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袁耕:退黨宣言書 繼續作共產黨員已成為個人莫大恥辱

我當初加入中國共產黨是為了對黨的事業負責,而唔係為了濫竽充數,更唔係為了喺假公濟私的靈魂墮落中充當奴隸,甚至淪為一黨專制之下的幫凶走狗,鷹犬爪牙。如今深知中共罪惡罄竹難書,貪官污吏橫行霸道,老虎蒼蠅鋪天蓋地,官民矛盾勢如水火。故而幡然醒悟,勢必以人性戰勝黨性、奴性、匪性。況且我退黨亦積極響應十八屆四中全會再次高調提出的依法治國的號召,繼而遠離「以黨治國」的醜惡現實。

經過十六年來的觀察與思考以及四年多以來對上訪問題的調查與研究,我已經徹底認識到河南省方城縣券橋鄉黨委和營坊村黨支部的邪惡、腐朽、墮落、無恥、專橫、愚昧、自私與貪婪,故而對中共心灰意冷、徹底絕望。我喺此鄭重宣布:堅決退出券橋鄉營坊村黨支部,進而與中國共產黨反動團伙徹底決裂。

中國共產黨向來打着最美麗的旗號,幹着最卑鄙的事情,好話講盡,壞事做絕。通過長期以來對中國共產黨的調查研究,經過不斷深刻反省,我已經充分認識到自己決不信仰共產主義馬列邪教。

當初入黨純屬年輕無知,被邪黨矇騙而已。黨員幹部忠於黨的根本要求是忠於人民群眾,進而做到公正無私,而唔係欺壓群眾,侵害公民憲法權利,甚至肆無忌憚地踐踏基本人權。當幹部應當是人民公僕,為了給群眾辦事,而唔係當騎喺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貪官污吏。可是券橋鄉營坊村的很多黨員幹部不但是法盲,還是紀盲,甚至是文盲,有紀可依而又有紀不依,執紀不嚴,違紀不究,反而對違法亂紀行為包庇縱容,對我嚴格遵紀守法進行打擊報復,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很多黨員幹部視違法亂紀為家常便飯,一向置黨紀國法於不顧,既不嚴格按照黨章辦事,也不遵守《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更不履行《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如此麻木不仁,口是心非,顛倒黑白,歪風橫行,正義不彰,真可謂“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

券橋鄉黨委政府和營坊村黨支部與村委會中狼心狗行之輩紛紛擋道,假公濟私之流滾滾入黨,厚顏無恥之徒飛揚跋扈,昏聵貪詐之人禍害群眾,我作為一名共產黨員而深陷污泥之中,實喺感到恥辱,況且古人亦知“荊棘叢中非鸞鳳棲息之地。”我作為一位研究社會科學和法律問題的學者,一向追求高尚的道德理想,關注國家社會的命運,而身為共產黨員卻深受黨化思想之毒害,黨化體制之奴役,若不能保持獨立人格,自由思想和公正立場,豈不枉為人乎?因此早已對一黨專制反自由反民主的邪惡本質深惡痛絕,對中共自創黨以來,特別是對中共建政之後犯下的滔天罪行痛心疾首,對中共犯罪集團喪心病狂的貪污腐敗和愚蠢顢頇厭惡至極。

我當初加入中國共產黨是為了對黨的事業負責,而唔係為了濫竽充數,更唔係為了喺假公濟私的靈魂墮落中充當奴隸,甚至淪為一黨專制之下的幫凶走狗,鷹犬爪牙。如今深知中共罪惡罄竹難書,貪官污吏橫行霸道,老虎蒼蠅鋪天蓋地,官民矛盾勢如水火。故而幡然醒悟,勢必以人性戰勝黨性、奴性、匪性。況且我退黨亦積極響應十八屆四中全會再次高調提出的依法治國的號召,繼而遠離“以黨治國”的醜惡現實。共產黨員從事法律工作不能保持人格獨立,根本無法踐行正義,甚至與正義背道而馳。

鑒於我對馬列主義以及執政黨犯下罪行的認識和對當下現狀的不負責任,以及對中國政治命運的執迷不悟,與黨的領導存喺重大分歧矛盾,繼續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已經成為個人莫大的恥辱,無異於充當共產暴政專制統治的幫凶走狗,鷹犬爪牙,必將受到良心的極大譴責。據我觀察,中共黨員要麼是人格出了問題,要麼是腦子出了問題,即自私、愚蠢的狡黠,事實上人格與腦子都出了問題。

為了保持作為公民的基本良知和獨立思考,為了保持人格的高貴與清白,為了不再與邪惡的犯罪集團、反動勢力同流合污,我經過嚴肅反省與深思熟慮,鄭重宣布即日起退出中國共產黨黨組織,不再享受黨員的任何奴先至權利,也不再承擔作為共產黨員的任何邪惡義務。

於二〇一五年七月一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公民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