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韓國老僧吳永圭一生的等待和追尋

吳永圭聽了這句話非常震驚,問:「你是什麼意思啊?彌勒佛在哪裡呀?」他說,「以前江先生預言過,村子前面的松樹地變成桑田,桑田又變成稻田的時候,彌勒佛就會來」。那裡因為修公路,真的將原來的桑田變成稻田了。當時是1982年,我看到這個預言實現了,就跟朋友說『我現在已經沒有必要有房子了,我要去尋找彌勒佛。』」。就這樣,吳永圭離開了朋友家,在韓國各地雲遊,但是卻沒有找着。後來吳永圭突然想起江增山的一句話:「去找彌勒佛要倒霉,坐着修德的話,彌勒佛會來找你。」於是吳永圭開始安下心來,在一個廟裡刻苦修行。

吳永圭是一位韓國僧人,已經九十多歲了。

在他八歲那年,曾經拜一位老師學中文。這位老師當時已經七十多歲了,對《格庵遺錄》(韓國非常著名的預言書)非常熟悉。他對吳永圭說:“如果你能活到七十歲以上,就能見到彌勒佛傳正法,屆時這個世界就變好了,會發生像開天闢地一樣的變化。我是熬不到那個時候了,又沒有後代,非常可惜。但你要想活到那個時候,就必須做到事事處處為別人着想,要孝敬父母,還不能做違法的事,要敬重任何一個人。其實一個人為別人着想也就是為了自己。”

老師的這些話,吳永圭一直牢記在心。為了按照老師的話去做,他付出了很多努力。

此後吳永圭曾去過廟裡修行,但去到廟裡才發現僧人大多是求錢的,沒有多少人是真正在修行。廟裡不行,他又開始到山洞裏去修煉,曾經與一個修道的人在一起住了一段時間,但發現這位道人修了三十多年了,還會因為一些小事經常發脾氣,所以吳永圭認為在這樣的地方待一百年也沒用。

時光飛逝,尋尋覓覓中,不知不覺吳永圭已經接近六十歲了,吳永圭覺得還是去系統的讀一讀八萬大藏經,出家修行比較好,後來就去了佛教大學。在佛教大學上課的時候,當時講的是《涅槃經》(釋迦牟尼佛晚年即將涅槃時講的經)。釋迦牟尼佛說:“我傳法四十九年,是為了給未來佛的出現打基礎的”,其後的內容講的都是末法時期會出現轉輪聖王(也稱法輪聖王)的事。吳永圭說,當時聽這個故事的時候“我非常興奮”。

後來吳永圭去了江原道的一個廟,在那裡學習經書,並被留在那裡講課。但是廟裡念經只學表面的東西,要花二十年以上才能學完的佛經,一年之內就講完了,講課只需快速翻頁就行。吳永圭說,“廟裡妒嫉心和貪心很嚴重,有個僧人還逼我們吃肉,後來我就離開那裡,到了一個朋友家”。

這個朋友住在江增山(音譯,韓國增山道創始人)的故居附近。這個村子大概有二千戶人家,村裡的老人都是江增山的弟子。有一次,吳永圭看到一位老人指着一塊稻田,拍手說道“彌勒佛來到人世上,我們怎麼還不知道呢?”

吳永圭聽了這句話非常震驚,問:“你是什麼意思啊?彌勒佛在哪裡呀?”他說,“以前江先生預言過,村子前面的松樹地變成桑田,桑田又變成稻田的時候,彌勒佛就會來”。那裡因為修公路,真的將原來的桑田變成稻田了。

“當時是1982年,我看到這個預言實現了,就跟朋友說‘我現在已經沒有必要有房子了,我要去尋找彌勒佛。’”。就這樣,吳永圭離開了朋友家,在韓國各地雲遊,但是卻沒有找着。後來吳永圭突然想起江增山的一句話:“去找彌勒佛要倒霉,坐着修德的話,彌勒佛會來找你。”於是吳永圭開始安下心來,在一個廟裡刻苦修行。

從1988年開始,吳永圭就集中學習《涅槃經》。這個經很難讀懂,可是吳永圭能理解,所以就給學者或僧人講課,但能聽懂的也沒幾個人。這個經的內容都是講“法輪聖王出現了才是正法,在那之前沒有正法”。經書中說:“小乘佛法都是為了迎接轉輪聖王出世而出現的經書,除此之外再沒有別的意義”,這就是《涅槃經》最主要的內容。

《涅槃經》說:“轉輪聖王從古到今只有一位。”還說:“法輪聖王正在培養菩薩、大菩薩,突然間在一天早晨出現,讓世人震驚,到那時一切都會改變。”

