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戴河前習五大殺招定局十九大 改變中共性質?

圖說:習近平在中共建軍90周年大會上發表講話。

自7月15日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去職起,習近平黨內和軍中連續推出重大舉措,黨內樹立個人絕對權威,軍中牢牢把控軍權,包括17日央視連續播出十集大型政論專題片《將改革進行到底》,26日京西賓館高級幹部研討班,29日無任何元老的朱日和沙場閱兵,8月1日的八一講話。外界分析認為,習近平通過進一步加強個人權力,確保十九大按自己意圖部署。學者程曉農研究認為,習近平的個人集權和當年鄧、江、胡時代實施懷柔政策的目的其實差不多,都是從延續政權壽命出發的。無論是個人集權還是集體領導都未改中共極權本性。

建軍90周年習近平樹立軍中的權威

8月1日上午,中共建軍90周年慶祝大會上午10時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多次強調「黨指揮槍」,並表示絕不允許中國領土分裂。

習近平講話全文提到毛澤東和鄧小平分別是2次,而對江澤民和胡錦絕口不提,再次表明習近平與毛鄧並肩而超越江胡,樹立個人權威意味明顯。

29日在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閱兵,習近平在閱兵儀式上致詞時提到,"人民軍隊高舉黨的旗幟"、"黨指向那裡,就打到那裡",云云。而且閱兵式官兵的口號,也由過去的“首長好”變為“主席好”。

《紐約時報》報導說,習近平的本次閱兵就是樹立其在軍中的權威,“表明軍隊牢靠地掌握在習近平的手裡,任何人都不要有挑戰他的妄想”,他將在“十九大”任命一個在他手下工作的“新班子”。

北京時評家華頗對希望之聲電台說,被指為中共第六代接班梯隊的孫政才落馬,已經顯示中南海的激斗已經表面化。

他認為,這也就是習近平緊抓軍權的原因之一,“習近平採取的這些政策對這些人傷害太大了,一個八項措施就把上上下下官僚階層全給得罪了,搶錢袋子、掌握能源等等。”

“習近平想長期執政對這些集團就是噩夢,所以他們想辦法習近平干滿10年趕快下台比較好,換哪個人都比習近平強多了。”

“你看他‘槍杆子’抓的多緊,對軍隊清洗的程度大大高於黨政、行政、司法,就是因為他知道,把槍杆子抓緊了,才能壓服各方。習近平知道,他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那就只能繼續走下去。沒有什麼迴旋餘地了。”

華頗認為,“‘慶親王’不倒,習近平無有寧日”,“從現在到十九大召開這段時間,還會有大戲上演。”

黨內習近平比肩毛鄧,開創一個屬於自己時代

中共中央電視台於北京時間2017年7月17日開始,在每晚黃金時段播出十集大型政論專題片《將改革進行到底》。

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多維網文章說,從“習核心”到未來極有可能出台的“習近平思想”,習近平明顯是要“撇開”江胡、承續毛鄧,開創一個屬於自己時代。

7月15日習近平江系背景的“第六代接班人”孫政才去職重慶市委書記。7月20日,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孫政才落馬,標誌着中共不再對“接班人”特加保護。這一舉動實質上是向官場表明,個人集權的領導模式將成為政治“新常態”,官員們除了對上效忠,別無出路。

26日京西賓館中共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班上,出現只准聽不準記的奇特現象,類似當年林彪出逃。分析指習近平意在樹立個人權威,確保十九大按自己意圖部署。

分析指習加強個人權力,確保十九大按習的意圖推進

7月26至27日中共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班在北京京西賓館舉行,習近平發表了講話,以往中國高層會議不同,台下官員座席上無紙無筆無水杯,似乎只許聆聽不許記錄。

歷史學家章立凡在分析京西賓館神秘會議室表示,現在站隊的時刻來到了,由於黨內權力鬥爭的激烈,尤其在省部級官員的層面上,直接關係到十九大的組團。以省部為單位來組成代表團參加十九大。省部級官員在十九大代表的發言和投票中將起到督導作用。所以覺得他們可能要抓關鍵少數,要統一這部分人的思想。

