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FT:莫迪和習近平 兩者有很多相似之處 中印之間絕無戰爭的可能

國際問題專家薩馬加認為,中印不會爆發戰爭,因為兩國有太多的共同利益,一旦爆發戰爭,對兩國的打擊將是巨大的。

中國和印度雙方在洞朗地區對峙已經七周,兩國外交官員在各自場合態度非常強硬,絲毫沒有撤軍的意思。這也是繼1962年以來,中印兩個鄰國之間最嚴重的一次摩擦。中國和印度為何在此時爆發如此嚴重的衝突?背後深層的原因是什麼?洞朗對峙還會持續多久?會和平解決還是引發更嚴重的衝突乃至戰爭?如何看待中印兩國敏感又影響深遠的地緣關係?以及這個關係對世界的未來產生哪些影響?帶着這些問題,FT中文網專訪國際問題專家克勞德?薩馬加(Claude Smadja)。

克勞德?薩馬加,此前長期擔任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總經理,對亞洲和新興市場國家尤為關注。卸任之後,薩馬加擔任了包括Infosys在內的多個印度跨國公司的獨立董事,與印度高層建立了緊密的聯繫;同時,他長期往來中國,對中國的政治和經濟有長達四十年的觀察。

中印之間矛盾的根源是信任危機(Credit Deficit)

FT中文網:從國際視角,如何看待中印之間的這次邊境對峙?

克勞德?薩馬加:這次對峙地點在洞朗地區,位於中國、不丹和印度三國的敏感交接地。中國在邊境之內修公路,印度方面“越境”來阻止中國施工,雙方因此發生對峙。為什麼印度這麼在意這條路呢?因為這條路所在的洞朗地區,扼守着印度通往自己東部領土和藏南地區的狹長地段,如果中國在這個區域修築公路,勢必對印度具備更進一步的軍事和政治優勢,這是印度不願意看到的。當然,這只是印度出兵的直接原因。

我想這次對峙更深層的原因有三點,第一是歷史原因。1962年的中印邊境戰爭就是導火索。戰爭結束、勝負已定,但是國界問題並沒有解決,這成為中印兩國長期以來矛盾的導火索。雙方各執一詞,吵了半個世紀。這半個世紀,中印之間的摩擦衝突時有發生,只不過這次的洞朗對峙是目前時間最長的。

第二是現實的原因。“一帶一路”和中巴經濟走廊就是問題的根源。印度並沒有加入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長期以來印度方面認為新德里和北京應該是可以平起平坐的,所以印度方面並不願意加入一個北京領導下的全球新框架。同時,“一帶一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幫助中國實現在亞洲,尤其是印度所在的南亞地區實現影響力,這也讓印度很反感。當然,最重要的是中國和巴基斯坦合力打造的“中巴經濟走廊”刺痛了印度最敏感的神經。印巴之間因為克什米爾地區的歸屬打得不可開交,中國還要在這裡建一條經濟走廊,新德里方面自然會不舒服。

第三是心理的原因。過去三十年,中國在過去幾十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速度之快可謂全球之最,這就讓中國人帶着一種優越的情緒看待正在緩慢發展的印度,這也導致他們並沒有注意到印度最近二十年的變化,也沒有耐心處理和印度的關係,這也是兩國關係失衡的重要原因之一。

歷史、現實和心理的原因疊加在一起,就導致了今天中印兩國矛盾的根源:信任危機。中國不相信印度,印度也不相信中國,所以稍有風吹草動,兩國就會秣兵厲馬,邊境也會風聲鶴唳。

FT中文網:就你的觀察,兩國的信任危機嚴重到了什麼程度?

克勞德?薩馬加:我想從兩個現象來談這個問題。首先是媒體,兩國的媒體都做得不夠好。我在中國讀到關於印度的文章,大部分分為兩類,第一類是探討印度是一個多麼不安全的地方,尤其是對女性不安全;第二是印度威脅論,如果中國不怎麼樣,印度就要趕超。那麼印度也一樣,對峙的這些天以來,印度的媒體連篇累牘,探討中國威脅論。

姑且先不討論這些報道的觀點正確與否,就問一下寫這些報道的人有沒有去過對方的國家,這也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我在北京遇到過一位專家,他寫過好幾本關於印度的研究著作,理論也是一套一套的,但是他從來沒有去過印度,一次都沒有。在印度,這樣的人也不少。所以,對於這些人的觀點,究竟可信度有多高,相信大家都會有一個自己的判斷。

