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他打拚一輩子成了世界首富 又當了世界首善 你們還說他是個壞蛋 冤啊

John Davison Rockefeller

好多小菠菜在後台嚷着要聽洛克菲勒的故事,波叔當然知道比起中東那些石油暴發戶,洛克菲勒實在是太有錢了!

他去世的時候,公司賬上有10億美金,擱現在可能就北京一高檔樓盤的市值,但當年,那是全美GDP1.5%啊。按這個比例,擱今天就是3000億美元。

比爾·蓋茨和巴菲特加起來,也就1600億。怪不得蓋茨說,論賺錢,我只服洛克菲勒。

今天,波叔還是要請你們鍾愛的林楚方大叔來講這個故事,他的微信號行路男(ID:The-Walking-Dad),都很熟了。嗯,好基友,一“被”子……..

發國難財,掙了10萬美金?——“我這是救人啊”!

洛克菲勒的童年一點也不美好,他有個人渣爸爸,叫威廉·洛克菲勒。據說爸爸貪財、好色、賭博、偷東西、賣假藥,人渣應該有的品質,一樣不落,到哪都是最惹人討厭的人。因為太人渣,沒有鄰居受得了他們家,只能不停地搬家。

但他爸教育子女的方式很神奇。舉個例子,有一次爸爸讓洛克菲勒從高處往自己懷裡跳,結果親爹手一撒,兒子一個狗啃摔地板上了,洛克菲勒哇哇大哭,他爸倒有理了,說:“我這是教育你,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要相信任何人,親爹都別信!”

這句話,洛克菲勒記了一輩子。

青年時代的John Davison Rockefeller

他爸還為他做了一件事,花50美金送他學記賬。當時50美金能學什麼?據說拿了個函授文憑,但靠着這個證書,洛克菲勒年僅16歲就去了克里夫蘭碼頭一家公司幫記賬。他非常爭氣,幾年就把財務玩透了,透到什麼程度?這麼說吧,隨便找個賬本翻幾下,就知道哪有問題。熟悉財務,對企業家來說,太重要了。插一句,後來,他開煉油廠的時候,居然能把每加侖石油的陳本,摳到一分錢的千分之一,小數點後面三位數,厲害吧。

領導覺得,那你別打工了,給我當合伙人吧。你看,有門手藝,先別說成為洛克菲勒,至少吃喝不成問題啊。

三年後,洛克菲勒覺得自己本事夠大了,就找了一個比他大10歲的人叫克拉克,他們一起創業,創辦了一家農作物貿易公司。生意很順利,第二年就賺了1萬2千美金,在當年也算大錢啦。

眼看生意要做更大了,趕上了美國南北戰爭,按規定,洛克菲勒要服兵役,但他耍了個心眼,雇了個人幫他服兵役,他自己選擇繼續賺錢。

戰爭爆發前,洛克菲勒就開始囤積物資,糧食、食鹽、火腿、棉花、煤,他把所有的錢壓進去,all in。戰爭一來,果然莊家欠收,物資短缺,物價蹭蹭漲,四年後戰爭結束,洛克菲勒賺到人生第一桶金——10萬美元!

不管怎麼說,發國難財,這是個污點啊,洛克菲勒這麼解釋:戰爭是殺人的遊戲,我不想殺人,但我作為商人,哪有戰爭就把物資送到那,要不很多人得餓死,所以,我這是救人啊。你看,這也能自圓其說。

但不管怎麼說,有了10萬美元作為啟動資金,人生就有了更多可能性。

風口上的豬

十九世紀中期,美國城市克里夫蘭所在的東俄亥俄,遍地都是油田。成千上萬的人跑來採油。用今天的話說,這就是個大風口,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跟前幾年鬧O2O似的。

洛克菲勒也覺得這是風口,但他考察後發現,石油將會供大於求,行情必定下跌,但煉油這個環節卻很爛,煉出的石油質量差,價格高。

這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如果開煉油廠,從上游看,石油有的是,所以,成本會大幅降低。從下游看,加工過的優質石油,會供不應求,價格肯定會大幅度上漲。這就是巨大的利潤空間啊!他跟克拉克說,我們不採油,我們煉油。

