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2000億打水漂 舉報者被溺斃牽出江澤民李長春兒子

——真才基落馬牽出李慧鏑江綿恆

上海貝爾近年最大一起新聞,即2015年1月,該公司人力資源總監賈立寧失聯後被發現陳屍黃浦江。當時報導稱,賈立寧生前舉報過公司高層及上海高官等貪腐行為。據上海律師鄭恩寵表示,上海貝爾的業務及該案極可能涉及到江綿恆。財新傳媒在兩年前的這篇報導「短命中國標準TD-SCDMA之殤:2,000億投資打水漂」,披露的範圍不僅遠遠超過真才基的涉案,也引起人們關心,這幾千億有沒有進了個別人的腰包。

7月14日,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前副總經理真才基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審查

中國電信原副總真才基7月14日落馬時,有新聞標題着重他“曾執掌大唐電信十年”。真才基在2016年從大唐電信調中國電信時,當年的新聞標題則是“TD元老真才基出任中國電信副總”。

TD指的是“中標”(中國標準)3G國際規格TD-SCDMA技術,而推展TD-SCDMA最力的電信業者是中國移動。

真才基於2006年從任職6年的中國移動空降大唐電信,被認為是決策層希望他藉助電信運營企業背景,推動TD-SCDMA自主標準的產業化落地。進入大唐電信兩年後,真才基公開說:“2008是TD元年”。因為次年,2009年1月3G牌照發放,TD-SCDMA開始商用,商機無限,大發利市在望。

據2009年1月媒體報導,時任中移動總裁王建宙公開說:“到了2011年,全中國將有14萬5,000個TD基地台,覆蓋範圍廣達900萬平方公里,近95%的中國國土面積!”除此,評估機構報告時稱,2009年將有一成(5,000萬人)的中國移動用戶,啟用TD服務。

到了2014年,也就是“站在4G的風口,回過頭來看TD-SCDMA的3G發展”,財新傳媒《新世紀》推出長篇報導“短命中國標準TD-SCDMA之殤:2,000億投資打水漂”。

據財新文章:隨着TD-SCDMA用戶轉向4G,TD-SCDMA網絡將走向自然衰亡,時間不過短短五年。隨着TD-SCDMA用戶轉向4G,這筆巨大的投資永遠收不回來了。除了不可能收回的投資,TD-SCDMA網絡給中國移動留下的還有一堆爛攤子。

據財新文章,在內部,中國移動其實明確TD-SCDMA只是一個過渡網,因而有早期支持轉而反對的高管被迫退休,如中國移動技術部總負責人李默芳。

據當年新聞報導,曾力推TD-SCDMA的關鍵人物之一,是中國移動總裁王建宙。在真才基所謂“TD元年”的2008年7月,王建宙迎來一個新助理,他的名字是李慧鏑,他的身份是時任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兒子。

公開資料顯示,李慧鏑從擔任總裁助理一職起,主要就是協助時任總裁王建宙開展有關TD-SCDMA發展的內外部協調工作,協助分管終端部、設計院。在2010年中國移動年度工作會議上,李慧鏑被任命為中國移動集團公司副總裁一職,並擴大負責主管TD-SCDMA終端銷售和網絡建設等業務。

但TD-SCDMA網絡的利用率,就連現任中國移動CEO李躍都坦言一直不高,在他出席2011年度業績會時曝:“中移動的3G網路2010年利用率為9.9%,2011年已升至13.8%,2012年的目標希望增至超過15%。”

至於為了達標需要的TD-SCDMA終端用戶數,據財新文章,儘管截至2014年10月,中國移動公布的3G用戶數達到2.43億,在全國4.82億的3G用戶總盤子里佔比超過50%。但所謂的2.43億用戶中,很大一部分是衝著中國移動豐厚的補貼購買了終端,卻很少使用3G服務,是“拿着3G手機做着2G的事”,不僅沒有給中國移動帶來收入的增加,反而讓中國移動不得不投入大量的補貼。

既然在內部,中國移動其實明確TD-SCDMA只是一個過渡網,那為什麼官方要中國移動主力發展?

據財新文章,TD-SCDMA推進為國家意志的,是2005年的一封信。據知情人士透露,時任大唐電信一把手周寰找到了時任中科院、中科協等重量級人士,請他們聯名上書政府相關部門。

在找關係關說的前一年,大唐在2004年發起一輪融資,雖然幾乎接觸了在中國的所有一流投行,但最後只與這一家達成協定──上海貝爾。上海貝爾除了注資共2.5億元,同時還開放—條生產線,用於TD-SCDMA基站的生產。

上海貝爾近年最大一起新聞,即2015年1月,該公司人力資源總監賈立寧失聯後被發現陳屍黃浦江。當時報導稱,賈立寧生前舉報過公司高層及上海高官等貪腐行為。據上海律師鄭恩寵表示,上海貝爾的業務及該案極可能涉及到江綿恆。

此番落馬的真才基,雖曾被喻為TD-SCDMA龐大產業鏈的指揮官,但在“TD元年”就開始深度涉入相關業務至今的李慧鏑的角色,也不容小覷。此外,除了上海貝爾的牽連,亦有輿論提醒過,TD-SCDMA是國際大廠淘汰的技術,也是2005年時任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恆做的一個局。

特別是財新傳媒在兩年前的這篇報導“短命中國標準TD-SCDMA之殤:2,000億投資打水漂”,披露的範圍不僅遠遠超過真才基的涉案,也引起人們關心,這幾千億有沒有進了個別人的腰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