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健林的保護傘為何不靈了?習已過臨界點 讓他戴罪立功?

旅美經濟學者程曉農指出,中共外匯儲備一年降到三萬億美元的經濟安全臨界點,像王健林這樣的大亨資本外逃,直接影響中共統治的金融基礎。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分析,今年形勢不同,習近平對前朝元老的忌憚與容忍已經過了臨界點。習近平有膽改變政治斷代,王健林的靠山自然成了冰山。另外,胡舒立的財新網最近刊登了對王健林的專訪,王健林首次表態服軟與2015年的態度完全不同。財新網這係發出讓王健林戴罪立功信號?

程曉農:外匯儲備驟降至臨界線;經濟安全無保障

19日,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在自由亞洲電台訪談中談到,2015年底,中共政府驚覺,外匯儲備本有四萬億,怎麼在短短一年,外匯儲備從四萬億美元驟降至三萬億,而這個數字,係國際機構評估的經濟安全的一個基本臨界線。

臨界線以下,少於三萬億就沒有政治安全,當局很清楚,人民幣可以不停的印,但係它沒法替山姆大叔印美元,中國很多需要進口,石油有一半進口,糧食1/4也靠進口,如果外匯儲備有風險,那麼中國將立即面臨油價,糧食的大問題。

民以食為天,衣食住行四件事兩件事有危機,這個政權就會面臨極大的不安全,所以,中共當局現在不只係管控它自所謂的“改革開放”以來,多年各種政策下出現的“對資本的花哨玩弄”,最近首當其衝就算係王健林。

在訪談中程曉農還講,“中國政府發現外匯隨時可能被資產轉移所消耗”,中產階層也想賣掉自家在中國的天價房子,在美國買一套房出租,過過美國房東的日子。資產外流,愈演愈烈,而高層商人,與中國權貴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跑路最快,也最有能力跑路。

程曉農認為,通過海外併購,造成銀行欠下新的巨額債務,幾十億上百億美元資金外流,資本外流會導致銀行外匯儲備快速下降。

何清漣:王健林的“保護傘”為何不靈了?

24日,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在美國之音撰稿稱,前幾年,習近平給前朝元老們“白手套”的面子,一係出於對前朝元老的忌憚,不能有所動作;二係“白手套”的所作所為對當朝威脅未顯化。

但今年形勢不同,習近平對前朝元老的忌憚與容忍已經過了臨界點。今年7月,央視的10集政論專題片《將改革進行到底》,首次明確毛鄧習斷代。

改變政治斷代,在中共政治文化中唔係小事,等於否定江胡兩代總書記的存在合法性,連這點都敢否定,王健林的靠山自然成了冰山。

更重要的係,中國政府從舊年以來就開始的以保住3萬億外匯儲備為目標的貨幣維穩,轉化為今年1月開始的金融全面維穩,甚至提出防經濟政變的講法,這種情況下,王健林以投資名義大規模向外轉移資產,無異於向中央政權挑戰。

何清漣還講,《紐約時報》2015年4月28日文章,專門附上了一張“萬達股東與中共高官的關係鏈”的圖表,新老三屆常委的家屬幾乎盡在這一鏈條上。王健林本人也擁有各類政府授予的榮譽,“這類榮譽向地方官員和潛在的商業夥伴傳遞的信息係,榮譽的獲得者有很深的背景”。

中共常委

另外,彭博通訊社曾在2014年從集團公開註冊文件中發現,一退休中共常委及其家族係萬達的股東之一。

這篇稿件被當時通訊社的總編溫以樂(Matthew Winkler)以擔心在華業務受影響為由,扣壓未發。作者之一、在彭博任職13年的香港部資深編輯理查森(Ben Richardson)不久後辭職,並在推特上透露,這個常委曾經在“福建和北京任職”。

在中共目前在世的退休常委中,惟有74歲的賈慶林一人符合條件。

另據德國之聲報道2015年報道,10月29日王健林演講時指出,《紐約時報》曾報道講,萬達之所以發展快,關鍵係有背景,包括習近平等領導人的親屬都係萬達股東,望王健林澄清。王健林就此表示,習近平姐夫鄧家貴曾於2009年參與萬達旗下的商業地產股份有限公司籌資私募,認購股份,但已於2014年以"低價"出售退股。萬達集團周五發表聲明稱,持股人在這一退股行為中有意放棄了高額利潤。

另外,何清漣認為王健林至少有兩方面辮子可抓:

一係王健林的公司資產負債率太高。截至2016年底,萬達商業地產貨幣資金為1002億元,總資產為7511億元,負債合計為5278億元,資產負債率為70%。其中,短期借款為12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性負債達233億元;長期借款和應付債券分別為1183億元和817億元。

根據萬達商業的講法,2016年末公司短期借款同比減少22.78%,原因係公司增加了成本較低的債券、中期票據等籌措資金的方式。債券的償債資金將主要來源於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收益和現金流。2016年,其合併口徑營收和凈利潤分別為1298.55億元和379.76億元。

上述資料表明,王健林公司的資產利潤率只有5%,不可能償還利息並維持公司運轉。這數量龐大的債券、中期票據都係債務,中國的影子銀行體系已經早就深陷債務泥潭,就係地方政府與無數個大大小小的王健林造成的。

二係王健林轉出去的資產過於龐大。據澎湃新聞報道,王健林賣掉國內近八成持有項目海外投資已超2500億人民幣(約合367億美元),中國外匯儲備30508億,王一個人轉出去的資產就占外匯儲備的1.2%,而且還在國內欠那麼多的債務,想到銀行可能產生的巨額壞帳,想想中小儲戶與投資者因血本無歸而上街抗議,北京就很不高興。

王健林態度首次轉變但晚了?

上周五(7月21日),王健林接受《財新網》的書面專訪,該專訪提到,在出售700億商業地產後,王健林對有關部門排查海外投資、關注高負債企業首次主動表態,聲稱今後的戰略係主要投資放在國內。

然而,這與他2015年11月在哈佛大學演講時的表態完全不同。

當時他講:第一,海外投資的結果確確實實就係“資產轉移”,但資產轉移或者在海外投資沒有對錯之分,只有合法和不合法之分;第二,萬達自己辛苦賺的錢,愛往哪兒投就往哪兒投;第三,到2020年,萬達在1000億美元年收入中,來自海外的收入至少佔30%。

海外中文媒體希望之聲報道稱,時隔兩年後,在習近平當局打擊海外投資併購、限制資本外流的大背景下,王健林借《財新網》做出“主要投資放在國內”的聲明,被認為係政治表態。

報道還稱,另一方面,考慮到財新傳媒的背景,《財新網》在當前的敏感時刻願意專訪王健林,可能也出於多方考慮:一來給“老王”一個“歸隊”的機會,二來用他來“招降”其他正在轉移資產的富豪。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