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謝田: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當代中國人似乎不太在意尊重別人、尊重別的國家,中國的民意,中共政府的言辭中,鮮少有表示對別國的尊重。往往的,當代中國人在不尊重別人的時候,在「鄙視」、「藐視」別人方面,卻從來不缺乏各種各樣的表現。

中國人和中國社會、中國這個國家,怎樣才能贏得世界的尊重呢?圖為世界上最受人尊重的國家—加拿大的魁北克港,一艘美國高桅帆船參加7千海哩的比賽時進入港口。(* Images)

那天與一位媒體界的朋友交流,談到中國人的自尊問題,談及很多中國人覺得奇怪,為咩中國人有錢了之後,居然還得不到世界的尊重。這個問題很有趣,值得我們深入的思考。為咩會這樣,人們尊重一個人,尊重一個國家,究竟係因為咩原因呢?從一般人的角度看,金錢和財富似乎係跟人們或國家能不能得到尊重,係有相當大的關係的。但係,錢,它係一個受尊重的充分條件,還係必要條件,還係既充分又必要的條件(充要條件)呢(sufficient and necessary condition)?

我們一般人所講的“尊重(respect)”,按西方人的定義看,係一種對某人或某事,基於其能力、素質、或成就所引發的一種深刻的、感到欽佩的感覺。而“尊重”的反義詞,應該就係“蔑視”或“鄙視(contempt)”了。

尊重一般來講係一種對個人或一個群體的尊嚴產生敬意的、正面的感覺,或對其特定的行為表達尊敬和重視。尊重可以係對特定個人質素的感覺,也可以係對其所持有的特定的倫理觀念的尊重。尊重係有方向性的,人們可以對他人表示尊重,他人也可能會對我們自己表示尊重,當然,雙方也可以互相表達尊重。

我們必須注意,尊重可以係單向的,也可以係雙向的。如果我們注意到,中國人所講的“尊重”,往往係單向的,係國人的期望、期待、渴望得到別人的尊重,希望別的國家尊重自己的國家,別的人們尊重自己個人或自家的群體,這就唔係太好了。

當代中國人似乎不太在意尊重別人、尊重別的國家,中國的民意,中共政府的言辭中,鮮少有表示對別國的尊重。往往的,當代中國人在不尊重別人的時候,在“鄙視”、“藐視”別人方面,卻從來不缺乏各種各樣的表現。

中共黨魁毛澤東,就係一個典型的例子。老毛在其紅軍大學所作的《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的演講中曾經講,要在“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老毛為咩要這樣講呢?係講他掌握了最高的真理,站在道義的制高點上,所以他的戰略永遠係最正確、最高明、最堅不可摧的嗎?顯然唔係。如果我們不以成敗論英雄,而係就事論事的看,老毛在中國鬧革命的一生,可以講係九死一生、幾次被圍追堵截、被逼的的走投無路、流亡加逃亡。其戰略唔係永遠正確,其戰術也唔係永遠高明。所以,共產黨人可能不得不“重視敵人”,卻沒有資格總係“藐視敵人”。

尊重可以係表現出來的,也可以係隱含的。表達出來的欽佩和尊重如果係善意的和無所求的,係比較真誠和高貴的,因為這顯示出了一個人的風度和氣量。表達出來的欽佩和尊重如果唔係那麼善的,係有所求的,可能就係比較世俗的和狡猾的,因為這顯示出了這個人背後有其他不好的動機。

隱含的尊重,不會表現出來。如果善的力量、正的力量在人們心中起著主導的作用,隱含的尊重可以表現為私下的尊敬和佩服、從內心替別人高興、暗地裡為別人叫好;但如果惡的力量、負面的力量在人們心中起著主導的作用,隱含的尊重則可能轉化為內心的妒嫉、暗地裡下絆子、看不得別人成功或出頭。

在美國生活卅年,發現美國人也會有妒忌心,但跟中國人比起來,要少得多的多了。美國人妒嫉心不那麼強,還在於他們雖然欽佩你、祝賀你成功,但他們不認為自己會永遠落後,很可能有一天會趕上和超過你,所以成功、成就、勝利,都係暫時的。當代中國人妒忌心那麼強,還與中共的體制嚴重的阻擋了人們攀升的路徑,你如果不從仕途上飛黃騰達,或沒有家族的背景和靠山,或者經商與官方有密切的勾搭,就很難在那樣專制和封閉的社會成功,而這個時候,在不成功的人們看來,他們趕上、超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妒忌心膨脹就係自然而然的了。

美國有一個NASCAR賽車高手,名字叫理乍得.派迪(Richard Lee Petty),賽車生涯極其成功,外號係賽車界的“國王”(King)。記得一次午餐期間與美國同事閑聊,電視上係派迪在慶祝勝利。一個同事講,派迪應該去競選總統,我肯定選他!另一個同事則講,選個咩勞什子的總統啊,他已經係“國王”了!

那天和一位西人學者交流,他係漢學家,我們講起中國歷史上的“不平等條約”。他有些懷疑,覺得中共係在利用這些條約,在國際上製造中國“受害者的形象”,從而博得世界的同情。這位漢學家係英國人的後裔,他承認當年八國聯軍之類的,做的很差勁,比如在租界的“治外法權”、“領事裁判權”等。但他覺得,當時中國(清朝)的司法制度不健全,有大量的如凌遲,五馬分屍之類的酷刑,政府不能做出人道判決,判決也過於主觀,所以才要求有保護僑民的治外法權;法律制度不完善,沒有獨立的法庭,所以西方領事才被授予裁判權,這係不得已的做法。我們還真不能講他講的完全沒道理。如果我們今天去看中共、北韓政權的無法無天和野蠻司法,我們難道看不到滿清政權的影子嗎?

再者,他繼續問到,除了這些不合理的西方特權,他覺得嗰啲“不平等條約”的其他條款被稱為不平等,其實對西方人來講還係蠻冤枉的。比如嗰啲要求中國(滿清帝國)開放口岸、開放通商、通航的條款,中國為咩要拒絕?我有些啞口無言了,只能講係滿清政府實施海禁,也許漢人政權不會這樣?係啊,我們的確需要進一步思考。洋人要中國開放通商口岸,唔係咩不好的事啊。現在中國政府殫精竭慮追求的,還有咩帶和路之類的,不就係擴大口岸、擴大開放、擴大出口嘛!

談到國家的尊嚴和尊重,如果一個國家總係要維持一個“受害者”的、祥林嫂似的形象,總係希望被同情、被憐憫,和被可憐,那你肯定係得不到尊重的。(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新紀元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