而佛教中的《秘密藏》說的也是轉輪聖王的故事。

吳永圭說他的生命就是為了等待正法,《格庵遺錄》中說1993年正法傳出,2005年傳播到世界,不要失去這個機緣修道,在發生開天闢地變化的時候要活過來。

這個預言書又講,未來可能不一定與預言書所講的一致,主佛(彌勒佛)到世上是主佛說了算的,到那時絕對和預言書里所講的不一樣。因為現在的修煉方法都不能修成,所以吳永圭開始一邊對別人講他對《涅槃經》的理解,一邊等待着屬於自己的機緣。

2006年的一天晚上,一起修行的老尼姑車法蓮問吳永圭,“你說過明天要去首爾,有沒有定下來?”因為如果吳永圭去首爾的話,她就要起很早為吳永圭做飯。吳永圭說不去了,沒有必要去首爾了。說完後就回房間了。

吳永圭回憶說,“回到房間後不知為什麼又想去首爾了,總覺的好像有什麼好事在等着自己,不能安心在家待着。可是又已經告訴老尼姑說不去了,這個計劃已經來回變了兩次了,剛剛才說的不去,現在又變卦,再跟她說要去,總覺的不好意思”。最後他想,乾脆第二天早晨自己去煮點麵條吃算了。

轉天清早,吳永圭到了廚房,一看,老尼姑已經做好了飯。就奇怪的問:“你怎麼做飯了呢?”

老尼姑說,她本來在睡覺,突然有一個高中生模樣的年輕人,站在外面敲門。而且很奇怪的是,門怎麼變的像透明的一樣,外面的情景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她正要準備起床去開門,年輕人又不見了。睡意正濃的車法蓮也沒想太多,倒下接着睡。但不一會兒,那個年輕人又來敲門,還是像上次一樣,敲了幾下。老尼姑還沒有來得及去開門,他又不敲了。這時車法蓮已經清醒了,就想,“是不是吳永圭要去首爾,讓我去為他做飯呢?還是去做飯吧。”

坐在去首爾的地鐵上,吳永圭看到對面坐着一個婦人,手裡拿着一本金黃色封面燙金字的書,心想,一般只有經書才會做成這樣,但這本書看起來又不像經書,於是就把腰彎下來,看看書名是什麼。當看到書名是《轉法輪》三個字的時候,吳永圭大吃一驚,一下就想起了《涅槃經》里講轉輪聖王下世的事,除了法輪聖王,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敢說是在“轉法輪”呢?於是他就跟那位婦人說:“這是一本非常珍貴的書啊”,對方回答說:“老師傅,你要看嗎?”,吳永圭說:“是呀。但這麼珍貴的書,我不能白收,你如果能把電話號碼給我的話,我把錢寄給你。”

吳永圭拿過書來迫不及待的打開,首先看到的是《轉法輪》前面的〈論語〉,吳永圭說“一看之下,當時驚的腦袋一片空白,書上所講的法理如此之深奧,覺的自己好像得到了全宇宙”。

一看完〈論語〉,吳永圭馬上就打電話告訴老尼姑車法蓮:“從現在開始不要再看《涅槃經》了,我給你送一本珍貴無比的書,從今以後看這本就可以了。”

一回到寺里,吳永圭馬上把書拿給車法蓮看。她一打開書首先看到李洪志師父的照片,驚訝的說:“就是這位早晨叫醒了我”。

從那以後,老尼姑車法蓮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嚴格要求自己按照《轉法輪》里所說的去做。車法蓮說,直到現在,在打坐中看到師父的形象仍和那天早晨看到的一樣,非常年輕,像個高中生,一隻手插在褲子口袋裡。

在觀看美國神韻藝術團韓國演出時,吳永圭說,他更明確的知道了,自己這一生的等待意味着什麼……。

那一年,神韻藝術團在韓國上演三場,非常特別的是有很多和尚、尼姑和修女來觀看演出,其中就有吳永圭。他說:“我本來對世上的任何一件事都不感興趣,從小就沒看過什麼演出,看什麼演出都沒興趣。但神韻的演出不同,這樣的演出不能完全將它看作是藝術表演,其中的內容太深奧,包含着許多修煉的道理,美妙不能用語言來描述。”吳永圭說在觀看過程中,他一直在落淚。

吳永圭說:“現在看師父的《洪吟》一書,眼淚就止不住流。我現在頭腦里想的就是怎樣使這個法讓更多的人知道,只有這個想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