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老太太去世前 試探3個女兒誰最孝順 3頓飯3次落淚 !

在我小時候,我們村裡住着一個寡婦,她的命很苦,年紀輕輕丈夫就勞累而死。

幾十年下來,誰也不記得她的真實姓名了,都管他叫老王媳婦。

都說養兒能防老,如果有個兒子,她也不至於過得這麼苦,可是她這輩子肚子不爭氣,生了三個都是丫頭。

為了孩子,她咬着牙,累死累活,含辛茹苦的把三個閨女撫養長大直到出嫁。

三個女兒每嫁出去一個,她就會蒼老幾分。小女兒出嫁後,她一下子變得老態龍鍾,頭髮也白了,滿臉皺紋多的像是揉成團又展開的紙。

這年的冬天,她覺得走路已經很吃力了,下炕都要卯足了勁,更別提擇菜做飯了。

她想,是時候考慮一下後事了。

老王媳婦已經習慣了凡事靠自己,她絕不會去女兒家被人當成皮球踢來踢去。

她已經拿定主意,自己就守着那兩間漏雨的房子孤獨終老算了。

但是有一件事她還放不下,她還有件極其珍貴的祖傳寶貝:一根金簪子。

在走之前,她不想向孩子們索取什麼,只想把這最後一點積蓄留給她們中的一個。

要留就留給最孝順的女兒吧,她這樣想,只有這樣死後才會覺得心安。

但是哪個才最孝順呢?自己還真有點拿不準。

三個女兒嫁出去後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很少回來看她,不過幸好三個女兒都嫁的不遠,她決定去看看她們。

於是這天早上,她先來到大女兒娟子家裡。娟子嫁了個好人家,在村子裏數一數二。

看到老人來到自己家裡,娟子只是炒了一盤乾癟的花生給她,飯桌上還有一碟鹹菜一碗稀飯。

老人訕訕的說自己牙口不好,隨意往嘴裏塞了幾粒就走了。出門沒多遠,恰巧遇到娟子的兒子在外面玩。

小外孫說:〝姥姥,走去我家吃飯吧,我媽說今天吃燉肘子。〞

〝姥姥吃過了,你們吃吧。〞說完,老人心裏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她又來到二女兒英子家,英子男人是個跑貨車的,不少賺錢,條件也還行。

看見娘來了,英子卻不太高興,拿了一份吃剩下的炒豆芽、幾個干饅頭和一碗熱水給她。

老人感覺自己像是個要飯的,默不作聲吃了幾口,渾濁的眼淚已經開始在眼眶裡打轉轉。

英子卻視若無睹,還說:〝娘,這都過了晌午了,你趁天亮趕緊回去吧,孩子他爸一會就回來,夠我忙活的。〞

老人點點頭,看看正午的太陽,蹣跚着離開。

這兩個女兒,可是最讓她費心的孩子了,可如今,卻沒人願意對她費一點心,唉!

走啊走,直到天黑了,她不知不覺走到了三女兒秀兒的家裡。三女兒的命苦,家境不是很好,嫁的也遠,出嫁一年日子還是過得緊緊巴巴。

一見老人來到自己家中,她倒了碗水就急匆匆出去了。

老人心裏馬上就涼了半截,這小女兒可是她的心頭肉啊,沒想到她也是這樣對待自己!這傳家寶貝還是死了帶進棺材算了。

想到這,她站起來就要出門。

這時,秀兒拎着新鮮的豬肉和韭菜進來,樂呵呵地湊到老人身邊:〝媽,今天晚上別走了,我們吃餃子!〞

在那個年代,以秀兒家的條件,興許只有過年才能吃上肉,平常放油都得拿筷子蘸。

她哪來的錢買肉啊?

吃飯時,老人不經意看見了女兒的頭髮,她頭上一直別著的一根發簪居然不見了。

老人心中雪亮,頓時心底一熱,兩眼泛淚。

此時,秀兒以為母親在擔心她,便挽住母親的手,說:〝娘,我男人對我挺好的,日子雖然苦點但有盼頭,你不用擔心。你女婿還說,等明年條件好了就把你接來一起住。〞

老人含淚笑着,從懷裡掏出珍藏的金簪,讓女兒像小時候一樣躺在她的懷裡,輕輕的別在了她的秀髮里…

她說:〝孩子,這是娘最後能給你的東西了,在最苦的時候我也沒捨得賣了它,就是因為它是個盼頭,只要有盼頭,日子再苦也能過得下去。〞

秀兒點點頭,想起三姐妹與母親相依為命的日子,眼淚決堤一樣奪眶而出。

沒過多久,老人走完了她含辛茹苦的一生,走時安詳寧靜…

後來,娟子和英子為了爭老人留下來的那幾間屋子大打出手,老死不相往來。

秀兒卻沒去摻和,她和丈夫踏踏實實過日子,直到生了孩子,孩子又成家立業。

那根金簪始終別在她的頭上,即便歲月把黑髮洗成了白髮,把女兒熬成了婆婆…

那根金簪卻一直傳了下來,因為秀兒永遠記得,它是個盼頭兒,有它在,人生就沒有過不去的坎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歡享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