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他不齒身體健康卻濫領福利:不當家人累贅 只享應有福利

一場嚴重車禍,加上心臟病發,過去一年多次大難不死,紐約法拉盛的金壽命自嘲名字取得好;但金壽命的重生,看來並未帶來什麽"後福"。

這位81歲的老翁原本靠撿瓶罐換錢維生,行動不便後更只能依賴糧食券福利、慈善團體與朋友接濟度日;如今逐漸康復,一心只盼望再掙點錢,風光地回中國老家。

"我在瀋陽時是生產大班長,管60多個人,從坦克到裝甲車我都會修。"金壽命談起在家鄉的小康生活,欲言又止,直說好漢不提當年勇,但談起小女兒女婿,卻滔滔不絕。

"女婿是洛杉磯一家醫院高層管理人員,小女兒能說三國語言,現在要在家帶孩子,我不想給年輕人添任何麻煩。"他稱小女兒在美結婚後,申請親屬綠卡讓兩老來美享天倫之樂。

儘管老伴不想來美,金壽命卻想着來美國打工,一方面能把退休金省下來給太太,另一方面又減少子女負擔,於是在2005年來美,在洛杉磯小女兒家待一年,就隻身到紐約打拚。

剛開始幾年,金壽命到各州餐館打工,每月最多可掙2600元,幾乎全寄給在中國家鄉的孫子當學費;到2011年,工作愈來愈難找,他只能到紐約撿瓶罐維生,200個瓶子可換10元,等於一天飯錢;住宿方面,他找到法拉盛公寓六樓的"家庭旅館",月租350元向朋友借來應付,而此旅館其實就是一戶公寓分租給六、七個人,且充滿煙味的300平方呎客廳擠了五個住客。

他的家當就在單人床四周:一箱即食麵、行李箱、堆滿床的衣物、床頭櫃內各式藥罐。

拿起袖子裂開的厚夾克,他稱此為去年1月死裡逃生的痕迹。當天他如往常清晨6時就去公園散步撿瓶罐,站在街口等着過馬路時,一輛送貨車駛到左道超車,整輛車幾乎衝上行人道,硬是撞上他的膝蓋,疾駛逃離現場。

他被救護車送到醫院,院方為他申請到緊急醫療保險補助(Emergency Medicaid),在醫院躺三、四個月不用負擔醫療費;但自此行動不便,得推助步器去紐約長老會皇后醫院康復中心復健,無法再久站彎腰撿瓶罐,只好請慈濟基金會協助申請糧食券。

老先生女兒定居美國,如今分隔兩地,自身狀況不佳卻不願求助相見,一切都只為了那句"不想給年輕人添麻煩。"

金壽命目前除領糧食券約180元、接受朋友資助房租,以及有慈濟救濟金,不願再接受其他福利與幫助。

"總是依賴人不行,我不偷不搶,有朋友幫點忙,每月沒有多少開銷。"金壽命說,自己尤其反對華人身體健康卻濫領福利,拿美國政府的錢卻對這社會沒有任何貢獻,感到不齒,其他社安金等不願再拿。

至於為何不想回老家或跟女兒團聚?金壽命表示,年輕人生活辛苦,家鄉老伴又得靠他的退休金度日,不願成為家人累贅,寧肯一個人在紐約吃苦。

"如果我能一點點站起來,還想掙一筆錢,頒發感謝狀給幫助我的朋友與慈濟,然後帶着錢回瀋陽老家。"望着六樓窗外樓宇林立的法拉盛,金壽命幽幽地說,"現在這個狀態回去,親友也不能接受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