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俞曉薇:欲肅「薄王流毒」須清毒中之毒

近日,〝清除薄熙來流毒〞成了大陸政治熱門片語。重慶新任市委書記、重慶市長都已表態,要〝肅清‘薄、王’思想遺毒〞。而7月22日至29日,8天之內,遼寧大連官場9次表態,〝徹底肅清薄熙來流毒和王珉等人惡劣影響〞。兩個〝薄、王〞組合,涉及三人,其流毒究竟何在?

紅二代副國級官員,曾經風光不可一世,在大連、遼寧、重慶,都可呼風喚雨。2013年,薄熙來落馬,被控貪污、受賄、濫用職權。薄當年曾直接插手重慶市公安局長的任免,與王立軍密切勾結,被評犯了〝團團伙伙,山頭主義〞的大忌。〝唱紅打黑〞的他,也被指實為重慶最大的黑社會〝老大〞。巧取豪奪,荒淫無度,貪污腐敗,搞〝二次文革〞,野心蠢蠢欲動。而在這些罪名之上,最毒便是積極迫害法輪功。而王立軍和王珉,也都參與了迫害,犯下滔天罪惡,被〝追查國際〞發出通告追查。三人之〝毒〞,在此交集。

薄熙來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元兇。2016年1月19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發佈了《迫害法輪功主要元兇薄熙來罪狀公告》,曆數其迫害罪行。

遼寧罪惡

遼寧省一直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大連和瀋陽是最早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地方。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已經被證實迫害致死的遼寧省法輪功學員多達483人,還有多名學員被迫害致殘。從2013年到2015年,遼寧省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判刑連續3年居全國首位。

鎮壓法輪功之初,江澤民曾明確對薄熙來表示,〝對待法輪功要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此後,薄熙來便不擇手段、積極配合江氏鎮壓法輪功。

1999年7月20日之後,大批法輪功學員上訪,薄熙來親自趕到大連市政府北門,現場指揮公安幹警驅趕、抓捕上訪的一千多名學員。1999年秋,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薄熙來下令在所有的火車站、汽車站出入口處的地面、貼上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大幅照片,所有上下車的人都必須踩在照片的頭上才能通過,凡是不願踩的,就被當成法輪功學員就地抓捕。這期間,薄熙來還調動遼寧省駐軍,命令他們換警服抓捕法輪功學員。

2000年初,江澤民要在東三省樹立一個迫害法輪功的樣板。遼寧的薄熙來被選中,獲得專款。江又命〝610〞頭目劉京配合,在遼寧建起了造價一千多萬元的〝馬三家思想教育轉化基地(勞教所)〞。

2000年底,在馬三家勞教所,發生了18位女法輪功學員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任由男犯人強姦的驚天罪惡。在這裡,警察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酷刑有近百種之多。而此〝人間地獄〞的惡行,竟得到了薄熙來和江氏迫害集團的大力嘉獎,所長蘇境被獎勵五萬元、副所長邵力被獎三萬元。大陸所有的勞教所都被命令效法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從1999年10月至2004年4月,據不完全統計,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總人數至少達4千人以上。

薄熙來在遼寧,親自部署簽發紅頭文件要求各區、縣公安機關抓捕法輪功學員,同時下令遼寧省所有勞教所、監獄、洗腦班,集中全部力量洗腦轉化法輪功學員。薄熙來指揮親信王立軍,部署大面積酷刑轉化法輪功學員,並指示:〝對法輪功給我往死里狠狠地整!〞

重慶罪惡

2007年,薄熙來到重慶後,在山城重演鎮壓法輪功的瘋狂。他動用大量資金和人力,嚴防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他耗資170億元在重慶安裝了五十萬個監控攝像頭,建成世界上最龐大的監控系統。2010年,在重慶又建〝高精尖〞裝備的巡警平台一百五十多個,高薪招聘巡警4千名,晝夜循環。高空攝像頭、巡警、便衣、保安、城管、〝紅袖標〞遍布大街小巷,全城密閉,一派肅殺。

為了取悅江澤民,薄熙來向江保證,把中央〝六一零〞制定的2010年至2012年〝對法輪功洗腦轉化攻堅、鞏固整體仗三年計畫〞縮短為兩年。保證兩年內,對重慶地區法輪功學員進行全面搜捕、完成強制洗腦轉化。