章立凡指出,他們可能有人不服,所以要用高壓手段。什麼方式最能讓人印象深刻,就是用以前開會很少遇到的情況—沒有紙、沒有水,然後直接訓話。這樣的方式確實令人印象深刻,讓他們一下就能記住自己來開會的目的。

26日京西賓館高級幹部研討班,習近平講話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十九大前召開這次會議,而且採取這樣的形式,肯定是出了很多狀況。與會官員只准聽而不準做筆記表明,習近平有些私房話要對大家講,對內部人不能不講,但是拿不出檯面,所以不可能公布,也不準大家記錄,就是出門之後就可以不認賬。我想,這次講話內容今後由官方公布的可能性都非常小。

胡平表示,本次特殊會議的看點包括,第一,與會成員都是省部級和軍隊高級官員,集中黨國的所有實權人物,權力含量甚至超過中央委員會,因為囊括全部實權人物。

第二,在十九大前開,就是為了定下調子,把習近平的想法強加給十九大。很明顯,就是習近平用自己的想法給所有與會者訓話。能看出相當緊張和恐怖的氣氛,與會者只能聽訓,不可能發表自己的不同意見。

第三,正是因為在十九大召開在即,權力鬥爭空前激烈,而習近平一方面想通過十九大進一步加強個人權力,包括推出習近平思想等等,另一方面又面臨黨內圍繞反腐議題的種種非議,可以想像,十九大前反習王勢力正在集結,習近平希望通過這次會議來一次震懾,把大家都給嚇唬住,以保障十九大按照他的意圖順利召開。

個人集權和集體領導未改極權性質,鐘擺兩端難論短長

2016年2月2日,程曉農接受美國之音記者寧馨的專訪,在這篇題為“習近平導引中國,旗指何方”的專訪中,他提出了一個有趣的理論,即共產黨領導模式的“鐘擺論”,指出這類政權的領導模式通常都在集體領導和個人威權之間來回擺動。

程曉農表示,勃列日涅夫和江澤民濤這樣的領導人則通過允許腐敗來換取官員們的順從。用腐敗換政治穩定,會大量消耗當局掌握的經濟資源,這種局面能否長期維持下去,最後起決定性作用的是經濟條件;當局的經濟資源快要耗盡時,或者是倒逼改革,比如蘇聯,或者是“擰緊螺絲”、堵住“跑冒滴漏”,由此便轉向個人集權領導模式。

江澤民父子

曾慶紅父子

程曉農還說,個人集權和集體領導這兩種模式,都是共產黨政權領導體制這塊“硬幣”的兩面,非此即彼,無論哪一種,都與民主化毫無關係,不過是極權國家領導制度的不同形式而已。

程曉農認為,從制度層面看,不管共產黨的領導模式在集體領導和個人集權之間怎樣來回擺動,其專制的制度層面並沒有根本性變化。

程曉農認為,雖然在集體領導模式下,很多時候會實行相對寬鬆的政策,這正是國內知識分子反感個人集權模式的原因,但是,集體領導模式並不必然保持寬鬆政策,一切視當局維繫政權的需要而定。“六四”鎮壓就是最好的例子。甚至僅僅是因為民間團體的規模過大,比如法輪功、基督教家庭教會等,其實並無民主政治訴求,也同樣會遭到殘酷鎮壓。

程曉農認為,過去幾年,國內經常用“九龍治水”來形容胡錦濤時代的集體領導,這種高層的權力分散,是腐敗升級到最高階段的政治保障。現在,中國的經濟衰退已成定局,金融危機隱約可見,統治者為了保住政權,減少內部紛爭,轉向個人集權,以便對官員“擰緊螺絲”、堵住“外逃”之路。

程曉農強調,這與當年鄧、江、胡時代實施懷柔政策的目的其實差不多,都是從延續政權壽命出發的。而官員的腐敗有如白蟻,正在腐蝕政權的支柱之時,政權保衛戰成為當局的首要任務,習近平視自己為保護紅色政權的不二人選,實行多年的“接班人”梯隊制度化自然就“退居二線”了。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