洛克菲勒和克拉克,以及一個懂煉油技術的叫安德魯斯的人,開了家煉油廠。注意,是煉油廠哦,新加坡就靠這個,成了全世界最富國家。

標準石油一號煉油廠,將石油的價格降低、提升了質量。

果然,沒多久,原油從每桶20美元暴跌到僅10美分,跟白送一樣,洛克菲勒簡直神預測啊。

你看他怎麼做煉油的。

我們看下當時的美國油市,唱主角的是煤油。煤油幹嘛用的?用來照明,我前面說了,當時的煤油質量非常差,揮發性極強,光線也不夠亮,而且燃燒非常不充分,點一晚上,估計連被子都被熏黑,沒準還失火把你燒死。

於是,1870年,31歲的洛克菲勒創建了標準石油公司,他告訴市場,我們家的產品,意味着“光、安全、潔凈”,你看,這三個詞,完全跟老的煤油商相反。

但我覺得,它最酷的是名字。我們知道,市場上最牛逼的公司,都是制定標準的。有了標準,你就能通吃。

比如現在的快遞公司,又是順豐,又是京東,又是美團,又是四個什麼通,我要開快遞公司,就叫標準快遞,所有人都得照我來。

公司很快就賺到錢,年銷售額很快超過百萬美元,成了克利夫蘭最大的一家煉油廠,接下來就是數錢了。

巴菲特怎麼說的:別人貪婪的時候我恐懼,別人恐懼的時候我貪婪。這就是有腦子,看問題要比別人多看出幾步。

說起這一點,我就心痛啊!想起03年鬧非典,北京東三環富力城的房子1萬多1平,沒人買啊。有個哥們兒給我分析供求關係,結論是趕緊入手!

我說你拉倒吧,北京人都往外跑呢,還買房!?

結果,人家一口氣買三套,現在快10萬一平了,他還沒出手,而我呢,當時還賣了一套……所以,咱成不了洛克菲勒,活該。

他這賺錢,比搶銀行還快

趕上風口了,接下來擋都擋不住。那是什麼年代?南北戰爭剛結束,美國進入了著名的“鍍金時代”,這個詞是馬克吐溫說的,美國夢就是從那時候叫起來的。

什麼是鍍金時代?就是人人都有發財的機會,這是從正面講;反面說呢,就是大家為了發財,不擇手段,你死我活。

洛克菲勒很快成了全美最受投資人青睞的商人。後來,他把兩個煉油廠和石油輸出公司合併,創建了大名鼎鼎的美孚石油公司。那叫一個紅火。

洛克菲勒的開掛程度,還可以看幾個數字。從1872年2月17日至3月28日,39天,一口氣吞併22個競爭對手。還曾經在48小時之內,連續買下6家煉油廠。

到1890年,洛克菲勒已經控制了全美88%的煉油產量,到了1904年,91%的煉油產量和85%的銷量,都是他的。那個意氣風發。

以最快的速度擴張、壟斷石油市場。

當時鐵路業有個大佬叫斯科特,跟洛克菲勒說,把生意給我吧,我運一桶油,給你40%折扣。

洛克菲勒生意人啊:好,就和你合作。便宜嘛!

但合作一段時間,斯科特眼紅了,你這賺錢比搶銀行還快,不行!他看準匹茲堡的煉油廠,向外只有他們家一條鐵路,就威脅洛克菲勒:我要漲價。

考驗洛克菲勒的時候到了。但他二話不說,把煉油廠關了,一分都不漲!夠狠吧。

此舉直接導致斯科特手下工人大罷工,公司破產,斯科特最後窮困潦倒,鬱鬱而終,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洛克菲勒老爸不是說過嗎,關鍵時刻,親爹都靠不住啊!他一不做二不休,我就不用鐵路了,老子自己鋪管道!沒多久,他旗下幾千口最賺錢的油井,直接點對點,連到煉油廠。看誰還敢跟我談條件?

洛克菲勒做企業,確實有一套。他還建立了一套完備的追蹤系統。今天的順豐,能讓你看到你買的貨,什麼時間到了什麼地方,但135年前的美孚石油就已經這樣運作了,它有一套記錄每個石油買主的卡片目錄,哪個雜貨鋪買了它的油,洛克菲勒都知道。

美孚還玩很多營銷創新,比如幾百萬盞煤油燈免費送出去,但是,燒煤油,這要錢啊。這一招讓煤油燈快速普及,把蠟燭業給顛覆啦。這個辦法耳熟嗎?提個醒,吉列剃鬚刀,買刀片送刀架,往前倒,洛克菲勒就是老祖宗。

19世紀80年代,全世界都可以看到美孚的影子。舉個小例子,江蘇徐州新沂西南邊,有個千年古鎮叫窯灣。因為挨着大運河,在滿清末年,鎮上都開設過美孚分公司,擱今天,這得算下沉到五級市場了吧?

