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老兩口靠賣香瓜賺錢救命 求過路司機別偷了

“老兩口起早貪黑種香瓜不容易,就想賣點錢治病,可總有過路的大貨司機跑地里偷瓜,太缺德了!”7月27日,在遼寧瀋陽南部農村的一處高架橋下,一位買香瓜的村民一邊掏錢,一邊替賣香瓜的老人打抱不平……香瓜攤兒的主人叫王玉蘭,今年67歲,她與68歲的老伴兒趙奎義是瀋陽南郊保和村的農民。2014年,身患重病的他們在村裡種了1畝地的香瓜,打算把賣香瓜的錢攢起來治病。

2010年,瀋陽修建四環路,王玉蘭家的部分耕地被占,除了獲得一部分失地補償款,還按照失地農民養老保險政策,和老伴兒每月能各領700多元的養老金。目前,老兩口還剩12畝地,其中11畝種玉米,1畝種香瓜。

王玉蘭家所種的11畝玉米去掉僱人及一些生產費用,每年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1畝香瓜去掉各項費用,收入也有5000元左右。本來,老兩口靠這12畝地的收入,加上每年1萬多元的退休金可以安度晚年,沒想到2013年兩人先後患重病,不僅花光了積蓄,還欠了不少外債。圖為7月27日下午,王玉蘭趁看瓜地的老伴兒到橋下看香瓜攤兒,回到兩間舊房的家裡準備晚飯。

王玉蘭患有腦梗和嚴重的腰脫,右腿也一直浮腫,在香瓜攤兒坐久了腰部就會鑽心般地疼。在幾米外看瓜地的老伴兒心疼她,隔三差五就騎電動車跑來看看,還在地上鋪了一個墊子,讓王玉蘭腰疼時能躺下休息一會。

老伴兒趙奎義20多歲時,一次在生產隊干農活右手不幸受傷,造成終生殘疾。至今,他的右手不能用力,只能做些比較簡單的動作。

比起王玉蘭,趙奎義的病情更重,除了患有小腸疝氣、腦血栓,還有嚴重的心臟病,心房顫動極其嚴重。不久前,醫生說他的心臟再不手術,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然而,趙奎義一打聽,心臟手術需要13萬元,就算有“新農合”醫保家裡也承擔不起,乾脆就不治了。

幾年前趙奎義治療心臟病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還欠了不少外債,至今每月靠150多元的藥物維持現狀。此外,趙奎義的小腸疝氣手術治療要花5000多元,他忍着疼痛捨不得手術,花幾十元買了疝氣帶套在短褲外,如今已破舊的面目全非。

“今年賣完瓜就能把1分利借的饑荒(債務)還清,然後攢錢,再和親戚借點,說啥也得給老伴兒兒手術救命!”說完這話,王玉蘭咬咬牙,臉上並沒有太多自信。王玉蘭老兩口有兩個兒子,都是農民,經濟條件很一般;尤其二兒子,多年前離婚,女兒從18個月開始一直和爺爺奶奶生活,現在已經念小學二年級。圖為王玉蘭的家裡沒有一件像樣的家電和傢具,連早已淘汰的舊電視、VCD機都是別人送的,鄰居給的壞冰櫃也被她當成衣櫃使用。

王玉蘭家的香瓜地緊鄰瀋陽南四環,過路的貨車非常多,經常有司機下車到地里摘香瓜,尤其是在夜晚。為了保住地里的香瓜,趙奎義被迫在瓜地里建了一個小簡易房,晚上就住在那裡。圖為外甥花幾十元給趙奎義買的電子錶帶壞了,他用殘疾的右手反覆扣多次也沒能扣上。

“想吃瓜可以給你倆,也不能偷完在地里爛踩啊!”隔三差五,趙奎義就能在瓜地里找出一些被偷瓜人踩壞的香瓜,讓他看着心痛不已。

為了晚上看瓜方便,趙奎義特意養了兩隻小狗。不管睡得多香,只要聽到小狗叫,他立即就能奔到簡易房外一看究竟。

種香瓜比種玉米收入高很多,老兩口本想多種幾畝香瓜,可家沒有運輸車輛,無法將香瓜運到市區去賣,加上打理瓜地非常辛苦,還經常有過路的貨車司機偷瓜,老兩口實在忙不過來只得放棄。平日,王玉蘭的香瓜攤兒靠老伴兒騎電動單車,用塑料桶從幾百米外的瓜地一桶一桶運到橋下。雖然王玉蘭的香瓜攤兒距離市區近20公里,香瓜銷量一般,但也常有些回頭客光顧。

如今,香瓜的銷售旺季已過,王玉蘭的香瓜每斤只能賣2.5元,還經常讓顧客免費品嘗。每當顧客買的香瓜超過十幾元時,王玉蘭都會挑個稍小一點的香瓜贈送。

幾年前,王玉蘭的大兒子給老兩口各買了一部老年人手機,但他們嫌兩部手機浪費電話費,最後合用一部手機。前些天,一位顧客手裡沒有現金,想用手機支付,但不識字的王玉蘭根本沒有微信,最後顧客在路人手裡換了現金才買了香瓜。

香瓜攤兒所在的路口過往車輛比較多,經常有人向王玉蘭問路,她不管對方是否買瓜,也不管自己多忙,都會仔細介紹一番。

據王玉蘭介紹,她家的香瓜從7月1日熟了開始,到現在基本是兩天摘一次,每次能賣200多元,地里的香瓜一直能賣到8月中旬。雖然有些貨車司機會到瓜地偷香瓜,但今年香瓜收入5000元應該沒什麼問題。

在王玉蘭家中,除了下面那個紫紅色的炕櫃是她結婚時置辦,其餘舊傢具都是親戚或鄰居送的甚至包括她和老伴兒身上的衣服。每天,王玉蘭把賣瓜的錢放入親戚送的舊保險箱,攢幾天就趕緊去還債。

瓜地的簡易房沒有電,晚上趙奎義就靠四環路路燈照過來那點微弱光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道聽圖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