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馬伊琍:跟婚姻家庭比 尊嚴有時不值一提

如果沒有後期的觸底反彈,羅子君大概是馬伊琍這幾年所出演過的一個最不馬伊琍的角色。

養尊處優,富貴閑人,擰着保養得體的山錐指甲尖聲細氣地竄高着女主人的威嚴,花紅柳綠的大甩褲橫插在一團粉嫩少女中飛舞撲騰。闊太太作得別開生面,恰如她那一頭軟趴趴刺眼睛的假頭套,旁人一看,就知道這不是那位長年利落短髮、戲裏戲外均一派理智獨立的馬伊琍的常規面眾方式。

然而,這又是很馬伊琍的角色。這個同樣人到中年曆經坎坷的女子,總是讓人不由得便想去尋找她與馬伊琍個人之間的微妙關聯。羅子君的背後,是愛情、婚姻、家庭、事業這些如人飲水、各有冷暖的人生命題,之於當代女性的切膚體會。這裡面有很多馬伊琍想說的話,在她自己也不無起伏地幾近走完我的前半生之時,羅子君的出現,代她表達了一個歷經歲月的女人,對於生活的不惑感悟。

前半生的路上沒有對錯,唯有成長

《我的前半生》開播當天,馬伊琍在微博上寫道:三十歲碰到夏琳,四十歲遇見子君。前半生的路上沒有對錯,唯有成長。不念過去,不畏將來。

《我的前半生》改編自亦舒的同名小說,一個上世紀80年代的故事,經過影視製作團隊量體裁衣的當下化改編,原作的清冷氣息已減脫黯淡,代之的是蓬勃囂雜的里弄煙火。新融入的劇情複雜了原本的人物關係,讓一個最為八點師奶檔喜聞樂見的人妻婚變逆襲勵志劇,彈出了更多可以為現代女性代入思索的空間。

馬伊琍飾演羅子君

馬伊琍在拍《中國式關係》之前便接到了《我的前半生》的初稿劇本,當時她已認定這是一個好東西。為此,她調整了自己每拍完一部戲要休息幾個月的慣常節奏,在《剃刀邊緣》拍攝結束十幾天後,便不停歇地投入了這部新戲的拍攝。馬伊琍坦承,《我的前半生》是這幾年最讓她興奮的一部現代戲,毫無疑問,因為它太真實了!

太真實了!馬伊琍的評價直白爽快,只是不知,讓她感觸的,是否也是外界想要的那款意有所指。《我的前半生》開播後,當出軌小三這類長盛不衰的勁爆話題再次於意料之中地刺痛了主婦們的敏感神經時,諸如馬伊琍又雙叒被出軌這類博眼球文章也開始大行其道。馬伊琍並沒有回應這些肆意的揣測,但是,她很不贊成網站留言板上那些沸反盈天痛責渣男賤女的怨婦心態。譬如婚姻的背叛者陳俊生,在馬伊琍看來依舊是個負責任的男人,他敢於面對跟凌玲之間的新的感情,相比那些有了外遇卻繼續跟太太湊合過生活的男人,陳俊生其實很負責。如果沒有陳俊生主動提出離婚,並且這麼決絕地說自己愛上了別人,羅子君應該還活在那個可怕的漩渦中。

和劇中的唐晶一樣,馬伊琍對於前期的羅子君同樣是怒其不爭,又可愛又可氣是她對這個干着急卻提不起來的羅子君束手無策後的評價。尤其讓馬伊琍無法認同的是羅子君婚變之後去凌玲理論,我想了半天,如果是我,我做不出跑到人家樓下去問人家,問題出在你丈夫身上啊,你幹嗎去怪人家呢?這就是沒有理智,簡直是被人看笑話。

不過,在怒髮衝冠痛心疾首之後,馬伊琍對於角色的憐憫卻也別是一番滋味。一場原配盛邀第三者與友人同桌進餐、賓主盡皆尷尬卻唯有妻子一人渾然不覺的戲勾起了馬伊琍的幾許慨嘆:事實上很多妻子都是最後一個發現這件事情的,如果她這麼相信自己的丈夫、這麼愛她的丈夫,我覺得基本上沒幾個人能逃過這件事兒,到時都會像一個大傻子一樣,被人看笑話,但這就是生活呀。

你不要相信男人說的我養你一輩子,千萬不要相信!