協和醫院和聯合國,都是他們家給建的

人要是走運,擋都擋不住,20世紀初,美國進入汽車時代了,對石油的需要,翻了番上升。洛克菲勒開始玩迭代,搞了個“托拉斯”,托拉斯是個音譯詞,叫“trust”,信託的意思。

“trust”信託證明。

在我的中學政治課本里,這個詞出現在資本主義從自由競爭發展到壟斷階段的時候,托拉斯、卡特爾、康采恩、辛迪加,都不是好詞,意思是壟斷。但托斯拉的本意是聯合,怎麼講呢?因為洛克菲勒控制標準嘛,他就和其他煉油廠談判,我買你們一部分股份,但你把經營權給我,我們一起發財。大家當然願意,靠着大樹好乘涼嘛。

這對洛克菲勒來說,就不一樣啦,相當於用了很少的錢,控制了整個產業!就在最頂峰的時候,洛克菲勒就控制了全美95%的煉油、90%的輸油。

當然,托拉斯後來也遇到了美國的反壟斷,這是另一個話題,這裡不展開說了。

57歲也就是1896年,洛克菲勒退休了,除了種種花,就是做慈善。以前哐哐掙錢沒手軟,現在嘩嘩撒錢一點不含糊。從19世紀90年代開始,他每年捐獻至少100萬美元。

1913年,他設立”洛克菲勒基金會”,他捐出去的錢高達5億美元。

退休後,洛克菲勒又活了41年。他最大的願望是活過100歲,但死在了98歲那年,差一點就成了。

回看他的一生,白手起家,一路成為世界首富,而且子女教育特別好,尤其是家族繼承人,小洛克菲勒,比他爸爸還值得講。

這對父子,絕對是一對“活寶”。老洛克菲勒,是個清教徒,一生勤儉,不抽,不賭,不搞女人,對婚姻非常忠誠,兒子作為富二代,比老爸還節儉,午飯30美分就打發啦,估計就一個漢堡。

當時美國媒體調侃這爺倆,說老洛克菲勒給服務員小費時,就從兜里掏一堆零錢讓人家挑,心裏默念,可別多拿啊,而小洛克菲勒呢?比他爸爸做得好,乾脆就不給。

但爺倆做起慈善來,那叫一個賣力!

不說別的,就說北京協和醫學院,就是老洛克菲勒決定建的。小洛克菲勒專程到北京考察,最後在王府井買下了當時的豫王府。

小洛克菲勒實現了父親的遺志,活到了101歲。

當時學院用的建材、教學設備,據說都是從美國運來的,就是要建成全亞洲最好的醫學院。我每次去協和,看着南院的紅牆綠瓦,就會想,這樣一個家族,怎能不受人尊敬!

小洛克菲勒還玩過一票大的,當年聯合國沒地方辦公,到處打游擊,小洛克菲勒說,好,我來解決,花850萬美元買了塊地,免費給了聯合國。這就是現在的聯合國總部。

但有人就說風涼話,周圍都是他們家的地產,聯合國往那一建,他們家房子全升值,這是無利不起早啊!我覺得,這不厚道啦,憑什麼做善事就不可以雙贏?這麼說,實在是太酸了。

財富及合法創造財富的能力,應該獲得最熱烈的掌聲

故事講到這,該怎麼收尾呢?我沒資格評價他,只能說,這人真挺牛逼的。今天看來,他被人詬病的原罪是壟斷,也就是托拉斯,其實當年的美國人也這麼看。

1911年,政府決定把標準石油分拆,輿論都支持,拆了它拆了它!

當時洛克菲勒的公眾形象,是一隻大章魚。

洛克菲勒當時退休十幾年了,老頭跑到法庭做了一次辯解,他說,在我之前美國人在用什麼油照明?是鯨魚油、松子油,又貴又不好。而我幾十年把石油開採出來,精鍊成煤油,送到千家萬戶,讓價格從一加侖幾美元降到幾十美分,現在你們指責我侵害公眾利益,你們有道理嗎!?

我不想對壟斷做結論,那不是我的事。我唯一的觀點呢,就是財富及合法創造財富的能力,應該獲得最熱烈的掌聲;而且不思進取的企業或者家族,再大也會被淘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facebook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