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王健林的「保護傘」為何不靈了?

中國的影子銀行體系已經早就深陷債務泥潭,就是地方政府與無數個大大小小的王健林造成的。想到銀行可能產生的巨額壞帳,想想中小儲戶與投資者因血本無歸而上街抗議,北京就很不高興。前幾年,習近平給前朝元老們「白手套」的面子,一是出於對前朝元老的忌憚,形格勢禁,不能有所動作;二是「白手套」的所作所為對當朝威脅未顯化。但今年形勢不同,習近平對前朝元老的忌憚與容忍已經過了臨界點

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2016年6月16日在北京的一場簽約儀式上(資料照片)。

王健林這次被盯上,不少人深感吃驚,其實只要注意金融動態,就知道央行高官早就放話警告。今年3月10日,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國務院新聞發佈會上表示:“跨境對外直接投資有跟風、過熱、盲目的現象,導致交易量增長較快,比如投向體育、娛樂、俱樂部行業的對外投資,對國家沒有好處,所以我們要進行政策指導”。這一警告針對性很強,因為在眾多熱衷海外併購的中國富豪當中,只有王健林的投資流向是足球隊、好萊塢、俱樂部與豪宅等。

王健林為何對警告置若罔聞?

在周小川發表這番話後,王健林在海外投資娛樂業的項目受阻,但通機變且善辨風向的王富豪,還是不停地加大對外投資力度,向外轉移資金。據《南風窗》報道,今年萬達通過中部省份一家城市商業銀行,為萬達文化辦理應付類跨境融資性擔保業務4億美元。就在6月份,萬達還通過一家城商行進行內保外貸1.5億美元。

王健林敢無視央行行長周小川的警告,繼續向外轉移資金,金融機構也願意繼續為其轉移資金提供便利,當然是因為王健林背後有靠山,而且不止一座。對王健林跟蹤調查了多年的美國《紐約時報》記者傅才德,在《萬達帝國王健林:游刃於商業與權貴之間》(2015年4月28日)一文中,專門附上了一張“萬達股東與中共高官的關係鏈”的圖表,新老三屆常委的家屬幾乎盡在這一鏈條上。他本人也擁有各類政府授予的榮譽,“這類榮譽向地方官員和潛在的商業夥伴傳遞的信息是,榮譽的獲得者有很深的背景”。

王健林的麻煩在於:最近幾年中共高層政治正在重新洗牌。對外界而言,內情雖然有如霧裡看花,但結果卻明確展示。從2017年7月17日開始,中央電視台連續播出10集政論專題片《將改革進行到底》,第一集《時代之問》聚焦習近平在深化改革的問題上與鄧小平的傳承關係。集中回顧了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在全面深化改革上所做的一系列舉措,讓中國走在“正確方向、正確道路”上的措施,按照專題片里的給出的說法,始於習近平當選第十八屆中共中央總書記這個“重要歷史時刻”。多維新聞敏銳地抓住這一動向,發表了《時代之問江胡缺席中共首次明確毛鄧習斷代》。但多維說是“如今有了官媒的公開加持,毛鄧習斷代很可能將成為既成事實”,卻有點末末倒置,應該是最高層有將此斷代明示於世的想法,CCTV當然聽命造勢。第三集乾脆提出了九龍治水即集體領導的弊端。

金融維穩成為政權維穩的關鍵

前幾年,習近平給前朝元老們“白手套”的面子,一是出於對前朝元老的忌憚,形格勢禁,不能有所動作;二是“白手套”的所作所為對當朝威脅未顯化。但今年形勢不同,習近平對前朝元老的忌憚與容忍已經過了臨界點。改變政治斷代,在中共政治文化中不是小事,等於否定江胡兩代總書記的存在合法性,連這點都敢否定,王健林的靠山自然成了冰山。更重要的是,中國政府從去年以來就開始的以保住3萬億外匯儲備為目標的貨幣維穩,轉化為今年1月開始的金融全面維穩,甚至提出防經濟政變的說法,這種情況下,王健林以投資名義大規模向外轉移資產,無異於向中央政權挑戰,實在有點太不“韜光養晦”了。