2009年,薄熙來調王立軍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迫害法輪功步步升級。重慶市和各區縣先後建立了16個洗腦班,每個洗腦班都投資上百萬元。他們把洗腦轉化指標攤派到各機關單位、居委會及各派出所,把獎金和轉化數量掛鈎,完不成轉化任務,全體職工年終獎金取消。對兩個月之內不放棄信仰的學員則非法判刑勞教。

據統計,薄熙來掌管重慶後,有近20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迫害致死。

活摘之罪

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實施〝肉體上消滅〞的政策,而活體摘取器官,則是江氏授意、國家驅動的殘忍〝消滅〞手段之一。據〝追查國際〞調查,全國勞教所、監獄、集中營,與軍隊、政界、司法界、醫學界、貿易界、黑社會聯手,形成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殺人網。活摘的器官用於移植和標價出售,遺體直接販賣,或再加工塑化後出售,出口,展覽。薄熙來和谷開來是這個殺人產業的涉嫌主犯。

1999年8月之後,薄熙來先後批准了兩家屍體加工廠:〝馮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和隋鴻錦的〝大連醫科大學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這兩個屍體加工廠附近,有遼寧省第三監獄、大連南關嶺監獄、大連教養院、姚家看守所等,那裡幾乎全部關押着法輪功學員。遼寧成為全球最大的活摘器官塑化人體產業基地和最大的人體標本輸出基地。出自這裡的人體塑化標本在全世界出售、巡展,獲得高額利潤,其中哈根斯廠盈利超過十億美元。哈根斯說過,〝是靠薄熙來的支持、政策優惠、充足的屍體來源。〞2003年,中國大陸出現了十多家屍體加工廠,薄熙來是始作俑者。

〝追查國際〞調查發現,中共涉嫌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大量的人體實驗。其中一個代表人物便是王立軍。2003年5月,王立軍調任遼寧錦州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此時薄熙來任職遼寧省委副書記、省長。王立軍上任不久便創立了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只有初中學歷、全無醫學背景的王立軍,成了該研究中心主任,變身為教授、研究員和法醫專家。

2006年9月17日,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舉行〝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頒獎儀式,秘書長任晉陽在講話中說:〝王立軍教授和研究中心還針對藥物注射後器官不易受體移植的難題進行了基礎研究和臨床實驗,研發出全新配方保護液。〞

王立軍在領獎時發言透露,他們的研究中心就是為器官移植提供供體。他說:〝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我們的現場,技術解剖的現場,器官受體移植的現場。〞

2009年12月12日,〝追查國際〞公布了遼寧省錦州市的一名活摘現場持槍警衛目擊一起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部分證詞:2002年4月9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證人持槍警衛,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其中一名軍官證號碼0106069)將一名30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未經施打麻藥,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肝、腎器官。在此之前,女教師遭受了一個月的嚴刑拷打、侮辱和強暴。

迫害法輪功乃最大毒害

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犯下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長達18年、仍在繼續的迫害,製造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恐怖和最大的人權災難,從法治、經濟、道德、信仰、文化等方面把中國拖入深淵。據明慧網調查,有名有姓、通過民間渠道經過確認的,已知有4,114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而因活摘遇難的人數暫時難以統計。所有各級涉案人員都手沾鮮血,必須為迫害罪行承擔責任,也將面臨全面的清算和審判。

自〝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當局反腐〝打虎〞,清理了大批江派貪官,其中絕大多數都是迫害法輪功的兇手。薄熙來、王立軍、王珉都在此名單上,應驗了〝現世現報〞的天理報應。這三人在遼寧、重慶和吉林等地都培植了各自勢力,關係網錯綜複雜,相信涉及迫害法輪功者不在少數。所謂〝肅清薄、王流毒不力〞,其中應有抵制反腐、恐懼被清算的因素。

2014年10月,大紀元發表特稿〝依法治國繞不過法輪功受迫害問題〞,指出法輪功問題乃是中國時局的關鍵點,不解決法輪功受迫害問題,中國就無立國之本。法輪功受迫害案,包含了太多的真相,中國和世界都應該充分了解。

今天,在法輪功學員和正義之士的努力下,越來越多的真相得以呈現。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一批又一批惡人被押上人間的審判台,認罪伏法。在此形勢下,停止迫害法輪功,懲處迫害兇犯,徹底解決法輪功問題,方為健全法制、推動中國走上正軌的根本策略。惟此,才能真正肅清江派遺毒,為百姓謀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