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高天韻:電影《戰狼2》煽愛國情的背後

影片《戰狼2》在大陸票房火爆,觀眾褒貶不一。中共官方媒體對其大加稱讚,也有人批評編導利用政治主旋律嘩眾取寵。

電影結尾定格在一本中國護照,並打出字幕,是想要提醒中國公民,身在海外,不要忘記有“強大的祖國”在背後支持。在國內一場宣傳會上,導演秀出了印着同樣字句的超大護照模型。愛國的熱情,就這樣點燃?

中國的強大,取決於什麼?中國護照,可以在危急時帶你回家?要先出得去,再談回家。許多網友紛紛吐槽“中國護照強大說”和影片渲染的“愛國英雄主義”。

“看到那個假護照,太噁心!毫無廉恥。”

“中國護照在海外不會有危險,在國內會。”

“我們以前嘲笑個人英雄主義,卻沒想到捆綁愛國主義的全能戰士更加難以下咽。”

“中國從來沒有過撤僑行動。所謂‘撤僑’實際上是撤回國家外派工作人員,不是僑民。”

“一份工作,百倍宣傳,這就是中共的本性!它當年大吹大擂的在利比亞撤僑,其實是撤工,整建制地撤走民工施工隊,由於多是央企的項目,所以國家要出面組織,但到了媒體嘴裏,就成了‘中國史上最大規模的撤僑’,並自我貼金地說‘表現得更像一個超級大國’。”

導演兼主演吳京回應批評說:“有些人自卑,被洋人欺負慣了吧,就覺得中國人不能強。看不慣別看,去看美國人的片子去……”

各抒己見,本是正常。事實上,圍繞這部電影的討論,已經超出了“自卑”或“愛看不看”的範疇。耗資1.5億,燒了100輛汽車,在屏幕上狠揍洋人,杜撰一個不靠譜的故事,幻化良好的自我感覺,為中共當局傳聲。這是引髮網友們吐槽的原因。

中國護照的淚與痛

說到中國護照,以下這些真實的故事,就發生在中國同胞的身上。

2010年10月,中共當局在機場攔截了應邀前往美國觀摩中期選舉的維權律師江天勇和李蘇濱。合法護照在手,卻出境受阻。

2012年4月6日,流亡海外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胡平、王軍濤、吾爾開希、吳仁華、項小吉等人發表聯合聲明,題為“我們希望回國看看——致中共當局的公開呼籲”。聲明表示,他們是一些因為參加過1989年民主運動而流亡海外的中國人。他們因為政治原因,或者被拒絕延期護照,或者被直接吊銷護照,或者被拒絕入境,總之,“被剝奪了回國的權利”。‌‌

2013年2月22日,《紐約時報》的記者Andrew Jacobs發表文章“沒有出口-護照成為中共的政治棍棒”,其中介紹了中共利用護照打壓異議人士的情況。

例如,廣東省的吳澤恆,因為批評政府而不能獲得護照,錯失了十多次去歐洲和北美演講的機會。他說:“這只是又一個懲罰他們不喜歡的人的方式。”藏族作家唯色,自從2005年起,多次試圖申請未成。她說,當局害怕她一旦出國,將曝光中共對少數民族的壓迫性政策或跟流亡團體聯繫。

作者還說,即使那些持有效護照的人也一樣。2013年2月6日,28歲的中國活動家王仲夏,計劃會見緬甸反對黨領袖昂山素季,在廣州被禁止登上飛機。

報導提到,時年79歲高齡的山東退休經濟學教授孫文廣,因為經常撰文批評當局,多次申請護照總是被拒,而且從來不給解釋。他說:“我很想探視在美國的女兒和居住在台灣的已經90高齡的兄長,但當局有另外的想法。我覺得自己好像活在籠中。”

2016年2月,《紐約時報》又報導了前新華社記者楊繼繩先生被禁止出境,他的護照也被沒收。楊繼繩因此無法出國領獎。

2016年8月6日,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王治文與女兒、女婿在廣州出境時,廣東海關人員剪碎了他的護照,稱是公安內部註銷。之前,王治文被非法關押15年,和女兒分離18年。這一次,眼睜睜看着護照被毀,父女被迫再度天各一方。另據報導,已有100多位在18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駐外使館取消了護照。

2017年3月10日,閩籍作家廖祖笙撰寫了“致泰寧政法委、公安局公開函”。信中表明,在2011年,他就已經向相關單位,以書面和口頭的形式多次提出了申辦出國護照的請求,但一再遭拒。2006年,廖祖笙的兒子廖夢君遇害。廖祖笙因為堅持追查殺害兒子的真兇,遭到廣東政法委等部門的打壓。夫妻舉債度日,雙方親友都受到騷擾和恐嚇。

鑒於險惡,廖祖笙再次公開要求申辦護照。他寫道:“一家三口廖祖笙、陳國英、廖芊媛,因身處險境,且被迫害得連飯都吃不上,於公元2017年3月10日,向泰寧政法委並泰寧公安局,公開強烈要求申辦出國護照,強烈要求離開中國!”