第二是中印之間的民間交流的頻次,簡直少得讓人不敢相信。知道每天有幾趟直飛航班從中國首都北京飛往印度首都新德里嗎?這個數字讓人吃驚:只有一趟!北京直飛孟買,還居然是隔一天才有一趟。相比之下,北京飛曼谷每天還有8趟直飛的航班。要知道,中國和印度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兩個國家,他們的距離也不是從南極到北極那麼遙遠,每天才一趟航班,這是什麼概念。你不去我的國家,我也不來你的國家,那麼怎麼交流呢?哪有怎麼談信任呢?

中印之間,必有一戰?

FT中文網:中國和印度的交流溝通的確非常少,那麼這會導致嚴重的後果嗎?比如洞朗對峙在信任危機的作用下,演變成為戰爭?

克勞德?薩馬加:不可能,我認為中印之間,絕無戰爭的可能。當然,像今天我們所看到的中印雙方在邊境對峙的摩擦是肯定無法避免的,但是某些人士所鼓吹的戰爭,在我看來是不可能發生的。中印兩國有太多的共同利益,這兩國的精英人士都非常清楚,一旦爆發戰爭,兩國都不可能從中佔便宜,而且對兩國本身的打擊也是巨大的。

另外,今天的全球環境和50年前、甚至更早之前相比,已經大不相同。全球化已經深入到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這個趨勢不可逆轉。戰爭,絕對不是全球化的一部分。

我剛才的確提到,中國和印度之間出現了嚴重的信任危機,但是兩國擁有共同的利益遠大於信任危機所引發的危害,就這點而言,就不會爆發戰爭。

FT中文網:中印兩國有哪些共同利益?

克勞德?薩馬加:經濟上的互補是最重要的一塊,良好的商業互動是減少政治摩擦的最好潤滑劑。

中國和美國也存在着政治上的不信任,但是經濟商業的頻繁交流、民間的文化和人文交流,極大地促進了中美兩國的互信和了解。過去的幾任美國總統,總是找機會制裁中國,但是中美兩國人民都知道,這是政治家的說辭,老百姓該做生意的去做生意、該旅行的去旅行,兩者並沒有直接影響。毫不誇張地說,以商業和文化交流為代表的民間交流,在很大程度上減少了政治摩擦對中美兩國的影響,是兩國關係的潤滑劑。

中國和印度的商業人士正在努力成為兩國關係的潤滑劑。如果你是第一次去印度,你大概會對印度大街小巷都是中國的手機廣告感到吃驚,從機場到商場,無所不在的中國手機品牌的廣告讓你宛如身在中國,印度版的移動支付讓你跟在中國一樣,掃掃二維碼就可以付款走人,這些都是中國企業帶給印度的變化。從另一個角度看,印度的廣大市場,讓中國已經競爭白熱化的企業尋找到了新的發展空間。

莫迪政府正在大力推動基礎設施建設,這些對於擁有豐富經驗的中國企業來說,那都是摸得到的機會。就想改革開放初期,進軍中國的外資企業,伴隨着中國經濟的騰飛,這些企業也大獲成功。今天的印度,正在打開一個巨大的市場,迎接全球的資本,中國的企業家完全可以來到這裡嘗試一下。

就在中印兩軍在邊界對峙的時候,印度跨國公司的董事會裡,企業家們談論的是未來的商業合作和投資機會。

FT中文網:那麼你覺得目前的洞朗對峙,雙方會以和平的方式收場?

克勞德?薩馬加:我對此無法做具體的預測,但是洞朗對峙應該會以一種雙方都能下台階的辦法解決。我想中印雙方在這個事件中,最應該吸取的教訓不是軍事上的,而應該是對兩國關係的重新思考和定位。

我認為目前兩國的政治戰略中,存在着一些誤區。這也可能是當局者迷,所以我從旁觀者的角度,有兩點個人判斷:

首先,中國和印度把彼此視為亞洲地緣政治上的敵人,這就是一個很大的誤區。儘管中國和印度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還是鄰居,但是並不意味着彼此之間就是你死我活的競爭對手。中國的最大目標是美國,它應該把目標放在全球範圍內和美國競爭上。中國完全可以不用把印度列上自己的競爭者名單。

