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首發 仲維光:性解放唔係男女性問題的最高解答

——談太太與情人

有朋友調侃我的「談太太與情人」一文係利用人的窺私癖,以題目博人。實在講,用這樣的題目我真嘅唔係博眼球,而係希望拋磚引玉,引出更為深刻討論及更多的問題。因為政治問題每天充斥了網頁,已經讓人們認為政治係很重要的題目了。而這真嘅係一種極為糟糕,並且非常典型的誤導人生的「現代現象」,或者講「西化」後的現象。我的「談太太與情人」一文針對的係妄自菲薄的西化、物質化、世俗化,針對的係所謂的「現代化」對於人及人性的敗壞。

今天係周日,談點輕鬆的題目與網友分享。

無意中在博客中看到有人講,愛人就像粗布衣,雖然不美麗,可係能遮擋風寒;情人就像時裝,感覺很美好,卻不能穿出去。發帖者以為發現了很深刻的東西。而這其實就係當代網文,嗰啲裝腔作勢的半瓶醋誤人之處。

1.

把女人作為身外之物去感覺,這讓人失去了人的存在的最精華的內容,他沒有感覺到人的感覺中最微妙、美妙,其它生物所沒有的部分——人所獨特具有的心神動蕩、帶有陶醉感的享受。

這個生命之間互相聯繫的道理很簡單,也存在在一切男女生活中。因為人的苛求無論對太太(或者丈夫)還係對情人,都係如此。大多數人係在太太中尋找情人的一切,在情人中尋找太太的一切,而對此,因為沒有兼得而感到缺憾、痛苦不能夠自拔的有,熊魚自笑貪心甚的也有……。可無論怎樣,它永遠係人生的一個夢想,所以愛情也係個千古永存的題目。

換裝給人帶來舒適,換“人”帶來的一定係痛苦和悵然若失、惶恐和空虛。人之為人,從根本上唔係一個願意隨意換人,和被換的生物。那習慣於換,而無痛苦的人,事實上已經失去了人的基本感覺。那樣的人其實係可悲、可憐的。

這個睇法係中國文化傳統的睇法,或許傳統中國文化還沒有走出最後一步,明確地提出女人係男人或者係男人係女人生命中的一部分,但係這個結論卻一定係傳統中國、東方文化的一部分。因為這個文化信奉的係“生命互相之間的聯繫和轉化”,並且已經有了那高於西方只係洩慾的情愛藝術。為此,我對您講,房中之術絕非只係洩慾;《紅樓夢》中的情和《紅與黑》中的情不一樣;讀不出來的人,就還要去再讀,再去體會才係,不然損失的係你,因為人只能夠活一次,沒有吃過,沒有體會過,不知道,講的嚴重了,係枉為人也。

2.

有在美國的網友推崇今天的西方的性愛,認為我的講法係胡扯。可我真嘅對這類流行睇法很不以為然。

我認為,當代西方各種滿足性要求的發展方向,可以讓我們看到並且直接提出質疑,今天的西方人係否真嘅懂得肉體的愛?

很多現象代表了這個社會的傾向及其所謂基礎。例如性娃娃的研製,廣泛的性伴侶的合理性,讓我們不得不問,性交難道只係摩擦,難道能夠由工業技術設計的性娃娃替代嗎?能夠提出這種設想,並且這樣的產品在一個社會中推行,這本身就係一個問題。

不錯,越來越多的西方人,甚至東方人覺得性娃娃比女人強,可這卻正係現代化、西化造成人被社會及其物慾發展所異化的結果。當我講的性行為的那種“人的無以言狀的體會”被認為係天方夜譚的時候,性娃娃一定就成了最完美的伴侶。可那也就一定係人的終結。因為人已經不理解人需要咩了,在人的欲求上不知天外有天,不知那無限的境地了。

人不知道人為何物,對人類來講係最危險的事情!這就係埃及為咩立一座獅身人首像,留下一個千古的斯芬克斯之謎。唔係嗎?在我的貼下,就已經有人被吃掉了。因為他們的講法就係已經不知道或者不在認為這係個謎了。

作為性對象的女人或者男人,都一定係無法替代的,他不僅係性娃娃等對象無法替代,而且一旦和你生命中的韻律融合的時候,邊個也替代不了她或他。因為她包括的因素係如此複雜,皮膚感、氣息、溫度、動作幅度和韻律,撫摸你的部位,讓你愛撫的角度,講嘢的聲音、語氣,使用的語言,沒有一個係可以設計出來,甚至講你能夠講清楚的。在海明威的小講《喪鐘為邊個而鳴》中,嗰個老婦人問瑪麗亞,地動了嗎?她對瑪麗亞講,這樣的體驗,她一生中只有過三次。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唔係雲,這係我們古人筆下的男女之情……

揾到所愛永遠係一個緣分,可遇而不可求。可能你找過一百個女人也沒有揾到,可也可能你一生只遇到過一個就揾到了。那真嘅係一個賜予的問題,不由你自己決定。中國人講的係前世修的,係前世的緣分,也許有道理,當然也許唔係那麼回事。邊個也講不清楚,可這也係不能夠輕易講人家係胡講的原因,因為世上這樣的事情太多了!