在中共政權把中國護照作為懲罰大批善良民眾的工具的同時,中共諸多貪官早就把家眷送到海外,留學置產,要在歐美生根。而且,有的官員備有幾本不同身份姓名的護照,隨時跑路,這並非奇事。不知這些人對於“越留學越愛國”、“出國後才愛國”的說法,作何感想?如果必須出國才能愛國,那就打開國門,讓所有的中國人自由選擇進出吧。

對於組團出國旅遊的中國公民,中共收繳團員的護照,以便控制他們在海外的自由。即使這樣,還是有出國人員脫隊、奔向自由世界。在中國大陸,面對亂象叢生,陰霾蔽日,多少民眾在渴望逃離!掙脫禁錮,告別謊言,遠離壓迫,嚮往美好,何錯之有。當留下或離開都難以如願時,“愛國主義”的動員令顯得十分蒼白。

中共漠視僑民生死

再看影片宣傳的中共對於海外國民和僑民的保護。真實的歷史是怎樣的呢?

1975到1979年,柬共在金邊大肆殺戮清洗,在全國展開大屠殺,華人社區也受到迫害。當時,多個華人社團的僑領特地跑去中領館訴苦,要求救援。結果,他們被使領館官員訓斥一通,要他們“跟上柬埔寨革命形勢的發展”,“擁護貫徹執行波爾布特同志的號召”云云。他們無奈地回到農村。有些華人被殺,有些被抓進監獄,家破人亡。還有少數人冒險越境逃到泰國,被聯合國難民營安排移民至歐洲、美加和澳大利亞。

在紅色高棉政權建立前,有近60萬華人居住在柬埔寨。但是,柬共執政結束時,華人人數降至30萬,減少的人口除了少部分幸運逃離之外,其餘全都被迫害致死。

1998年5月13日至15日,印尼爆發了震驚世界的排華暴亂,暴徒對印尼華人的殘酷獸行令人髮指。2千多名華人被殺害,數百名華人婦女被強暴,財產損失難以計量。世界多國政府和民眾,特別是各地華人強烈抗議、譴責印尼暴徒時,而中共當局卻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對印尼的野蠻行徑不譴責、不干涉,還禁止大陸所有媒體報導印尼“排華”事件,並制止大學生自發組織的抗議行動。

2015年11月,中國公民樊京輝在被伊斯蘭國組織綁架後殺害。2017年6月,伊斯蘭國組織又殺害了兩名在巴基斯坦的中國語言教師。當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回應說,中方“對此表示嚴重關切”。中共官方媒體對人質遇害輕描淡寫,大談中巴友誼,居然指責韓國教會吸引中國年輕人前往動蕩地區。新的悲劇,讓人再次領教中共的冷血。

當中國公民、海外僑胞身處真實的兇險時,中共炫耀的“強大的祖國”在哪裡?

愛國情懷

愛國之情,嚴肅崇高。拳拳赤子之心,無論海內海外。然而,中共竊國68年,出賣國土,殘害人民。愛中國不等於愛中共。愛我中華,則必拋棄中共。中共鼓吹的所謂“愛國主義”,就是企圖混淆“黨”、“國”概念,誘惑人民愛“黨”而忘“國”。批評《戰狼2》,不等於“黑國產”;揭露中共,才是真愛國。如若愛錯了對象,為專制政權塗脂抹粉,則誤導觀眾、引人詬病。

藝術作品,重在描寫真實的生活,傳遞美好的期望,揚善棄惡。當代中國社會,不乏忠肝義膽的仁人志士,值得書寫謳歌。他們堅守良知,傳播真相,匡扶正義,放下生死。平凡而偉大的他們,展現了真正的愛國情懷。正視現實,表現真正的英雄,將會獲得超越國界的認同與喝彩。一本護照所能提供的安全感,源於政府對國民的尊重,對善良的呵護,對普世價值的堅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