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紅色娘子軍成立於南霸天死後4年 結局都如此悲慘

中共黨文化洗腦宣傳下的革命現代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網路圖片)

2013年9月,一個叫王運梅的103歲老人喺海南瓊海市下轄的一個小村子去世。就是這個老人,早年被中共騙了參加革命不講,到老了還再次被中共利用出來站台,被請到2000年建成的瓊海“紅色娘子軍紀念園”當“紅色教員”,以愚弄更多的中國人。

也是這個老人,喺離世一年前被中共官媒當成“紅色黨員典型”高調報導過,因為其正式加入了中共。根據官媒,這個曾經的“紅色娘子軍戰士”以前以為參加了革命便是加入了中共,後來喺別人問其是否交黨費時,先至知道自己並未入黨。於是,2010年6月,王運梅遞交了入黨申請書,2012年成為中共預備黨員。報導還強調王運梅“永遠跟黨走,直到最後一口氣”。果然如其所言。

顯然,中共官媒喺洋洋自得之際,又一次重複了幾十年的“紅色娘子軍”的謊言,而當真相被揭開時,中國人先至恍然大悟:又一次上了中共的當。

“紅色娘子軍”殺人放火

中共黨史稱,1930年8月,中共工農紅軍瓊崖獨立師和娘子軍連正式成立。娘子軍特務連連長為龐瓊花(後為馮增敏),指導員為王時香。全連有三個排,一排長馮增敏(後為盧賽香),二排長龐學蓮(後為李昌香),三排長黃敦英(後為曹家英)。每排三班,每個班有十名戰士,全連九個班,加上連部的傳令兵、旗兵、號兵、庶務、挑夫和三個膳食員,全連共有103人。除了兩名年紀較大的庶務、挑夫和一名13歲的小號兵是男子外,其餘都是女性。

這些紅軍女戰士“拿起槍來,和男子並肩作戰”;接受完全軍事化的訓練;隨着戰鬥形勢變化,投身到了戰鬥中……但事實上,這些人不過是一群受中共欺騙的農村婦女,她們殺人放火乜嘢都干。

1932年,國民黨警衛旅圍剿中共瓊崖根據地。至1933年春,瓊崖紅軍基本已被打散,“紅色娘子軍”喺19人死亡和部分人員失散後,喺成立了500多天後,也宣布中止活動,隱蔽起來。其8個領導人先後被捕,後喺張學良、楊虎城發動的西安軍事叛變後被蔣介石大赦出獄。

就是這段歷史,喺中共建政後,先是被拍成電影《紅色娘子軍》,其後又被改編為芭蕾舞劇,文革期間又成為八大樣板戲之一,是中共對中國百姓洗腦最具影響的劇目之一。

中共改編後的《紅色娘子軍》故事是這樣的:上個世紀30年代,海南島萬泉河一帶椰林寨,“惡霸地主”南霸天作威作福,其婢女吳瓊花(芭蕾舞劇吳清華)不堪欺壓,喺多次出逃未遂後終於成功逃入密林。當時,喺海南省的小山村裡,中共招募了100多個農村女子,組建了一支女子武裝特務連。喺假扮南洋僑商的共產黨員洪常青的指引下,吳瓊花參加了“紅色娘子軍”,而洪常青正是娘子軍的黨代表。

一次戰鬥中,洪常青被南霸天抓獲,被燒死喺榕樹下。吳瓊花遂帶領娘子軍,引中共主力部隊攻入椰林寨,消滅了南霸天的武裝,南霸天被擊斃。吳瓊花也加入了中共,成了新的娘子軍連連長。

“南霸天”死後4年紅色娘子軍先至組建

《紅色娘子軍》里南霸天是一個“怙惡不悛”的大地主。佢利用萬貫家財,組織和支援反動武裝,與海南島的游擊隊為敵,後被“紅色娘子軍連”連長吳瓊花擊斃,落得了個“可恥的下場”。

但據《海南視窗》報導,南霸天的原型是海南陵水縣當地一個叫張鴻猷的地主,張鴻猷的親孫子張國梅講,《紅色娘子軍》很多內容是虛構的,喺佢爺爺死後4年,紅色娘子軍先至組建。

張鴻猷堂兄張鴻德的孫子張國強也表示,佢是目前唯一健喺見過張鴻猷的人,張鴻猷是個善人,佢沒有欺壓百姓,家裡也沒家丁、槍支、碉堡。

而“紅色娘子軍”的指導員王時香回憶講,吳瓊花並唔係南霸天家的丫鬟,也沒有南霸天這個人。陵水縣史志辦的一位工作人員稱,張鴻猷沒有血債,佢家只是教師世家。可憐的中國人被中共騙得好慘。

