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紅後代19大爭權 習點名批 250人被談話

——宋平王岐山敲打

近日港媒爭鳴雜誌消息,中共紅色後代們集體行動,給習中央提意見,並申請成立政治組織和開展公開活動,企圖在十九大上爭權,維護自身特權和利益。而習中央多管齊下予以阻擊,宋平、王岐山等分別對紅後代們提出嚴厲警告。港媒稱,中共紅二、三代家屬八成已成為億萬富豪,習近平上台後強力反腐,並令親人退出商界,目前已劍指紅色資本。學者何清漣分析,“紅二代”們不會象習親人那樣理解並支持他,僅有勸說是不夠的。

紅後代群起結社19大爭權;宋平王岐山敲打〝勿得意忘形〞

香港《爭鳴》雜誌8月號報導,去年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後,紅二代、紅三代全體出動,各派系搞串聯,聯署致信政治局和習近平,就各項國策提意見,並要求允許他們成立有政治背景的民間組織,舉辦可邀請高官站台的公開活動,成立基金會籌集活動經費。

報導指,紅後代們非常清楚,十九大後的中央路線將決定他們的特權利益何去何從,部分人惶惶不可終日,不知反腐風暴何時降臨到自己頭上。他們申請此類政治組織和公開活動,是希望藉此在十九大期間尋求政治空間,爭取分享政治權力,至少能保持他們在政治、經濟、社會上的既得利益。

這些紅二代、紅三代在世的大多七、八十歲,最年輕的也六十多歲,今後五年是其權力和財富有望代代傳承的唯一希望。

不過,報導指,去年秋以來,他們向組織部、民政部、公安部申請成立的〝毛思想研究會〞、〝國家統一協會〞、〝保釣聯合會〞等各種民間組織,幾乎〝全軍覆沒〞,官方的回復是〝正在審核中〞,〝請補充材料〞。去年12月至今年7月申請的各種公開和半公開活動也幾乎全部未獲批准。

與此同時,中共中央多管齊下控制這些紅後代的活動,中共元老宋平、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和中組部、國務院分別對紅後代們提出警告。

報導說,宋平去年初秋在香山與曾任政治局常委、委員的退休紅二代談話,叮囑他們校正自身利益,約束子女和親屬在經濟、金融領域的活動。

宋平被指為胡錦濤和習近平的〝伯樂〞,在中共十八大後多次現身,力挺習近平反腐。

《博客天下》雜誌2014年10月29日刊文稱,2014年9月30日晚,在中國國務院舉辦的國慶65周年招待會上,宋平現身。

習近平內部點名批評紅二代

2016年3月香港《明報》援引京城消息人士的話稱,2015年年底,習近平曾在不公開場合點名批評部分紅二代。至此,紅二代已經分裂。

港媒《爭鳴》雜誌2016年2月號披露,自今年新年以後,中紀委、中組部分批召見了中共紅二代進行談話、發出警告。

王岐山、趙樂際

消息說,談話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中組部部長趙樂際親自出面,被談話者名單大約有250人。被召見者均被警告“六個不準”:不準拉幫結派;不準未經批准搞政治性集會;不準在行動行為上搞特殊;不準和中央唱反調;不準和境外勢力勾結;不準搞非法斂財活動。

習近平姐夫鄧家貴(左)與姐姐齊橋橋(右)

習近平姐姐姐夫做表率,退出商界

2015年1月3日何清漣美國之音刊文表示,新加坡《聯合早報》網刊登了陳傑人的《習近平反腐肅清親屬企業》,內容是講習近平開家族會議,讓其姐姐習安安及姐夫吳龍解散其公司新郵通訊。陳傑人稱他“掌握的確切消息是,新郵通訊不僅已停止全部業務,並將就地解散註銷。”

2015年10月29日王健林在美國哈佛大學的“哈佛公開課”上演講時表示,2009年8月齊橋橋與鄧家貴控股的北京秦川大地投資有限公司入股萬達商業,但在萬達商業2014年12月香港掛牌上市之前兩個月,鄧家貴以低價把所持有萬達商業股票全部轉讓,上市時,鄧氏夫婦已不是萬達商業的股東。

港媒:中共紅二、三代家屬八成已成為億萬富豪

中共權貴家屬們利用手中權利及家庭關係聚斂財富已經成為社會共識,但長期以來並無具體數據。

香港《爭鳴》2016年7月號報導,據中共國務院研究室、中共中央黨校研究室、社會科學院所調查研究數據(部分)披露,中國大陸有財富1億元人民幣或以上的人或家庭(戶)有291.3萬至300萬人(戶),其中億萬超級富豪集中在北京、天津、上海、杭州、廣州、深圳,六市佔有億萬富豪251.53萬多人(戶)。

其中中共高層權貴最為集中的北京,億萬富豪人數最多,億元資產以上有57.2萬人(戶),10億元至20億元有6.1萬人(戶),20億元以上有1.1萬人(戶)。

報導還披露,中共紅二、三代家屬八成已經通過經商成為億萬富豪,紅二代家屬經商佔78%,紅三代家屬經商佔83%。並且這些紅後代們成為億萬富豪速度飛快,紅二代家屬子女經商平均五年以上就能成為億萬富豪。

目前,習當局的反腐和整肅,正在深入紅色權貴雲集的金融領域。

今年6月,被指鄧小平外孫女婿的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傳出被抓消息。外界分析,習近平開始劍指紅色後代。

紅色國企巨鱷將如何退出?

學者何清漣的上述文章稱,紅二代藉助企業為他們擔保從銀行貸款用於購買股份,今後若干年當中,用股份紅利逐年償還。這些電力、能源、通訊等壟斷型國企當然穩保贏利,幾年過去,這些國企高管們個個坐收紅利,再加上高額年薪,個個富比王侯,還因其收入“合法”可以公開炫富。

何清漣分析,問題是紅二代的經商與普通國民不同,不少人是用父輩的政治股轉換成經濟股。如今要讓他們退出,恐怕要遇到集體抵抗,最好的理由是朱、溫兩屆政府政策鼓勵經理人持股,不能出爾反爾。

但如果不退,習近平這位當家人也很難咽下這口氣:一是國家財政還需要仰賴這些大型國企,讓錢嘩嘩地流進你們家,國家現在處處要花錢,卻捉襟見肘,到處是窟窿。

二是那些開辦私企的紅二代也不幹,不就是父輩崗位不同,當初沒佔著電力、能源、金融口嗎?要退大家退。三是國際風評仍然好不了,你這不還是選擇性反腐嗎?

何清漣認為,習近平讓其兩位姐姐家族退出商界,確實是釋放“正人先正己”信號,但是否能做到“不令而行”,還真是一件前途未卜之事情。因為“紅二代”們不會象其親人那樣理解並支持他,僅有勸說是不夠的。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