王健林至少有兩方面辮子可抓:

一是王健林的公司資產負債率太高。截至2016年底,萬達商業地產貨幣資金為1002億元,總資產為7511億元,負債合計為5278億元,資產負債率為70%。其中,短期借款為12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性負債達233億元;長期借款和應付債券分別為1183億元和817億元。根據萬達商業的說法,2016年末公司短期借款同比減少22.78%,原因是公司增加了成本較低的債券、中期票據等籌措資金的方式。債券的償債資金將主要來源於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收益和現金流。2016年,其合併口徑營收和凈利潤分別為1298.55億元和379.76億元。

上述資料表明,王健林公司的資產利潤率只有5%,不可能償還利息並維持公司運轉。這數量龐大的債券、中期票據都是債務,中國的影子銀行體系已經早就深陷債務泥潭,就是地方政府與無數個大大小小的王健林造成的。

二是王健林轉出去的資產過於龐大。據澎湃新聞報道,王健林賣掉國內近八成持有項目海外投資已超2500億人民幣(約合367億美元),中國外匯儲備30508億,王一個人轉出去的資產就占外匯儲備的1.2%,而且還在國內欠那麼多的債務,想到銀行可能產生的巨額壞帳,想想中小儲戶與投資者因血本無歸而上街抗議,北京就很不高興。

與吳小暉案同性質,政府想要資產迴流

近日,網上流傳一份《關於銀監會口頭轉達黨中央國務院對大連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六個境外項目處理措施的情況彙報文件》,據文件內容,萬達集團6個境外投資項目的融資確已受到嚴格管控,其中4個已經完成併購交割的項目,處理方法包括四個方面:1、收購標的項目不得從金融機構融資、萬達集團也不得以項目標的做抵押從金融機構融資;2、萬達集團收購標的資產,不得注入萬達集團控股的境內上市公司;3、收購的項目如發生經營困難,萬達集團不得從境內對其注資,也不得與萬達集團境內資產進行重組;4、萬達集團如擬向其他中國企業出售標的資產,有關部門不得備案、批准。對尚未開工的兩個項目,在項目報備、外匯、貸款等方面不得予以支持。

此文件一出,6月22日,萬達股債雙殺,人們終於明白,萬達與復興、海航、安邦等幾家大公司的海外資產併購一樣,都在監管當局核查範圍之內。十餘天之後,王健林終於服軟,表示今後的投資主要放在國內。

王健林的處境與安邦吳小暉相類似。吳小暉的安邦公司尋求海外擴張的時間與王健林幾乎同步,都是在2014年以後,開始了海外“買買買”的過程。安邦也是通過理財產品在國內斂財,通過投資將這些資本轉移國外,掏空外匯儲備,投放海外的資產相當巨大,據今年4月26日吳小暉接受《新京報》採訪時稱,截至2016年底,安邦人壽總資產達到1.45萬億元。其中,海外保險資產達9000多億元,佔總資產比例超60%。吳小暉在誇耀自己“成為中國首個國際化的保險企業,是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中國保險公司”,中南海看到的是外匯資產在流失。我在《從“金融整頓”到“防經濟政變”》一文中說過,眼下的政治任務是把錢從國外弄回來,中國政府對付吳小暉的目的不在於抓人,而在於逼安邦海外資金迴流。對王健林來說,當局的用意也是要將錢弄回來。

一干金融大鱷接連出事,主要是大局已變,中國已從2014年以前的熱錢流入,變成了資本流出,外匯儲備面臨迅速流失的危險,如果不嚴控,很可能引發資產泡沫破裂,發生金融危機。面對負債纍纍、千瘡百孔的金融系統,習近平今年4月25日主持政治局集體學習“維護國家金融安全”時,提到金融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要高度重視防控金融風險,更明確提出黨管金融。管制跨境資本流動,是上升到了國家前所未有的高度。所以,吳小暉的鄧府孫駙馬身份、王健林的高層人脈,相比政權穩定,這道護身符的保護力顯得相對不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