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花兒街參考:去你大爺的人傻錢多

1

“大家得行動起來,保住善心匯”,群里有人*了彭菲,她迅速退出了群聊。這年頭的臨陣脫逃,唔係腳底抹油,而係指尖一滑。

晚上,她看電視,發現這幫人還真嘅做了點兒咩。依然係聚眾抗議,就像6月在湖南的那次,狂風暴雨里,他們安排老弱病殘站在隊伍的最前面。

不過這次,眾係在北京聚的。很快,警察蜀黍就來了。

“入戲太深,真尼瑪要錢唔好命啊”,彭菲迅速換了個頻道,她已經不想跟這幫人扯上任何關係,儘管一個月前,他們還有着共同的使命、共同的願景、共同的大師,以及共同的生財之道。

彭菲退的嗰個群,叫善心匯。係一個招募了500萬成員的組織,一個傳講中為了扶貧、大愛(橫掂比母愛還偉大)而存在的傳銷組織。

善心匯的資金模式大致係這樣的,通過上線介紹,交300塊錢買一顆善種子,你就可以入場玩了。

玩法特別正能量,你一邊扶貧,一邊就能嘩啦啦地賺錢。比如當你向喪失行為能力或有殘疾證明人群的特困社區捐款,收益率係50%。向不那麼困難的貧窮社區投資3000元,半個月也能收益900元。

這還都係靜態收益,都唔係核心業務。如果你推薦朋友加入善心匯,就可以拿到推薦獎勵。第一代拿6%的推薦獎,第三代拿4%的推薦獎,橫掂就係激勵你找更多朋友一起來獻愛心啊。

當你找了十個人一起來獻愛心,你就被列為善心匯的“功德主”了,向公司交5萬元後,購買“善種子”和“善心幣”可以打七折。

總之,只要大家叫朋友來,就沒有人虧錢。

舊年夏天,彭菲入了這個會。從加入的第一天,她就知道這係個傳銷組織。

不過那時,善心匯的攤子剛剛鋪開,彭菲看了他們的宣傳資料,感覺他們要搞一件大事,自己能跟着分一杯羹。

她抱着試試看的心態,先買了一個療程的——投了3000塊錢,半個月後,收到了1600塊收益。

彭菲又投了3萬塊錢,兩個多月後,有了2萬多塊的收入。她把本金撤了出來,用那2萬多塊的獲利在平台里繼續利滾利、錢生錢。

彭菲把這件事講給她媽聽,她媽講她太冒失了,但彭菲覺得自己係保守了,善心匯里有一個叫老李的哥們兒,跟她加入時間差不多。

老李之前做過傳銷,一眼就看明白了核心套路。

老李也投了3萬塊錢,然後開始特別努力地發展下線。彭菲還運作着她那2萬多塊錢受益時,老李銀行卡上的餘額變成了1200萬。

2017年過年後,善心匯的成員以每日5萬人的增速在蔓延。在湖南那場聚眾抗議前,這個平台的募資額已經超過了百億元。

“我感覺70%的參與者都知道自己在幹嘛,都在賭平台可以拉到更多的好朋友入伙,都在賭自己唔係最後的接盤俠,包括今天許多跟媒體講自己係受害者的人”,彭菲講。

我問她,如果有下一個這樣的組織出現,你還參加嗎?

彭菲講,“需要我叫上你一起嗎”?

2

沒有一絲絲間隔,在IGOFX崩盤後,王麗娜的第二次創業就全面鋪開了。

一周前,她還係IGO三美女之一。一周後她已經開始全力投入“環球捕手”美食軟件的項目推廣。

IGO三美女中,除了跑路的張雪嬌,另一位美女涼涼也在跟她一起推廣環球捕手。

IGO三美女,從左至右依次為王麗娜、張雪嬌、涼涼

如果你還不知道啥係IGO三美女,表慌,唔好到希臘神話中去尋找,因為找也搵唔到。

IGOFX係這樣介紹自己的:IGOFX外匯平台可以讓貧民重現曙光,搖身變成富翁或富婆;可以讓曾經的成功者獲得更大更持久的成功;可以讓四零、五零、六零人員大器晚成,七零、八零、九零人員實現人生目標,贏得財富夢想。

總之,係大V幫你炒外匯賺錢的,聽起來係咪比獻愛心靠譜啲?

那麼,你從這個高大上的外匯平台上,係腫么賺錢的?

收入依然分為兩部分,一個係每月靜態利潤為10%—40%;另一個係動態四代利潤分配,也就係從你發展的下線的利潤中抽成。IGOFX投資者可分成5個級別,從普通的交易員到高級外匯經紀人,投資額和直推人數越多,代系越多,傭金越多。

係咪熟悉的味道,有沒有想起善心匯里的“功德主”?

不過這年頭,套路太熟悉,不拿出一點兒真誠係圈不到人的。

於是IGOFX在今年3月搞出過一次大面積爆倉,然後平台出面講“大家唔好慌昂,我們全額賠付”。

在這次英雄主義的全額賠付後,大把人加倉進入IGOFX。

加倉進入也不表示相信了這係個客觀公正的平台,而係相信了遊戲係要玩大一點的。

因為在平台上做交易的,有許多係炒過外匯的,也信了這樣的賺錢邏輯。因為稍微查一查,就知道自己打過去炒外匯的錢,根本沒進入外匯交易,而係進入了跑路的張雪嬌美女控制的皮包公司。

但他們不想查,大家想將信將疑地一起玩這個遊戲,擁抱這個財富自由的夢想。

直到今年6月,平台上又一次出現大面積爆倉,平台講,我不賠付了昂。有人推算出,40萬投資者的總損失為50億美金。

不過,當平台上嗰啲揣着明白裝糊塗、或者一心求個難得糊塗的投資人還在對媒體投訴時,IGO美女們已經又出發了。

她們推廣的“環球捕手”分享推廣、獲利模式,與IGO的推廣都係同一個套路。多個曾經的IGOFX高級代理群直接換了群名,叫“環球捕手招商共勉群”。

3

我在後台收到過一個要來發廣告的要求,講的係一個“開發西部、建設一批與外資競爭的新時代商人”的項目,還一個勁兒勸講我去雲南曲靖考察。

我跟黨九講,“他們當我傻么,要係到了雲南,他們控制了我,逼我發展下線點算。要係我給你打電話,你死活不肯給我打錢點算”。

黨九講,你歇菜吧,人家傳銷早就進化了。現在都係帶你去遠方考察,闊綽溫柔地跟賀涵似的。把你哄得挺高興了,再帶你在各個以家為單位的傳銷份子中走訪,把你的慾望都點燃了,你就成為他們中的一分子了。

黨九的一個朋友,就係咁上套的。加入了一個咩電商平台的項目,發展了自己的全部親友為下線。她非常知道自己去做咩,但她已經懶得再去做其他行業了。每個月收收錢,感覺挺好。

畢竟,躺着賺錢,賣的還係別人。

黨九苦口婆心地勸過這位朋友,“你想過有一天崩盤的時候點算嗎”?

“當然係裝受害者了,不然勸了那麼多人進來,點算”。

幾年前,河北有一個龐氏性質的理財項目崩盤了,我一個朋友的媽媽買了,出事之後,她跟着許多老頭老太太一起,去當地政府門口討個講法。但那位朋友跟我講,她媽一直明白這個理財的局係怎麼回事兒,老太太唔係信了騙局,而係信了自己不會係最後接盤的人。

遊戲玩了咁多年,哪有那麼多人傻錢多呢。只不過係都想讓別人傻,然後讓自家的錢多。

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係無辜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微信公眾號:花兒街參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