起5年前那一場萬人相親大會,那是他30年來最“出格”的一次。可就算上千名姑娘加了他的QQ,最終能聊到一起去的,不過寥寥幾人,時間一長,“好友”里只剩下十來位姑娘。有趣的是,吳松給她們建了一個群,把自己的單身同事也都拉了進來,算是給大家提供一個平台。

相親了12年後,吳松自認基本跳出“框框”了。以前他會對相親對象有所設定,比如他希望姑娘起碼擁有一張本科文憑,性格最好不要太急躁。可是,這對找到真愛有用嗎?“沒有。”吳松總結道,“因為堅持這些東西,我曾經錯過一些很不錯的姑娘。回過頭去看,很遺憾。”

同樣,在人民公園的不少相親資料上,寫着醒目的“有緣”二字。“相親只是能幫你短時間內認識很多人。它不能幫你培養起感情基礎。而要走進婚姻殿堂,讓人家對你說‘Yes’,沒有感情基礎能行嗎?”吳松說。

記者發現,類似觀點,幾乎成為年輕一代的共識,於是不少人反對父母來相親角替自己相親。

蔡阿姨的女兒便是其中一員。一次蔡阿姨在公園“擺攤”的時候,恰好看見穿着女兒單位制服的一群人路過,“嚇得趕緊拿好所有東西,逃了。要是讓女兒或者她同事看到,她肯定要怨死我了”。

可就算女兒數次激烈反對,終究不能阻止蔡阿姨來相親角。“我不告訴她去哪,她也沒辦法。”蔡阿姨嘴上這樣說,可在相親角看到合適的男孩資料,拿回去也只敢說是小姐妹的同事介紹的。同樣,數位家長在接受採訪時,都坦言自己來這裡是瞞著兒女的。

實際上,即便經過“價目表”等一系列複雜運算之後,家長們篩選出的人選,終究還是需要送到孩子的手上。這一點上,受訪的相親角家長們觀點一致:我們是我們,孩子是孩子,我們是兩條線,我們只負責拓寬交往的面,交往靠他們自己。

不得不說,這也是相親角的進步之一。

對吳松而言,進步在於心態。“相親不是捷徑”,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提升自己上。

這些年,他曾通過網絡找到過一位女朋友。2013年遇到她時,吳松一度以為自己離結婚無限接近了。“我覺得她都不像是網上找來的,她和我是老鄉,挺有共同語言的。”吳松說,兩個人交往了一年不到的時間,見過雙方父母,共同生活在一起。可是,物質基礎卻成了壓倒這段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們倆,一個性子急,一個性子慢。”說這話的時候,吳松的語速仍然是慢悠悠的,“她可以接受我‘鳳凰男’的身份,也能接受我當時沒有房子。可是她說,起碼要我有買房子的能力。”最後,姑娘乾脆提出了硬性標準,“她希望我能一個月掙到3萬5千元”。這是吳松短時間內無法企及的目標……

如今,吳松把主要精力放到工作上,一直都在用業餘時間學iOS軟件開發,也升職加薪了,月收入提高到2萬元左右。平時要帶團隊做項目開發,周六日也要加班,爭取再進一步升職加薪。和5年前相比,他依舊白皙、乾淨,笑起來也仍帶着靦腆,連打扮都和當年差不離,藍色T恤衫、灰色休閑褲外加一雙咖啡色涼鞋,典型的IT男裝扮。稍有些不同的是,他一低頭,已能見到些許白髮。

今年,吳松給自己報了一個提高戀愛技巧的培訓班,他定期把培訓資料發給還在上大學的小表弟,叮囑表弟:“顧慮和條條框框少一些。”

可以相信的是,未來在相親這件事上,類似“價目表”能引起的波瀾將越來越小,畢竟評價體系更趨多元。若“標籤”少了,愛情和婚姻是否會距離靈魂更近一些?希望如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上觀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