在不能夠講清的地方,最好就係收聲,著名的科學哲學家波普如係講過。我覺得,不僅哲學問題,在性問題上也係如此。

3.

男人和女人構成的係人類最美好的故事,當然正因為此,也可能係最醜陋、最骯髒的故事。所以唔係所有的男女之間的事情都係美好的,都係值得留戀的。

男人與女人構成的係人類永恆的題目,永遠講不完的故事。從古以來人們譜寫過各種各樣的愛情故事,包括神話、童話,可永遠沒有寫完、寫盡,永遠對人充滿魅力,充滿吸引力。邊個以為性解放係這個男女問題的最終答案,邊個以為物化、世俗、縱慾就已經回答了這個男女問題,邊個如果把嗰個無所不在的崇洋媚外用到這個男女問題上,以為在西方已經揾到了這個問題的答案,那就大錯特錯了。而單只從這一點,把性解放作為男女性問題的最高解答,就能夠讓人可以肯定地認為,它唔係一個真切的解答,因為我不相信這永恆的問題能夠用如此簡單、絕對的解答來結束。如果這就係結束,那原始年代,動物階段就已經有了解答。可就係連動物不也係存在着排他性,存在着五里一徘徊的定向依戀嗎?

為此,當人們質問現代化為人類生存帶來的問題時,現代化毀滅了自然,現代化已經使得藝術成為觀念的、物慾的,毀滅了人生的很多情趣和境界時,難道人們不也應該同樣很容易地看到,與這一切平行的“性愛”、“男女”問題的遭遇係同樣的嗎?

現代化、西化、物慾、人慾,已經如同毀滅了自然一樣毀滅了男女問題。我們現代的男女難道唔係已經如我們從超市買來的雞那樣,沒味兒、怪味兒,燉不了湯,出不來美好的鮮味兒了嗎?難道我們現代的男女已經不再發生那人類曾經有過的美好的愛情和性愛了嗎?性解放,那放肆的沒了細膩感覺的粗鄙的性,難道不讓人如質問現代化一樣地質問:愛情死了、男女問題死了,這永恆的題目已經不再永恆,滅亡在現代人的手裡?人的感覺和感情已經被現代化徹底地異化了?

在一個觀念化、物質化的現代世界中,難道這永恆的題目面臨的挑戰,不讓您感到嚴峻,如果曾經的永恆不再永恆,那意味着世界正在發生基因的變化。如果真嘅如此,那麼講人類死了,人類步入了死路係毫不為過的!

邊個也不能忽視人類對於男女問題,對於性問題的感受和認知,我堅持我係一個傳統的人,傳統的男女、傳統的性愛讓我神往,沒了傳統就沒了傳統存在的人,轉基因的人不僅讓我感到陌生,而且感到,那的確係另外一種怪異的生物。

男女問題……還係多想一想,多品味品味再講吧!

2017.5.7德國·埃森

==========

再談東西文化與極權專制問題

——寫在“談太太與情人”一文之後

1.

有朋友調侃我的“談太太與情人”一文係利用人的窺私癖,以題目博人。實在講,用這樣的題目我真嘅唔係博眼球,而係希望拋磚引玉,引出更為深刻討論及更多的問題。因為政治問題每天充斥了網頁,已經讓人們認為政治係很重要的題目了。而這真嘅係一種極為糟糕,並且非常典型的誤導人生的“現代現象”,或者講“西化”後的現象。我的“談太太與情人”一文針對的係妄自菲薄的西化、物質化、世俗化,針對的係所謂的“現代化”對於人及人性的敗壞。

政治越少的社會係越好的社會,民眾可以不問政治、怡然自得的生活的社會係最好的社會。我已經有文章談了,現代社會的結構係舊的西方基督教社會的殼子。這個殼子,係從他們的形而上學前提導致的政教合一的社會留下的結構。可政教分離後,人們在尋求新的價值基礎上的社會,曾經的政教合一的社會框架難以容納人權和民主為基礎的新內容,老瓶裝新酒,結果就社會問題不斷。

在這種意義上,人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極權主義係一種世俗化、政治化的基督教傾向的結果。極權主義社會不過係世俗化的政教合一。因此這個社會的政治充斥到每一個角落,甚至人的每一個神經。為此本文希望讓人們明白,因為政治每時每刻在進攻我們,所以我們問政治係被逼的,係不得不問的。

