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福利濫用 造假食物鏈 上下交相賊

五年前通過美國駐中國領事館面試,順利拿到依親綠卡的小李夫婦,在符合持有綠卡滿五年的第三天,就到芝加哥一家協助華人申請社會福利的非營利機構,遞交低收入戶糧食券補助文件。

小李月入700元補助拿634元

“我堂哥介紹我來的。”36歲的小李說。

在中餐館擔任二廚的小李,拿着由餐館僱主簽名的一份“收入證明”表格中寫着,他每個月收入只有700元,這點收入必須養活太太及分別為10歲、11歲的一雙兒女,根據現行領取糧食券的月入上限規定,四口之家每月收入在2633元以下,就可申請糧食券補助。

“這種收入,你說可能不通過嗎?”負責協助民眾申請的林小姐(化名)無奈地說,“700元一個月,光在華埠附近要租到單人房間都很吃力,這一家四口卻可靠着這份唯一收入安居樂業。”

但700元供一家四口過日子,可能嗎?活得下去嗎?林小姐不得不感嘆說,“也太會過日子了。”

根據小李提供的文件,填完SNAP(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istance Program)申請表格,再附上小李與餐館老闆共同簽名的每月收入證明單,林小姐花了不到一小時就完成申請流程,並送交伊利諾州社會福利廳。

根據林小姐按政府官方網站程式估算,小李在獲得審核許可後,每個月可拿到634元的糧食券補助,一年到期後,再重新填寫一份,送交州府,就可繼續領到從聯邦農業部發出的糧食補助金。

“一年7608元,足夠一家子吃飽喝足了。”林小姐說。小李原本一個月收入“號稱”700元,領到的政府補助竟達到其收入的九成。

當然有需要的話,政府的福利的確讓一些家境窮困的“真正”低收入族,可以不愁沒錢吃飯。但詢問一年約送出700份糧食券申請、通過率幾乎100%的林小姐,“究竟有多少是連吃飯錢都沒有的真窮人?”林小姐苦笑回答,“我只負責根據申請人提出的文件,協助填表送件,完全沒有審核權。”

老張開餐廳拿白卡稱收入低

在華埠附近開了一家餐館的老張,今年40歲,育有一個孩子的他,向非營利機構負責社會福利部門提出“白卡”(Medicaid)申請,他拿着由餐館另一位華裔合夥人簽名的“收入證明”,上面寫着,老張太太無收入,兩人孩子九歲,每月收入1000元。

“這真的有些離譜了,誰都知道連外賣餐館東主每個月基本進帳都有5000到6000元,否則誰干啊?”聽到這位張老闆每個月竟只賺1000元,卻經營了同一家餐館快六年時,在芝加哥市南區開外賣餐廳的馬振偉簡直不敢相信。

協助老張填表送件的資深工作人員Alice(化名)說,很多在餐館、按摩店、美甲店的員工、老闆來申請醫療白卡、糧食券,幾乎每個人都像老張一樣,“無法拿出每月的正式薪資單,也沒有薪資自動入帳的銀行證明。”

根據政府規定,這些收入均為現金者,僅需提供過去一年的報稅紀錄,再加上一份由僱主簽名的最近一、兩個月“收入證明”,就可作收入證據。

這樣近乎不設防的審核程序,有意鑽漏洞者何樂而不為?誠實納稅人交給政府的稅金,就可能因為有心人的濫用,以這種完全不符公平正義的方式,白白被浪費與糟蹋了。

別人有白卡我也要有

生意不錯的老張,聽到他的餐廳合夥人提到可去辦白卡,覺得自己情況也跟那位合夥人差不多,“為什麼他可以,我不可以”,所以就趕緊到免費申請的機構要求協助送件。

“大概十個送交白卡申請者,只有兩個會被打回票”,Alice說,老張的“低”收入,果然讓他順利通過“查核”,收到白卡通過通知的第一時間,老張開心地對Alice說,“以後你到我餐館來,我免費請你吃飯。”

資深社會福利申請工作者陳先生(化名)說,這種怪現象他早就見怪不怪了,尤其糧食券的申請,是一件非常弔詭的事。

“每年非營利機構都會收到來自伊州政府的辦理糧食券補助經費。”陳先生說,“這些錢說多不多,說少不少,足夠支付負責申請員工一大部分薪資”。

派糧食券寧發錯不錯過

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陳先生說,“政府對於糧食券,基本上是一種‘寧可送錯十個,也勿送少一個’的態度”,州府雖未明確告知這些領有補助經費的社工們有什麼“配額”,但大家都有默契,那就是每個月未做到“18份”申請,來年的補助經費,會有“一定的影響”。

“政府要配額,我們就努力去做。”陳先生說,因此常常民眾來申請醫療白卡時,工作人員都會主動詢問“要不要一起申請糧食券?”大部分申請人都“來者不拒”,但還是有一些民眾顧慮“拿糧食券恐被親友知道”而婉拒。

由於在收入證明方面,協助填表的工作人員沒有審核權力,而政府也全憑“上繳文件”判斷是否低收入,因此陳先生說,“要防範這些社會福利濫用很難。”

是不是州府也有來自聯邦給予每個月須送出幾份糧食券的壓力?“很難說,或許州府在聯邦的角色,就跟基層社工與州府的關係一樣,看‘錢’辦事”。

上面(政府)給資源,中間(審核社工)應卯交差,底層(申請人)想方設法吃福利,這簡直就是共同串通造假,上下交相賊的共生食物鏈。

相較於糧食券領取遭濫用嚴重程度,陳先生顯然同情一些為“申請白卡”而可能“偽造”收入的民眾,“餐館當服務生收入雖然不少,但是每個月縱使實領2000元現金,要買健康保險,也滿吃力的。”

比起糧食券濫領,已在非營利機構服務14年的陳先生說,雖說使用造假收入支領各種社會福利都不對,但他基本上比較同情以低收入申報白卡的“窮人”,“尤其這兩年,儘管有歐記健保,但保費年年飆漲,想要購買健保,幾乎都超過一般人負擔範圍。”

陳先生說,或許先徹底改革現行的健保收費標準,才有可能讓民眾“自動遵守法紀”,脫離製造“假貧戶”的惡性循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