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張鳴:他們成為價目表上的一個個貨物

——相親價目表的餘味

這一代有知識,有文化,受過西方系統教育的青年,就這樣進了婚姻市場,成為價目表上的一個個貨物,被拿出來讓人挑選。到底是因為獨生子女一代特別的成長方式,讓他們變得無能,還是因為城市畸形的房地產經濟瓦解了他們奮鬥的信心?我已經無法回答了。但是,現實就是現實。

相親這個詞兒,很可能就是中國的。也許在中國的鄰居越南和韓國也有,但無疑都是中華文化的影響。所以,現在人們說的中國式相親,其實有點多餘。

現在的社會,說是21世紀已經過了將近20年了,但在相親這事兒上,有點返祖。跟過去的中國一樣,相親的主角,不是男女青年,而且是他們的父母。一個個的相親角里,奔走的都是白髮人。而相親的價目表,也就是這麼問世的。價目表當然標得是人的價碼,什麼樣的人,受過什麼樣的教育,有多少資產,在價目表上,都一目了然。其中有一個項目,是戶口。北京和上海戶口,現在在價目表上,是一個相當重的砝碼。據說,如果是老北京,在三環以內有房產,哪怕有點輕微的殘疾,都是搶手貨。就跟上市場買東西一樣,有了價目表,就有了參照系,省得瞎撞,耽誤工夫。

只是,這個架勢,很有點像萬惡的舊社會的包辦婚姻。

那時候的婚姻,都是父母包辦的,所謂相親,父母說了算。本質上,就是買賣。做媒婆的把雙方的價目開列出來,然後雙方做比較,覺得價格相當,成交。有的男女,在結婚之前,連面都沒有見過。但這樣的婚姻,絕不是像有些人說的那樣,是隔着口袋買貓,連黑貓和黃貓都不知道。其實,黑貓黃貓,做父母的都清楚,極少數馬大哈,才可能被騙。

現在包辦相親的父母,當然是會讓自己家孩子跟對方見面的了,這些甘願忍受包辦相親的兒女們,無論有幾個洋學位,剩下的,就是這麼點的選擇權了。實在看不上眼的,也可以回絕。但孫悟空一個跟頭十萬八千里,最終還是逃不脫如來佛的手心。最後結婚那個人,還是父母的意思。

能進相親角相親的,大多是中產家庭,這樣的家庭待婚待嫁的兒女們,實在是硬氣不起來。留學的費用,都是家長出的。他們的家長如果留過學的話,留學的時候,多半是會打工的,有的人還打幾份工,但是,現在輪到他們孩子了,就只會伸手了,家長也樂意讓他們的孩子伸手。學成回國,房子也是父母買的,父母僅僅出個首付,剩下的自己來,已經算是很勵志很自立的了。反正這一代的年輕人,儘管對老的還挺看不上的,說起來一肚皮牢騷,但從小到大,卻欠了父母太多。更重要的是,他們從小到大,一直是父母像老母雞看小雞那樣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中考、高考的志願,都是父母出面選的。很多人認為,大學或者研究生畢業找工作,理所當然是父母該操心的事兒。那麼,自己的終身大事,也歸父母管,又有什麼奇怪呢?

所以,這一代有知識,有文化,受過西方系統教育的青年,就這樣進了婚姻市場,成為價目表上的一個個貨物,被拿出來讓人挑選。到底是因為獨生子女一代特別的成長方式,讓他們變得無能,還是因為城市畸形的房地產經濟瓦解了他們奮鬥的信心?我已經無法回答了。但是,現實就是現實。

說起來,有點丟人,但有別的可能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