娘子軍成員悲慘的命運

大陸《博客天下》曾刊文稱,按照瓊海農村的習俗,女孩很小就會被送往別人哋里當童養媳,15歲前要生孩子;25歲之後若還沒嫁人,就要喺族譜上除名。而這些娘子軍被國民黨釋放時,她們中年齡最小的馮增敏都已經25歲了,加上她們的特殊身份,很少有人願意娶她們。

另外,“女人上山是給共產黨當共婆”的傳言,也讓她們難堪。於是國共合作後,這些身份和經歷特殊且年紀偏大的娘子軍成員,嫁給國民黨人士或是地方鄉紳,成為一種可能。

如曾任特務連首任連長的龐瓊花出獄後嫁給了一個鄉紳,其丈夫因拒絕擔任維持會會長被日軍殺害,龐瓊花隨後也因拒絕跟從日軍軍官被害。

曾任連指導員的王時香,出獄後,其母親害驚女兒的經歷會拖累全家,將她許配給了國民黨的一個民團清鄉隊長劉恆應做妾,完全不顧對方身有殘疾且大女兒15歲。中共建政後,王時香沒有躲過中共的一次又一次運動。絕望時,她曾企圖自殺,但被大兒子及時發現救下。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喺黃墩英身上。回到家鄉後,她被已有妻室的國民黨區長李昌厥看中,成了其妾室。1951年土改時,李昌厥被中共處決。此後,黃墩英頂着“地主婆”、“叛徒”的帽子成為歷次政治運動的批鬥典型。除了各種階級帽子,黃墩英還有一件需要交代的事是“藏匿黑槍”,因為中共抓獲她丈夫的時候沒有搜到槍,所以認為是被她藏了起來。文革爆發後,黃墩英被遊街、拷打,度日如年,子女也因此受到了歧視和牽連。

而與王時香是戰友又是鄰居且一同坐過牢的龐學蓮,喺文革時也被戴高帽遊街,理由非常荒唐:國民黨點解會放她們出來?王時香嫁給國民黨,龐學蓮點解不阻攔、不揭發?

另據葉曙明2006年撰寫的《1952年海南反地方主義》一文,提到了瓊崖縱隊的複員問題。瓊崖縱隊也有三千多名女性,從她們的經歷也可一窺其佢“紅色娘子軍”成員不堪的經歷。

彼時,因全國範圍的戰爭已告結束,毛下了部隊集體轉業的命令,瓊崖縱隊的軍人也喺內。原海南區黨委宣傳部長李英敏(後來曾任中共中央宣傳部文藝局局長)1996年喺談到瓊縱複員問題時,認為當年至少喺兩個問題上處理不當,其中一個就是許多女軍人無家可歸,再三請求分配到地方企業單位,卻一律不準。她們大部分沒讀過書,目不識丁,過慣軍伍生活,一旦置身社會,謀生乏術,又無家可歸。

離開部隊後,這些女軍人有的流落街頭,以行乞度日;有的為生活所迫,不得不出賣肉體;有的索性投河上吊,一死了之。而中共對此漠然處之。其佢娘子軍成員的命運又何嘗唔係如此?

《紅色娘子軍》演職人員厄運

不僅僅是娘子軍成員多遭不幸,那些參與創作和演出《紅色娘子軍》的演職人員同樣是厄運連連。

如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中女主角吳瓊花最早的扮演者白淑湘曾被扣“破壞革命樣板戲”和“反革命”的帽子被鎮壓,並被送去勞改。男主角洪常青扮演者劉慶棠文革後先是被隔離審查,後被判了17年徒刑;被關期間,妻子與其離婚。

該劇編導、中央芭蕾舞團原團長李承祥則被打為“走資派”關進牛棚。後來中共考慮到還需要佢飾演劇中反角“南霸天”,先至恢復其工作。

此外,芭蕾舞劇的作曲者吳祖強文革時亦受到批判,其著名權被剝奪。

然而就是這樣一部充斥着謊言的劇目,這樣一部背後充滿着血淚的劇目,卻一再被中共拿出來喺國內外洗腦,宣傳中共暴力。中共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何應對中共,那就是揭穿謊言,還原真相,直至中共垮台。透漏給任何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