沒有人能料到《我的前半生》會成一時爆款,更沒有人想到馬伊琍居然真能接這樣一個可激發旁觀者無盡聯想的角色。不過,問題的出現或許正是答案本身。將角色與演員作嚴絲合縫的對應當然是種誤讀,但挑戰這種誤解的行為本身,除了表達演員的專業素養之外,或許也恰好印證了馬伊琍現下生活的安好自在。

曾經,讓外界不無好奇的,是馬伊琍這個居輿論之風口浪尖卻能淡定說出且行且珍惜的女人到底在如何拿捏愛情與婚姻。《我的前半生》或許提供了一個答案。當最初一波關於婚外戀的熱辣風潮漸歇之後,女性與愛情、婚姻、事業之關係這類經典命題開始躍登焦點之端。這個古往今來無數女性作品窮盡眼淚與歲月孜孜思索的終極困惑,藉由子君與唐晶這兩個各自極端的女人完成了一次時代表達。一眾女看客賞戲入情在故事中檢視着自己的姿態。

唐晶與羅子君

一向給人以自主強大獨立女性印象的馬伊琍在很多人的眼中或許更接近唐晶,但馬伊琍卻記得自己也曾有過一段類羅子君式的唯家庭論階段。那時她剛拍完《奮鬥》,劇的大火將她推向了職業的一個小高峰,隨後,在外界的睽睽目光下,馬伊琍結婚,成為幸福的妻子。懷孕後,她挺着大肚跟文先生去片場探班,那一刻,她突然覺得那些像模像樣地說著假模假式的台詞的人太可笑了:你們還在這兒拍戲,太假了,你看我生孩子是多麼真實的一件事情啊,踏踏實實的。事業畢竟還是講求緣分和機會的,但家庭是屬於你的,是你掌握得了的東西。

那一段時間我就開始有惰性了。馬伊琍坦言,但我爸爸後來跟我說,你不可以這樣子,男人可以養你一年、兩年,但如果你讓男人養你五年,就不會有男人再喜歡你。男人就是這樣子的,你不能把所有的一切都託付到男人的身上。你不要相信男人跟你說的我養你一輩子,千萬不要相信這句話!

正巧當時有許多本子找她,馬伊琍便接着出去拍戲了。在聽完父親這番有如醍醐灌頂的勸言後,她精神里那個篤信陳俊生會養她一輩子的羅子君,便不復存在了。不過,已為人母的馬伊琍卻也拒絕讓自己成為職場呼風喚雨、感情生活畏葸不前的唐晶。人活着最後都是回歸家庭的。如果你生病了,你的事業會來伺候你、陪伴你嗎?對不起,如果你生病了,連事業都沒有,最後剩下的還是家人朋友。我們更好地工作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更好的生活,為了更從容地安排我的家庭和事業。人這輩子最後都要死的,不管你做了什麼樣的工作,你再出色、再卓越,最後也是要死的。

對於家庭的牽掛,或許正是馬伊琍可以一路且行至當下的信念。所以當《我的前半生》播至後期,唐晶失意於愛情開始以搶閨蜜男友這樣的衝擊性話題挑動着職場女性的憤憤不平時,馬伊琍卻覺得這正是這部作品對於生活真相的揭發:

相愛一般都是互補型的相愛,很少有兩個完全相同的人能走到一起,像賀涵跟唐晶,彼此都太強了,都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郎才女貌那些東西是非常理想的,但你經歷過生活就會知道,那只是愛情,婚姻不是這麼回事兒。女人不能沒有尊嚴,但跟婚姻、家庭比起來,尊嚴有時候卻又是不值得一提的東西。

我是很努力地活着的人!