在世俗化的政教合一的極權主義社會中生活的人都必須明白:對抗政治及政治化係必須的,唯有穿過它,才能夠知道真正的“生”係咩,“活”係咩。

而這也更進一步從另外一個角度講明,極權主義絕對唔係中國傳統的產物。在中國傳統社會中,沒有一個所謂專制時期係政治滲透到社會每一個角落,無所不在的,中國人的文化及思想,社會形成的結構決定了這點。這隻有基督教那種政教合一的社會才會如此。所以把共產黨及其社會的罪惡歸結到中國傳統實在係一種很荒誕的想法。它根本就係共產黨的反傳統,反對一切人類存在的其它的價值及文化的謊言的變體。

此外,這個問題也讓我們看到,即便係時下的西方,所謂民主社會政治也係太多了,這同樣讓我們看到時下我們講的現代社會,民主社會還唔係現代社會,而只係後基督教社會。而只有改變了這個老瓶裝新酒,有了自己的瓶子的時候,社會才會有最根本性的演化。

時下世界的同樣性質的問題的重複出現讓我們看到,真正的在人權和民主的基礎上生出的社會形式,還需要我們努力探究。

2.

而這就導致我在這篇短文中想表達的第二點——文化的差異。我希望用這個基本的男人和女人的問題激發人們討論更為根本的問題。因此對這個問題的討論,唔係博人眼球,滿足感官刺激,而係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

曲鉤釣魚,非大丈夫所為;求田問舍,豈曠世者真情。談情問性,不過為了釣取觸動天下之問的大問題、大關注。

各類文化問題上的差異,反映在每一件事情上,包括飲食男女、酒色財氣。因此不只係愛情,任何一個小題目,生活中的小事,深究後涉及的都係根本性問題。

最近兩三個月,我義務輔導一個德國小女孩打乒乓球。只因為我看到她動作不對卻很喜歡打球,又願意聽我的意見,於是我就手把手地糾正她的動作,並且每次都陪她練習一兩個小時。對此,德國人非常奇怪,不掙錢,為咩?在德國生活的經驗也讓我深知,他們肯定以為我有所圖。如果發現了我有所圖,才認為係正常的。否則心裏永遠充滿狐疑,覺得無法理解。而這就係你在西方生活每天所遇到的一個典型的事例。到處係最簡單的二分法,功和利,守法和違法,因為從前西方人的生活標準只係他如何面對上帝,現在則係法和國家。他們只有這兩個道理,沒有人際關係和生命聯繫,沒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演化,更沒有轉化輪迴。你只要信和守法就合乎了道理。

我的這個做法係中國人的本性——“積德”的衝動所致。如果為孩子、為他人做了些對人生有好處的事情,覺得自己心安,也覺得對自己,甚至對自己的家庭及子女也很有些講不出來的好處。這大約也包括我們中國人常講的來世。這對中國人來講,恐怕很少有人係徹底地不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法國漢學家瑪麗·候芷明教授曾經跟我講過,她很奇怪中國的共產黨領導人很在乎道德的譴責。這和西方的共產黨很不一樣。可我知道,這就係中國特色的共產黨,最無恥的人也還係好驚道德的天譴,好驚斷子絕孫,壞了祖墳的風水。共產黨永遠無法徹底清除中國人的文化思想傳統,毀滅中國人固有的人生觀的原因也在於此。因為那已經成為一種深層的潛意識。

對我來講,我也真嘅認為積了“德”,這唔係錢和利能夠計算的。而為此,細想起來,“積德”這個術語,不僅西人難以理解,而且這個概念及想法,這個詞,西文竟然無法揾到稍微貼譜的對應翻譯表達。“德”,這個字,在西文中根本就沒有相應的詞彙。所以你如何能夠讓一位西人明白,德的孤寡對於今生來世的作用。

這文化的差異講它猶如天地之別,也不為過!有位大師講,創世的時候東西方各有其界,你們一定要過,最後就生出很多問題。這睇法真嘅非常精闢。

回到“情”、“性”,異國愛情可以滿足性慾,可愛之“情”會如何,那就係很值得探討的另外一個問題了。因為那涉及的就不僅係慾望,而且有更細緻的感覺和思維,或者講精神的享受了。簡單講,你愛吃清淡、她愛吃甜酸,你喜歡品味,她喜歡生猛,偶然為之不覺厭惡,多了一定會有審美疲勞,及厭倦。更何況在更為抽象的精神上,一個鄉下人和一個城裡人的精神快樂不一樣,林妹妹和焦大的精神享受不一樣。所以兩種文化,兩個種族帶來的一定係比這更為豐富、具體、深刻的差異。

寫到呢度,對於嗰啲被西方來的“教”化,也就係黨化了的同胞,我卻又不得不強調:呢度面沒有邊個比邊個好的問題,而只係“不同”——感覺不同、所要的不同、標準也不同。呢度我要講的係:妄自菲薄係自己的無知!

不必言必稱希臘、稱西方,因為你對西方,就係在嗰度生活了幾十年,其實也不見得真嘅了解。而你對中國傳統文化,張嘴就罵,就更係荒誕並且非常可笑的事情了!

2017.8.3德國·埃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