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前總統府高官轟綠蔡:國軍也被去中國化

蔡英文釋出政軍兵推影片,卻被發現,她連中華民國國軍的迷彩服也要"去國旗化"。這類似的事情已唔係第一次發生,蔡英文真嘅那麼討厭國旗嗎?蔡英文到底點吖?

我們可以從她舊年的幾次重要演講講起,來睇吓,蔡英文對中華民國一切象徵的愛恨情仇。

以舊年蔡英文的勝選、就職以及國慶演講來比較,在舊年1月16日勝選演講中,"中華民國"她1次也沒提到,倒係用"這個國家"稱中華民國5次。舊年就職演講,"這個國家"增加到13次,可能係因為引起了很大的批評,到了舊年國慶演講,"這個國家"減少為8次。

如果拿馬英九的演講來對比,差別就會更鮮明。在2016年1月1日,馬英九卸任前最後一次的元旦文告中,他提了"中華民國"12次,"這個國家"用了0次。

大家看到差別在哪裡了嗎?在馬英九的想法中,我們的國家毫無懸念、毫無違和、毫無猶豫的係"中華民國",因此,用"這個國家"在馬英九的邏輯里係一件十分奇怪的事。就算真要考量啲"變化修辭",偶然用個1、2次已係極限,絕無可能連用8次、13次。

但蔡英文唔係,"中華民國"係一隻寄居蟹逼不得已寄居的寶特瓶蓋,蔡英文對"中華民國"沒有認同,也沒有情感,甚至有的也只係負面情感,她心儀的係"另一個國號",但在憲法之下,在考量兩岸關係與國際輿論的壓力下,這樣的"心儀"她講不出口,又唔係那麼甘願委屈自己的情感,把"中華民國"4個字講出來,只好發展出一種特別的中間體語彙──"這個國家",以一種模煳、曖昧的口吻,迴避她不想講的中華民國,也隱藏她不敢談的"另一個國號"。

由這樣的無奈心情就可知道,這次蔡英文國旗臂章的"被消失",即便唔係她有心為之,也係下屬揣摩上意,討好蔡英文而有意為之。這和日前蔡英文會見巴拉圭總統,巴國總統3提蔣介石,但翻譯就3度不翻譯蔣介石,兩件事如出一轍。

因為蔡英文不喜歡中華民國,她的文膽在寫演講稿時,就會創造出"這個國家"來替代;因為蔡英文不喜歡聽到蔣介石,她的翻譯就會自動漏翻跳過;因為蔡英文不喜歡中華民國國旗,所以國防幕僚就會讓青天白日滿地紅在她的肩膀上消失。

從某種角度來講,我係為蔡英文感到同情,她不敢講出她心中真正想要的國號,也不敢在肩膀上別上她心中真正想要的國旗。但我更同情中華民國,有一位咁不喜歡中華民國這個名字的中華民國總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中時電子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