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他們戰場上出生入死 戰後偶然重逢 卻發現 生活比戰場更殘酷…

這隻汪星人曾是一隻軍犬,他叫Cena

今天要說的汪星人曾是一隻軍犬,他叫Cena,今年10歲,來自美國。

2009年,年僅2歲的他就被派往了阿富汗戰場,在那裡他作為炸彈嗅探犬遇見了自己的第一位操作員Jeff DeYoung。

初次相遇的兄弟倆還並不清楚,從那一刻開始他們就結下了一生的緣分…來到阿富汗戰場的DeYoung那一年也才只有19歲。

作為一位戰地工程師,他主要負責定位當地隱藏的簡易爆炸裝置。

為了更好的偵查威脅,戰地工程師會配有一隻炸彈嗅探犬,而根據軍方的背景測試,Cena被指派給了DeYoung:

“我們會有一個性格測試,他性格很安靜,我也比較內向,所以當我一見到他,我就意識到我們會成為很默契的拍檔。”DeYoung回憶道。

在水深火熱的戰場上,兄弟倆永遠都沖在最前面,每一次執行任務,都會由他們在步兵隊伍前打頭陣,巡邏偵查四周的道路,找到那些對隊伍有威脅的爆炸裝置。

在DeYoung看來,每一次行動,他的命都掌握在了Cena的鼻子下:“你問我們大概遇到了多少風險,我只能說至少也有300多次了。”說道這裡DeYoung仍心有餘悸…

是在Cena的幫助下,他才一次又一次帶領全隊擺脫了爆炸危險:“那段日子,陪在我身邊對抗這一切的,是Cena。”

在戰場的兩年間,倆人建立了深厚的信任。

不只是Cena,DeYoung也曾多次冒着生命的危險解救自己的搭檔。

比如說,曾經有一次,他們奉命去偵查一個玉米地:“我們清晨就到那裡了,面積很大,我們一直搜查到了正午,太陽曬的我們幾乎睜不開眼。”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突然聽到了一聲槍響,緊接着槍聲不斷,並且DeYoung判斷聲源至少來自三個不同的方位:“我們被塔利班的成員發現了,我不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少人,可當時我是一個人,沒有隊友在身邊。”

正面對抗肯定是沒有勝算,DeYoung開始想辦法撤退,他用自己的身體掩護着Cena,同時將Cena的項圈系在自己的夾克上,他帶着Cena逃到了一條河流邊,他首先是將Cena鬆開,讓他先穿過河流,自己則河邊繼續掩護,直到確定暫時沒了威脅…

那一次,他們幾乎是九死一生…

回憶和Cena並肩作戰的時光,DeYoung感嘆到,如果沒有他的陪伴,他也許真的堅持不下去,在寒冷的沙漠之夜,Cena會緊緊的貼在他身邊,讓他取暖。

還有一次,DeYoung曾在3周內,接連失去了七位要好的戰友,是Cena的守候給了他巨大的安慰。

後來,由於DeYoung接到了新的任務,他離開了阿富汗,那一次分別,他們甚至都沒來得及認真的告別。

隨後的日子裏,他們沒有再相見。

Cena又陸陸續續換了兩任操作員,而DeYoung則在2013的時候,從海軍陸戰隊退役。

圓滿完成任務,榮歸故里的DeYoung原本以為自己終於可以過上平靜的生活了,可他沒想到,從戰場回歸都市,一場新的災難卻在等着他,因為他患上了創傷後應激障礙( PTSD):“他們(軍方)只教會了我如何穿上這身制服,但卻沒有教我怎麼脫下。”

就像李安導演的那位美國大兵一樣,DeYoung也始終沒能從戰爭的陰影里走出來…

回到美國後,DeYoung每天都從噩夢中驚醒,他也無法很好的融入社會,他找不到工作,終日酗酒,妻子也離開了他,他一直在與PTSD戰鬥,卻也一直沒能成功。

2014年的一天,DeYoung正在網上看新聞,他看到一個網站上可以為PTSD患者提供服務犬,來幫助他們緩解緊張的情緒。

他看着屏幕上一張一張汪星人的照片,就這樣,一隻黑色的拉布拉多犬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沒錯,這隻汪星人正是他昔日的戰友Cena。

2014年,Cena結束了自己長達5年的軍旅生涯,光榮退役,這隻已經三赴阿富汗戰場的軍犬,退役後的他還在發揮餘熱,為更多的人提供幫助。

看到這一切,DeYoung想都沒想,當下就提交了申請,要領養Cena,把他接回到自己家。

回憶起兄弟倆再次在機場重複的場景,DeYoung臉上依然難掩喜悅:“他一走出來,我就叫他,他好像也認出來了,飛奔到了我懷裡。”

久別重逢後的兄弟兩,這次要攜手完成的是一次全新的任務:克服創傷後遺症。

在 Cena的陪伴下,DeYoung的病情終於開始出現了好轉:“有Cena陪在我身邊,我發現我出門漸漸不會那麼緊張了,我可以去做很多事情了,我開始有了安全感。”

