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時事大家談:紅歌、金錢與審查 中國對澳大利亞的最新輸出?

澳大利亞這個南半球國家,近年來成為中國移民與留學生最青睞的國家之一。然而隨着中國浪潮而來的,還包括中國獨特的政治思維、金錢賄賂與學術審查。紐約時報最近刊載了澳大利亞學者瓦拉爾博士的文章,稱中共的影響已經進入澳大利亞校園,嚴重威脅學術自由與開放辯論。上個月初,澳大利亞媒體報道,中國商人通過政治捐獻,影響澳大利亞的主要政黨,總理特恩布爾下令對此展開獨立調查。中國的金錢政治與學術審查究竟給澳大利亞帶來多大的威脅?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要如何應對來自像中國這種威權國家帶來的挑戰

瓦拉爾博士在紐約時報的撰文上提出,很多中國留學生正在把支持北京的立場帶進澳大利亞的教室。他們在自我審查,監視,和報告同學時,不一定是因為中國政府壓力,而是認為公開反對官方觀點是不合適的。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學生吳樂寶說,在校園裡,尤其是課堂討論環節,審查是非常嚴重。有時候是大使館直接控制,而更多時候是學生的自我審查。審查長期以來製造了非常恐怖的氛圍。有一部分同學不完全同意政府意見,卻不敢說。這種恐懼在每一個人心裏,對澳洲校園的正常教學和研究工作影響極其嚴重。

很多中國學生到西方國家,希望了解當地社會文化。但也有學生將對中國政府的控制和恐懼帶進了校園。澳大利亞學者、國際政治專家邱岳首博士認為,其中有兩個原因。邱岳首說:“首先,學生們擔心被列入黑名單,給出入境帶來麻煩。再有,擔心給在中國的家人帶來麻煩。這可以體現出幾個問題:首先,在集權國家,告密文化是常態,長時間下來會給中國學生很大壓力。比如馬里蘭大學學生楊舒平發表觀點受到圍攻是被告發,告密文化從而被帶入了西方社會。其次,很多留學生對政治問題的認知有問題,比如黨國不分,擁有狹隘的愛國觀。其實我們要允許質疑和批評政府的思維,缺少這種認知便會導致自我審查。”

曾經在澳大利亞參加過民主運動,對中國政府提出抗議的吳樂寶說,自己也有被跟蹤、威脅、舉報的經歷。吳樂寶說:“我本人和一個記者同學去觀察了活動。我在當場被認出,有人便跟蹤我們,還向當地政府舉報我們,校園裡也可能被跟蹤過幾次。我在國內的家人也有被騷擾,當地安全保衛部門找到過他們。其他同學也有過類似經驗,國內家人被嚴重威脅。一般人對政府恐懼根深蒂固,尤其是我們這些站出來抗議的人的家人。在我入獄之前,我的家人被嚴重威脅,他們發現威脅家人比威脅我有效。”

上個月澳大利亞ABC國家頻道,點名多位在澳大利亞的中國商人利用政治捐款購買在當地的影響力,危害澳大利亞的國家利益,並首次點名中國駐澳使領館是背後的操縱者,澳大利亞總理下令進行調查,但是,邱岳首和吳樂寶都認為,當下的措施遠遠不夠。

吳樂寶說:“中國政府對澳洲政治的影響也是極其嚴重的。比如,這些新聞報道和調查事件中,有高級官員和中國政府勾結很深,對兩黨都進行嚴重滲透。我相信揭露出來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至於華人圈,人們觀點分歧很嚴重,但是有極少的人站出來說話。能夠反對政府行為並且站出來說話的人少之又少。我認為西方應該重新審視它的多元文化政策,因為會有像澳洲華人一樣的強勢少數主義借反歧視規則,欺壓持有不同政見者。這個問題沒有受到外國政府和媒體的重視。”

去年在澳大利亞墨爾本和悉尼曾經討論過要舉行歌頌毛澤東的紅歌會,引起了廣泛討論,後來在壓力聲中被取消。邱岳首表示,紅歌宣揚與西方價值觀是格格不入的。

邱岳首說:“中國政府一方面是對政客個人的滲透,另一方面是文化滲透。紅歌這種宣揚暴力和殺戮用芭蕾舞表現,跟西方的價值觀格格不入。到現今,政府對於歷史上對地主的血腥鎮壓,沒收資本家資產等,不僅沒有對受害者道歉,還繼續灌輸這些東西,當然會受到抵制。八一時解放軍歌舞團依舊展現類似片段,暴露了要跟西方政治敵對到底的鐵心。政府為了肯定自己權力的來源,不能否定對暴力奪取政權的堅持和迷戀。所以我認為文化滲透也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悉尼大學開學第一天,男廁所牆上噴有“殺死華人”和納粹圖形。很多華人學生為此感到擔憂,幾個星期前在墨爾本和悉尼的其他大學也出現了“此處禁止中國人進入,如果違章將面臨起訴以及驅逐出境的可能”的海報。澳大利亞對中國威脅的擔憂,和這些極端行為是否有關聯?

吳樂寶表示,澳洲政府正在調查這些事件,卻沒有結論。但是這應該和華人在澳洲的所作所為有直接關係。首先在悉尼的八個高校中,學生抱團學習,不怎麼和外界接觸。而且他們長期看國內媒體,將中國的畸形政治生態套在澳洲身上,肯定給澳洲當地社區造成嚴重衝擊。這些反對華人的活動很惡劣,卻也有華人在澳洲的不文明行為因素在其中。

澳大利亞勞伊研究所最近公布一項民調結果,顯示澳大利亞人對中國的看法矛盾重重。46%的受訪澳大利亞民眾認為,在未來20年內,中國“很有可能”成為澳洲的軍事威脅,這一結果比2015年上升7%。然而,對於中國目前更像經濟夥伴還是軍事威脅,79%的受訪者認為是“經濟夥伴”。只有百分之13的人認為是軍事威脅。如何解讀民調中,澳大利亞人這種又想和中國做生意,又害怕中國威脅的心態?中國威脅論是否會在經濟利益壓頂之下慢慢消失?

邱岳首認為除非中國民主化,對中國威脅的擔憂不會停止。

邱岳首:“澳洲人通過與中國的貿易賺了很多錢,但是另一方面他們的矛盾,來自於一個不按常規出牌的集權國家。澳洲鈾礦即便很賺錢,卻一直不敢賣給中國,因為鈾礦可以用於核電站和核武器。所以有時候安全會高於利益。這種威脅論不會一下消失,除非中國實現民主化,有大的變革,否則這種現象會持續很長時間。”

吳樂寶也同意這種威脅不會改變。吳樂寶說:“罵資本主義是工作,去資本主義國家是生活”在澳洲很普遍。很多留學生罵政府,卻希望能夠拿到澳洲身份或者長期居留。我們可以體會到澳洲的自由和環境。而中國對澳洲的威脅不會變。集權國家入侵外國的野心是不會停止的。中國軍事滲透很有可能,即使只是經濟滲透,也會給自由體制帶來很大衝擊。中國在澳洲經濟影響很大,澳洲對中國依靠很厲害,無法脫身。可是如果不早做準備,到時候如果中國政治垮台,對經濟影響不知道會有多大。所以澳洲政黨應該減少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獨立健康發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