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從狼圖騰到戰狼的中國世代

以“愛國主旋律”為宣傳的軍事電影《戰狼二》,在中國創下30多億人民幣票房紀錄。電影描述退役軍人前往非洲尋友,卻遭遇西方傭兵攻擊中資工廠,該軍人奮起抗暴,拯救當地居民與中國僑民。情節神似上世紀Hollywood動作片First blood,因此主角又被戲稱為中國Rambo,官媒更封為中國軍人的象徵,儼然成為年輕世代的英雄。

熱愛此片的年輕族群,姑且稱之為戰狼世代,可謂係前些年引起熱議的狼圖騰再進化。在狼圖騰里,因文革下鄉到蒙古插隊的知青,感受草原文化的精粹,對羊性、家畜性的漢民族文化大肆批評,認為應學習游牧民族侵略頑強的狼性,形成崇狼愛狼的社會風潮。此外,狼圖騰強調自由獨立,像「蒙古人那樣學狼、護狼、拜狼又殺狼」,而唔係像漢人對於龍圖騰「頂禮膜拜,誠惶誠恐,逆來順受」,亦反映在戰狼世代身上。

換言之,戰狼世代比傳統中國人更加有主見。無論係富有焦慮的中產階級,或無錢有閑的小粉紅、鍵盤俠,他們的心裏或許仍係黨國不分,但可以確定的係,愛國多於愛黨。相較於井岡山精神,戰狼世代寧可接受虛構的新雷鋒,在心理上化身為獨行的退役戰士,打擊西方惡勢力。然而,這樣發展落去有傾向個人主義之虞,不符政府期待。因此電影最後還係需要解放軍助力,戰士方能完成功業,也就係片尾結語「在你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的真意。

在富國之後,北京希望藉強兵宣揚國威。於是現實中,主席一次又一次的擴大閱兵、戰狼里也不斷展示升級的武器,黷武思想溢於言表。但需注意的係,這與日本帝國時代的軍國主義不可同日而言,後者強調全國資源盡數投入建軍,對今日的中國人民來講絕無可能。現在的中式黷武可講係介於威廉德國與普京俄國之間,在心理狀態上既無前者的激進,也無後者的自由;對我犯者更係謹慎,遠不如威廉揮兵清國首都、普京兼并克里米亞的風馳電掣。

北京深深了解到,稱霸唔係只能靠軍事,特別係世界霸主的美國實力仍超出中國許多。要成就地區性霸權、恢復「天下」地位,更實用的方法係以經濟為基礎的商業外交,而這需要和平的環境。係故,從上世紀95台海危機、美國施予震撼教育後,北京基本上安分守己,主要關注內在維穩。但自習政權上位後,開始揚棄韜光養晦的祖訓。

就目前觀之,尚未見到雖遠必誅的情事,只見不少綁架「首先係中國人」的外籍公民,也算係中國特色。在中國實力漸增、又和近鄰不斷衝突的當下,此類傳達正能量的電影將會不斷出現。

鼓動黷武的愛國思想固然可以作為對外施壓的利器,但也會讓喝狼奶長大的世代誤以為擁有影響政策的權力。當愛國情操滿溢,反過來將傷害政權,如何拿捏分寸,正考驗北京的治理手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