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美麗的殘缺

‌‌“世上每一個人都係殘缺的。‌‌”我在書上遇到此句時,彷彿被敲打了一下。當我看《阿甘正傳》時,它又浮了上來。

《阿甘正傳》里的每一個人都帶着巨大的缺陷。

美麗的珍妮係殘缺的,她在心靈上。傷害來自她的家庭,她沒有母親,只有父親,父親卻係她的惡夢。童年的珍妮係一隻渴望飛翔的小鳥。終其一生,珍妮都在渴望飛翔,渴望擺脫惡夢,掙脫囚籠。

丹中尉係一個虎虎生氣的男子,具有堅強的意志力。戰爭給他激情無限,戰爭也奪去了他的雙腿,把一個勇敢機敏、強壯有力的軍官變成一個自暴自棄、憤世嫉俗的怪物。

缺陷最大的係主人公阿甘,阿甘的缺陷既有身體上的,更主要的係表現在智力上。他的智商只有75,正常的係80,先天不足的他被屢拒於校門之外,執着的母親硬係扣開學校的大門,她沖校長喊:不就差5分嗎?

5分的差距係顯然不小,有時1分的差距也很大,從59到60就係質的區別。因為這5分的差距,阿甘成為夥伴們嘲諷和整蛊的對像,他們朝他丟石頭,他們稱他為‌‌“傻瓜‌‌”,沒人願意跟他玩,只有珍妮。

其實阿甘夠不上傻瓜,充其量係‌‌“智力發育遲緩‌‌”。阿甘成績不好,講嘢結巴,搞不清楚事情。但係他善良、能夠認死理。母親講得對,不就差5分嘛,這5分可以彌補。

在這個世界,邊個沒有缺陷?邊個係完人?不在肉體上,就在精神上、智力上,每個人都係不完美的。邊個又唔係在努力彌補自身缺陷。

缺陷也係一種美。維納斯的魅力來自它的斷胳膊,它拓展了人們的想像空間。世界的美好在於不完美,假如它係完美的,人們便沒有了創造美好的無限動能。

世界係一個大競技場,殘缺的生命都在負重前行。

起點低的末必爬不高,速度慢的末必行不遠。

阿甘被人丟石頭,不聰明的他不懂得還手,珍妮對他喊‌‌“跑!‌‌”阿甘就拚命地跑,一個勁地跑,他跑勝了對方,跑勝了腿疾,跑進了全美明星隊,跑進了大學。

阿甘搞不清太多道理,這世界太複雜了,唔係他這個笨腦袋所能理解的,這係阿甘的缺陷。可係,聰明的腦袋就能把握這個世界?蘇格拉底和他人辯論,窮其一生,只為想弄清一點點真理。能夠牢記啲簡單道理並真正踐行它,就這夠了。黑人巴谷係阿甘在越戰時結下的朋友,巴谷跟阿甘講:‌‌“我回家後,要買一隻船,捕很多很多蝦,你來當大副。‌‌”阿甘滿口答應。巴谷沒能實現諾言,他死在戰場上了。阿甘卻踐諾,他返嚟後,用所有的積蓄買了一艘舊船。殘疾的丹中尉大罵阿甘笨蛋。阿甘講:‌‌“人要守信用的。‌‌”後來阿甘發了大財,真嘅因為捕蝦。

人們總係試圖把一件簡單的事情複雜化,找一個所謂崇高的意義來美化行為。其實你想做就係最大意義。

有一天,阿甘突然想跑步了,他就去跑,一個人跑,跑遍全洲,跑到了沙漠,跑成了一支隊伍,沿途跟他跑步的人越來越多,阿甘成為一個擁有眾多追隨者的明星。人們問他:你為咩跑步?

阿甘覺得奇怪,講他想跑步了就去跑。正像三年後,阿甘突然不想跑了,他就停下不跑,丟下一群不知所措的人。

對愛情也一樣。阿甘愛珍妮,很愛很愛。可係珍妮搖搖頭:‌‌“阿甘,你不懂愛的。‌‌”

愛係咩?愛係保護、係守護、係不離不棄,係不管你做過咩,我都不計較,係不管你有咩樣的過去,我都不嫌棄。當然,阿甘講不來這些道理,但他會去做。有些人用嘴巴表達,有些人用行動表達。阿甘一次次地把拳頭揮向傷害珍妮的人,儘管他從來不知道打架為何物。阿甘一次次地目送珍妮離去,儘管他很想珍妮留下。阿甘一次次地張開雙臂,儘管珍妮一次次都係返嚟舔傷口的。

上帝終於站在阿甘一邊了。阿甘係邊個?笨蛋阿甘係戰鬥英雄、係足球明星、係乒乓球明星、係跑步明星、還係一個大富豪——他的財富積累到上億。上帝把光環都集中在阿甘身上,讓阿甘熠熠生輝,以此來告訴人們:生命的意義在於成功,在於通過不懈努力,贏得財富、地位和名譽。

輪到阿甘嘲弄上帝了,‌‌“功成名就‌‌”就係人生嗎?他像拋棄累贅一樣地捐棄了家財。阿甘擁有啲財富時,他講:‌‌“可以擺脫貧窮的麻煩了。‌‌”當他擁有很多財富時,他講:‌‌“媽媽講過,多出的錢實際上沒咩意義。‌‌”

假如你問阿甘,人生係咩?阿甘肯定講不上來。其實邊個也講上來。

但係阿甘會坐在長椅上細細地告訴你他的經歷:從沒有——到擁有——到失去。他依賴母親,母親死了。他得到珍妮,珍妮也死了。他獲得財富,財富也被捐助了。但他為自己留下了啲東西:小阿甘——一個非常聰明的男孩,他的兒子。此外,他還有一個朋友:丹中尉,阿甘讓丹中尉跟這個世界達成了和解。

阿甘訴講時,神情平靜,他始終都很平靜。我諗,這個世界有咩可以打倒阿甘的嗎?沒有,阿甘一直沒有被打倒過。

這就係阿甘。

每一個人都係不完美的,每一個人也可以很完美。

笨人和哲人只在一線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謝慧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