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拾個冰糕棍 咱倆換換位

夏天到了,五分錢一根的老冰棍兒既解渴又好吃,吃完了還要把冰糕棍子留下來,積攢了一定數量的冰糕棍之後,就可以用來玩遊戲了,誰贏了冰糕棍子就歸誰所有,我們都喊這種遊戲叫“挑冰棍”。

“挑冰棍”的玩法有趣又簡單,還能夠訓練眼、手、腦之間的協調能力。

兩三個人圍在一起,蹲着或跪着,地面上畫一個圈,平均拿出來一定數量的冰糕棍,自己留一根做挑棍,挑棍的一頭往往用削筆刀修整過,比普通的冰糕棍更尖更細,現在回想起來那也是一種作弊。

其餘的冰糕棍雙手整齊的捧成捆,在地面上頓一頓,感覺像賭場投擲骰子一樣神聖,然後拋一尺來高,使它們自由落到地面上畫好的圈子裡,一堆冰糕棍子就七零八落的疊在了一起。

這個遊戲就需要挑棍的人機智、眼力好,心細動作靈敏,觀察準確,先把那些獨自躺着的棍兒拿走,收歸己有。然後在不觸動其它冰根的情況下,像拆地雷一樣用挑棍小心翼翼的從疊在一起的冰糕棍堆里挑出一根冰糕棍撥到事先畫好的圈外,被挑出來的棍子就可以為自己擁有了。如果在挑的過程中觸動了其它的冰糕棍就輸了,下一個夥伴開始輪流着繼續遊戲,挑光為止。

夏日的教室屋檐下,冰糕棍兒的嘩啦聲此起彼伏,經常看見一堆堆的小腦袋湊在一起,屏息凝神地看其中的一個小臟手在扒拉冰糕棍兒。

忽然有一個聲音嚷起來,“動啦,動啦,”便有一位垂頭喪氣者被淘汰出局。那一捧臟乎乎的冰糕棍兒,和打彈子、摔膠泥、滾鐵環一樣讓我們着迷,讓那個曾經貧瘠的童年充滿了無限的樂趣。

那個時候吃冰糕是可以用雞蛋換的,雞蛋還可以到集上換葵花籽、換水果糖,所以那時候很多小夥伴都有偷雞蛋的經歷。經常謀划去看誰家的雞窩裡有雞蛋,鄰居家母雞下蛋的聲音我聽得特別的準確。經常趁午睡的時候悄悄去鄰居家雞窩裡掏熱乎乎的雞蛋,或者從自家的雞蛋筐里拿兩個雞蛋裝在書包里,然後下午到學校換冰糕吃……

為了攢夠做遊戲的冰糕棍,我們經常放了學去集上撿別人吃剩下的冰糕棍,那時候的冰糕棍基本上都是竹子的,後來有了一毛錢一根的奶油雪糕,才開始有那種精緻的木片的冰糕棍。

撿到的冰糕棍先沖洗,學校里沒有自來水,家裡也沒有,我們都是到水坑裡簡單的涮一涮,就開始遊戲了,男生女生都玩,也經常結伴去集上撿冰糕棍,約伴的時候都是這樣喊:“放學了一路拾冰糕棍去唄?”

“管,中,走!”

我是一個耐心不大的人,挑冰棍老輸,經常輸得只剩下手裡的最後一根挑棍,厚着臉皮不甘心的湊在旁邊看他們繼續遊戲。

或者等上課鈴突然間響了,校園裡的同學們手忙腳亂的收拾地面上的冰糕棍往教室里衝刺的時候,意外地撿上一兩根地面上的冰糕棍,感覺就像在潘家園的地攤上撿了一個大漏。

後來,我發現家裡的竹涼席上的竹子跟冰糕棍的大小居然差不多,用廚房的大菜刀把小姨的竹涼席比着冰糕棍的長短砍了大半張,砍了一書包山寨的冰糕棍,興緻沖沖地上學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時間之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