去年的6月29日,馬伊琍過完了自己的40歲生日。為了給她一個驚喜,文先生提前一個月便開始偷偷策劃慶生大趴,可惜事有不巧,這項密謀卻被沒把住嘴兒門的閨蜜以及發錯了信息的經紀人給提前走漏了風聲,於是乎,早已獲悉內情的馬伊琍得以從容不迫地接待生日當天準備讓她出其不意的賓客們,正如她接受女人四十一般雲淡風輕。

馬伊琍近照

歲月常以不同的速度滑過男人和女人,但馬伊琍的臉上似乎並沒刻下太多痕迹。日常的活動照片里,她溫暖甜美的笑容依舊自信地抒發著內心的平和,戲中的她也常常被誤認為當年的夏琳。年齡往往意味着更多的工作與生活危機,很多女演員甚至會刻意迴避此類話題,但馬伊琍沒有無視這一既成事實,你要說一點年齡危機都沒有,也不可能,但我是比較早就開始去做一個心理暗示,馬上要40了,等真到了40的時候,反而就沒有覺得什麼,一點都沒有覺得什麼。

不惑之年,半生時光,馬伊琍想明白了一件事,人不能太得意。每每說起狂得上天的羅子君,馬伊琍總要告誡自己:千萬不要吹牛說大話!我之前也難免會有驕傲自得的時候,後來慢慢覺得,老祖宗說的話真的特別特別有道理,水滿則溢,月滿則虧,一定要知道這個道理。

馬伊琍現在保持着每年一兩部戲的工作節奏。年歲漸長讓她對時間有了更清醒的認知,雖然還是那個不爭不搶沒有野心的演員,但對於糟糕的劇組,馬伊琍卻不想再去其中浪費生命。演員跟其他工作的性質不一樣,演員有時真的是青春飯,健康的身體、較好的外貌、良好的體型是保證你能一直走下去的基礎,這其中失掉了一個都不行。所以不要浪費時間在那些沒用的東西上。面對行業內更新換代小花當道的市場現狀,馬伊琍並不在意,沒關係,她們負責荷爾蒙,我們負責毒雞湯。

不拍戲的時候,馬伊琍每天會拿出固定的一個小時的時間和閨蜜喝咖啡,她稱這是每天必需的倒垃圾時刻。有時在家裡跟爸爸媽媽有一點不開心,或者跟文先生吵了個小架,或者是工作上面有一點不高興什麼的,那喝咖啡的這一兩個小時我就會很高興,我會和朋友聊各種話題,聊完之後,頓時一切都疏解了。

到了周六下午,她會帶着小女兒陪大女兒上舞蹈課,那兩個小時里,馬伊琍會屏蔽外界一切打擾,全心地享受與女兒共處的時光。其他孩子的媽媽一開始以為她只是偶爾過來看看,甚至可能僅僅做個秀,便都不敢和她講話。時間長了,媽媽們發現馬伊琍其實每周都會過來,於是也不再把她當做大明星,母親之間慢慢嘮起了各自的育兒心得。

馬伊琍

至少在外界看來,馬伊琍的前半生委實有幾分起伏不平,其間經歷的心曲外人已無從知曉,現在能感知到的,唯有不惑之後的馬伊琍開始下半生時的從容。馬伊琍很喜歡《我的前半生》中的一句台詞,要努力地活着。這樸素的話語給了她莫大的力量,一個人如果很努力地活着,那這個人是有巨大的能量的,他會給周邊人帶來熱情,跟這樣的人在一起你會很高興、很開心。哪個人不想自己的家人很努力、很健康地在活着?我相信每個人也希望自己是這樣的人。

於是有人問她,你是努力地活着的人嗎?

馬伊琍思索一瞬,認真地答道:我是很努力地活着的人,我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人物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