我知道,有很多人鼓吹印度的GDP增速世界第一了,但是這並不代表就可以馬上取代中國。簡單計算一下:今天印度的GDP差不多是3萬億美元,中國的GDP差不多是12到13萬億美元之間。如果各方面都達到理想的狀態,印度的GDP增速在未來可以達到9%,它目前是7.4%。保持7%的增長率對印度來說是很正常的,但是要從7%上升到9%,那就需要更進一步的大刀闊斧的改革。中國在未來的真實GDP增速會保持在5%左右。印度得花幾十年的時間,才能達到今天中國的13萬億的GDP水平。而那個時間,中國的GDP已經達到了更高的水準。

所以,從這個角度說,中國應該考慮自己作為世界上實力最強大的國家之一,應該如何在世界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站在全球的版圖上進行統一布局;而印度,也不要覺得中國打造“一帶一路”、增強海上綜合實力就是針對自己,這樣就是反應過度了,印度應該考慮如何提升國內的經濟和政治環境,從而打造一個更強大的經濟體。印度的問題根源在國內,而不在中國。

第二是印度和巴基斯坦有分歧,中國跟巴基斯坦走得近,就意味着要疏遠印度,這又是一個天大的誤區。

美國把握自己和印度、巴基斯坦的這個三角關係就很到位:首先美國跟印度的關係很不錯;同時,拋去種種因素,美國認為巴基斯坦也是一個不錯的盟友。也就是說美國同時跟印度、巴基斯坦分別保持了不錯的關係,這是互不影響的。那麼,中國也可以轉變觀念,同時跟巴基斯坦、印度都保持良好的關係,這樣的三角關係對於中國來說才是更好的戰略布局。

不論是旁觀者,還是當局者,都很清楚一件事:中國跟印度之間的共同利益遠大於中國的巴基斯坦,所以中國沒必要跟利益過不去。當然,巴基斯坦對於中國來說有着特殊的政治意義和戰略意義,這無可厚非。但是中巴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中印關係的絆腳石。

我想如果中印兩國能夠意識到這兩個誤區的存在,然後對自己的地緣政治戰略進行重新的挑戰和定位,中印兩國的關係會有不一樣的發展,對兩國的經濟而言,都是非常有益的。

莫迪和習近平,兩者有很多相似之處

FT中文網:那麼你覺得未來的中印關係會向什麼方向發展?

克勞德?薩馬加:我覺得中印兩國的未來發展,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兩位領導人,習近平和莫迪。可以說,印度總理莫迪和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很多方面都有共同之處。他們倆都有雄心壯志,他們願意承擔為自己的國家打造一個歷史性未來的艱巨責任。這個歷史性的未來不僅僅是指取得經濟上的成功,更重要的是國家實力和國際地位。這些是這兩位領導人的前任們沒有想到過的偉大使命。

第二,這兩位都是非常大膽的領導人,他們絕對不害怕做出任何大膽的決定,也有勇氣承擔後果。了解這一點很重要。

第三,他們都是非常強勢的領導人,有着非常鮮明的個性。強勢的領導人之間有時候是有矛盾的,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們之間會有某種默契,甚至會比其他人更好地理解對方。

第四,擺在這兩位領導人面前的難題都類似。為了能夠達成他們設定的偉大目標,他們必須快速行動。因為如果無法在接下來的五到十年里達成這些願景,他們很難有機會帶領國家走向成功,很難兌現自己許下的諾言。

所以,站在這個角度上來看,中印之間一旦爆發戰爭,是任何一個領導者都無法承受的。第一,兩個人都沒辦法承受失敗,這事關臉面;第二,局部的戰爭會對全盤的經濟發展帶來致命的影響,會直接影響他們實現各自偉大的目標,這也是兩人都無法承受的。

就像是我之前提到的:習近平主席的目標並不是要讓中國贏過印度,他希望中國能夠跟美國在國際地位上一決高下;而莫迪總理也不是要幹掉中國,他希望幫助印度在國際舞台上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中國和印度的確在一些方面存在競爭,但是他們不是死敵,他們的目標不是對方。

當然,對於印度來說,它的政治體制會讓莫迪的變革實施起來更加緩慢,莫迪要對此有充分的準備;對於中國來說,你們也要學會適應一個快速發展、甚至不斷搶你風頭的鄰居,但是千萬不要因為這個鄰居,就迷失了前進的方向。(FT中文網策劃編輯戈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FT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