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為咩封殺「VPN」對中共自身係巨大災難?

在經濟運行極大依賴互聯網的今天,中共封殺「VPN」,增加了外企的運營成本,而同時因為這種有形與無形的壓力,令中國的商務投資環境進一步惡化,必然會使國際資本加快逃離中國。當中共的威權主義對國際資本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面對民心盡失、罪行累累的中共,西方的「政治家」們還會客氣么?

 

中共為禁止國民瀏覽境外資訊,建立長城防火牆,大陸不少網民只能通過VPN(虛擬私人網絡)“翻牆”來繞開中共的網絡審查。中共官媒2月的報導講,中國大陸的VPN用戶可能已多達9,000萬。

今年以來,VPN成為中共當局的打壓對象。中共監管機構今年1月宣布打擊利用VPN“翻牆”,在當月22日中共工信部曾發佈通知稱,禁止用戶在未經電信主管部門的批准下自行建立或租用專線(含虛擬專用網絡VPN);並宣稱,對翻牆工具的“清理”活動將持續到2018年3月31日。

7月17日,中國大陸有大量互聯網用戶反映,VPN服務為主的多種翻牆服務無法使用。21日,網民再次發現,大批虛擬網絡VPN被封,眾多VPN APP集體“陣亡”,目前能得到的回復係:“因政策原因,本服務暫停在中國大陸區使用。”

在上周,北京華爾道夫酒店向顧客寫信講,“由於法律問題”,酒店不再提供VPN服務。

中共的政權統治係建立在恐怖和謊言的基礎上,它好驚言論、信息自由,好驚人們獲得任何問題的真相,因為人們知道真相後,反對它的人就會越來越多。翻牆網民達到9,000萬,它當然會極力打壓。

可為咩講封殺“VPN”對中共自身來講也意味着極大的災難?這要從30多年來中共在世界經濟中扮演的角色講起。

吳國光先生的新書《反民主的全球化——資本主義全球勝利後的政治經濟學》,對這一問題有詳盡的論述。

30多年前,蘇聯解體,東歐變革,共產主義運動在全球宣告失敗,為何中共政權卻存在至今?因為它在特殊的時期扮演了特殊的角色。

國際共產聯盟瓦解的時候,西方的民主制度、選舉制度、福利體系的發展已經相當成熟,產業資本面臨著相當高的勞動力成本和環境成本,而中共的權威主義提供了一個比西方民主制更有利於資本追逐超額利潤所需要的環境。中共與國際資本一拍即合,中共叫“改革開放”,西方學者稱之為“經濟全球化”。

吳國光先生講:“這個政府想做咩就可以能做咩,它可以壓低環境成本,比如你在美國投資一個公司,環境成本會很高。而在中國,雖然會不斷有群體行動、抗議,但政府可以干預,而且不允許你抗議。資本在嗰度發展的成本更低,更有利。”他稱中國這樣的有效權威主義國家,係全球資本主義的最佳政治合作者。

吳國光表示,現在的資本主義全球化就係在這樣的框架下運作的:資本向著權威主義有效管治的地方流動。有效管治的權威國家可以依靠強力把成本壓低,幫助資本在權威主義國家有效取得超額利潤,於是就出現了全球資本依賴有效管制的權威主義的現象。

他講:“這就係為咩中國這樣的國家在過去出現經濟繁榮,因為資本在嗰度發現了獲得利潤的樂園,勞動力成本更不用講了。”

中共需要國際資本,為它的統治輸血;國際資本也需要中共,為他們獲取超額利潤。這或許係很多西方“政治家”對中共迫害人權、迫害信仰默不作聲的原因。

時至今日,在中共威權的作用下,中國廉價的勞動力成本、低廉的環境成本還在,可由於中共貪婪的本性和“放水式”的虛假繁榮,資本面臨著極高的稅務成本和土地成本,再加上美國等國家對“全球化”問題的反思,國際資本與中共“合作”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

據這兩年的新聞報道,松下、諾基亞、東芝、富士康、三星、蘋果、飛利浦等一系列跨國企業先後宣布部分或全部撤離中國,“資金外流”似乎成為不可阻擋的趨勢。

在經濟運行極大依賴互聯網的今天,中共封殺“VPN”,增加了外企的運營成本,而同時因為這種有形與無形的壓力,令中國的商務投資環境進一步惡化,必然會使國際資本加快逃離中國。當中共的威權主義對國際資本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面對民心盡失、罪行累累的中共,西方的“政治家”們還會客氣么?

需要講明的係,對於中國的現政權而言,他們能否拋棄中共的邪惡文化,海內外的中國人、關心中國的有識之士,都在觀察,有一部分人還抱有很大的希望;真正代表中共邪惡基因,好驚真相傳播,禍亂中國並犯有歷史罪行的,係江澤民一夥。

中國真正的出路唔係耗盡自然資源、破環自然環境、壓榨中國人的勞動成果,在世界扮演“服務生”、“勞動力”,而成就極個別的紅色資本與權貴資本;而在於徹底拋棄中共體制,拋棄中共黨文化,重現中國人的深刻內涵與聰明才智,就像過去的五千年一樣,做世界經濟、文化、藝術、科技創新的主導者與引領者。

對中國這個國家來講,係這樣;對每個中國人來講,又何嘗唔係這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