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打死·我也不煩:中國城鄉體制的精妙設計

飲水思源,誰都可以為中國農民工和留守兒童的悲慘處境呼籲但唯獨我們不可以,因為我們就是躺在成千上萬農民工的血汗上享受的人。要沒有成千上萬農民工資源獻出自己的青春,健康還有孩子們的未來,我們可能有現在這麼舒服的日子嗎?

城市裡的建築工人。(圖片來源:pixabay)

中國的城市,不允許農民工的孩子上城裡學校,也不允許他們在城中村辦農民工子弟的學校,製造大量留守兒童和老人,留守兒童大規模被性侵拐賣,甚至淪為犯罪分子已經非常普遍。每年春運大批農民工不得不離開城市去和無法在城市安家等等子女父母見面,給鐵路系統帶來巨大壓力。

農民工只是在城市奉獻勞動力,但是因為戶籍,無法享受他們建造的城市的各種福利。也無法把自己的子女接來和自己一起生活,中國很多城市的人口裡面流動人口都是無法在城市安家的。

曾經我也為此感到憤怒和不解,但是我現在已經明白了國家的良苦用心。

如果取消戶籍,允許農民工子弟,來城市上學,那麼,城市就要在享受廉價勞動力的同時還要給農民工城市的福利。這樣就會對中央財政造成巨大的困難。中央養着幾億城市居民就已經夠辛苦了。再來幾億農民工,你好意思去找政府開口嗎?你要敢厚着臉皮去,我都替你臉紅誒。你要真覺得哭。你不是還可以去賣血賣肝賣腎賣角膜嗎?用一個切了不會死的器官換萬把塊錢真的那麼難嗎?

再者,幾億農民工和他們的家人都進城了,他們就沒有必要過年回家過年,春運壓力就大大放緩了。沒有春運,不僅國家缺少了重要的財政來源。幾百萬鐵路員工怎麼辦?他們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嗎?他們的孩子要沒東西吃餓肚子怎麼辦?農民工只是進城的第一代人。鐵路子弟很多人都已經是幾代鐵路人了,國家財政困難你也是知道的,根本不可能給這些人保證的下崗福利和補貼。難道我們要讓東北百萬工人大下崗,男的當黑社會,女的當娼妓的慘劇再發生嗎?所以幾億農民工自願為了國家和民族的未來承擔起了這個骨肉分離的痛苦,就像黃宏的小品裏面說的好“我不下崗誰下崗?”,今天農民工們同樣自豪的高喊“我不骨肉分離誰分離?”。

再者,為什麼印度貧民窟混亂?而且無法剷除?就是因為印度沒有戶籍。農民工領着一家子進城。貧民窟內有大量自己建造的學校,自治委員會。這些人在城市紮根後。就真把自己當城市人了,也跟着城市裡面別有用心的公知去上街示威遊行。給印度中央政府的大國夢添堵。

大量貧困人口聚集歷來是社會發展的災難。明王朝滅亡,就是因為不懂得皇帝苦心,不老老實餓死的農民聽了李自成的蠱惑(氣哭,難道生命比活在真龍天子統治下還重要嗎)大清的盛世就是因為廣西礦工聚集起來無事可做,被洪秀全煽動,毀了清王朝稱霸世界的夢想。偉大的法王路易十六的法蘭西帝國,也是因為巴黎貧民窟被吃飯砸鍋的知識分子點燃。尼古拉二世俄羅斯帝國輸掉第一次世界大戰同樣是因為無知的底層民眾被一小撮別有用心的知識分子蠱惑。所以中國絕對不能允許在中國最發達的城市裡面出現大規模貧困人口的聚集地。

所以中國公知精英的妄圖是痴心妄想,他們那點火星沒有柴火可以點燃。組織阻止農村人進城可謂一舉兩得的絕妙手段。

一來當外國友人,來自亞非拉的第三世界客人,從飛機上看到中國的城市裡面居然有那麼多貧民窟是多麼的讓偉大的國家臉上無光。二來要是沒有一大批人,即為中國現代化付出汗水和鮮血,還不用政府掏錢給他們提供福利,中國可能這麼快完成現代化和城市化建設嗎?

飲水思源,誰都可以為中國農民工和留守兒童的悲慘處境呼籲但唯獨我們不可以,因為我們就是躺在成千上萬農民工的血汗上享受的人。要沒有成千上萬農民工資源獻出自己的青春,健康還有孩子們的未來,我們可能有現在這麼舒服的日子嗎?

而且留守兒童固然可憐。但比起來在封閉貧困的山村和父母一起受苦,沒有文化的父母出去打工,自己被媽咪叔叔們帶走去城裡當童工雛妓,去當童養媳和孌童也未必不是好出路對吧。

我們的城市只歡迎高學歷的有錢人。我們的城堡宮殿只需要珠寶和黃金,不需要骯髒的泥土和水泥。我們的柱子全是18k純金,比醜陋的鋼鐵耐用一百倍。我們建在金沙上的都市必將千秋萬代,永世長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