日子彷彿一天天又亮了起來,他們會一起去出去呼吸新鮮的空氣,一起出席慶典活動,兩位曾並肩作戰的“老兵”,陪伴着彼此的退役生活,溫暖着彼此的心…

這3年里,DeYoung基本已經痊癒,他找到了工作,雖然掙得不多,但日子也算過的舒心。

然而…對於一切美好的未來,卻在這個月的中旬,被一個噩耗徹底打破了…

7月16日,DeYoung驚愕的發現Cena的後腿沒有辦法負重了。

他連忙帶着他趕往寵物醫院,可得到的卻是最糟糕的結論:“獸醫和腫瘤學家表示嚴重懷疑,Cena患上了骨癌。”

DeYoung無法接受這個現實,因為明明之前還好好的啊,他不甘心的又帶Cena拜訪了多家醫院,做了不同的檢查,

而結果卻只是證明了此前的懷疑,Cena被確診患上了晚期骨癌,並且醫生表示已經沒有挽救的餘地了,他最多只剩幾周的生命了…

幾周的生命…沒有挽救的餘地…

聽到醫生的這些措辭後DeYoung的病症當場複發了:“雖然這麼說有些尷尬,但我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躲到了醫生的桌子底下,我把手機扔到了一旁,我緊緊蒙住了耳朵。”

DeYoung的舉動驚呆了醫生,因為他們還不知道這個男人曾經患有創傷後遺症。

過了許久,等到醫生離開了辦公室以後,DeYoung才恢復了平靜…

Cena已經時日無多,DeYoung知道這個時候他必須克服一切,打起精神。

他聽從了醫生的建議,對Cena實施安樂死,讓他有尊嚴的沒有痛苦的死去。

同時,DeYoung也在心裏籌划著,他一定要最後再為Cena做些什麼,來感謝這麼多年他不離不棄的陪伴…

“從19歲到27歲,我從男孩變成了男人,是Cena陪度過了重重難關。”

DeYoung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希望能夠借到一輛敞篷的吉普車,帶着Cena出去兜兜風,重溫他們在阿富汗並肩作戰的歲月。

他去了車行,同時也在網上向網友們尋求幫助,並且講述了自己和Cena的故事,無數人為之感動的同時,許多媒體也找到了DeYoung,希望通過他們的宣傳力量,幫助這對暖心兄弟實現最後的夢想…

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DeYoung也表示他希望能在Cena進行安樂死的那一天,在當地舉行一個小型的告別儀式,讓Cena能夠在人們的致意下,走完汪生的最後一段旅程…

“他為這個國家奉獻了大半生,保衛着軍隊的安全,他理應在死前得到最大的敬意。” DeYoung說道。

7月26日,是對Cena實施安樂死的日子。

在媒體的幫助宣傳下,密歇根警察局決定親自為Cena舉行告別儀式。

這天清晨,共有四輛吉普車在外守候,等待着完成兄弟倆的心愿。

坐上吉普車上的Cena和DeYoung,安靜的感受着這對於他們而言的最後一次“行動”…

一路上,DeYoung看着窗外,隨着終點越來越近,他剋制不住的留下了傷心的淚水…

Cena將在Muskegon的LST393美國海軍戰車登陸艦博物館受到英雄式歡送後接受安樂死,兄弟倆提前下了車,因為在那裡還有無數人等待着向Cena致意。

包括軍方的軍事代表,當地警察,消防軍官等等悉數出席…

Cena的第二任操作員也從華盛頓趕了來過來…

一路上,人們舉着國旗一字排開…

無數人走近Cena,親撫着他的頭,親吻着他,向他告別…

Cena看着人們像他致意,也許是真的沒力氣了,也許是知道自己即將赴死…他一直安靜的呆在那裡…

“我相信,所有的支持與愛,他都能感受到,他都看在眼裡。” DeYoung說道…

最後一次,DeYoung輕輕的捏着Cena的耳朵…

最後一次,DeYoung抱起了Cena…

現場響起“安息號”,為穿藍色陸戰隊背心的Cena鳴槍3聲,作為最後敬禮…

這一路是如此短暫,卻又那麼的漫長,Cena安詳的離開了這個世界,他化為骨灰以國旗覆棺…

“昨天晚上,我難以接受我即將要做的事,我甚至想要逃跑。但我知道Cena需要我堅強,需要我給他永遠的自由。是他讓我重新振作,是他給了我一切力量,“願上帝能夠原諒我,張開雙臂,迎接這個偉大的生命,“再見,我的兄弟。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你…”

這是DeYoung在儀式上對Cena的悼詞…

最後,Cena的骨灰被DeYoung裝在了一個彈藥盒裡,以此來紀念他在戰場上的英勇貢獻:

“感謝你Cena,你讓我成為了更好的人,而我欠你一個美好的未來。”

恩,兩位值得尊敬的士兵,願Cena安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weidu8.net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