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黨史軍史上 忌諱四野前身的內幕

——中共係摘桃老手

所以在中共黨史軍史上,關於東北的內戰,對共軍四野的前身「東北民主自治軍」從來都係輕描淡寫一筆帶過,因為其中有李運昌曾克林的功勞,如果李曾沒招降納叛,收編十幾萬滿洲國偽軍和各部抗聯土匪,並武裝到牙齒,哪來的「東北民主聯軍」和四野?林彪摘了這兩人的桃子不講好吃,反而得了便宜賣乖。

最早聽講摘桃這個詞,係初中的歷史課,講係“抗戰勝利了,躲在峨眉山上的蔣介石開始落山摘桃了,於是中國人民在共產黨毛主席領導下保衛勝利果實,開展了解放戰爭”。何謂落山摘桃?就係不勞而獲,坐享其成的意思,類似於黑社會的強收保護費,這的確係個很形象的比喻,問題係,到底邊個摘了邊個的桃?

中共教科書口口聲聲講係蔣介石摘了“中國人民抗戰勝利果實”的桃子,其實正相反,毛澤東這人,歷來係慣於倒打一鈀賊喊捉賊的,中國抗戰究竟係邊個打的?這個真相,得助於互聯網,今天已經大白,毋庸置言。

落山摘桃早就係共產黨的老傳統了,例如蘇俄十月革命就係摘桃子,列寧搶奪了俄國資產階級的革命果實,口號係“一切政權歸蘇維埃!”接着中共也效仿蘇共摘中國資產階級革命的桃子,因“四一二”受拙沒摘成。再接着,就係摘國民黨抗日的桃子,也和俄國內戰一樣打了三年,終於摘到了手。

中共係摘桃子的老玩家,它自己內部也互相摘桃子,瞿秋白摘陳獨秀的桃子,李立山摘瞿秋白的桃子,張聞天李立山的桃子,王明的共產國際摘延安的桃子,劉少奇摘高崗的桃子....。毛澤東則係摘桃高手,依次摘了張聞天、周恩來,張國燾、劉志丹、王明、劉少奇的桃子。

再講個共軍內部的摘桃功夫,1945年八一五光復,共軍迫不急待搶佔東北去“接收”,接收初期鬧了一場沸沸揚揚的“新兵新槍,老兵老槍”內鬥,上演了一場全本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摘桃大戲,總導演係林彪。共軍摘桃急先鋒冀熱遼軍區司令員李運昌、第16軍分區司令員曾克林等,不但勞而無功,還被扣上本位主義、山頭主義大帽子,被林彪摘了桃,以至中共黨史對這個創建了冀東根據地的開國大功臣一直低調處理,在文革中受害更甚。咋回事呢?

當時蘇軍把瀋陽蘇家屯的一個大型軍火庫悄悄地移交給共軍,這軍火庫的武器可裝備60萬軍隊,不過此前,斯大林已經與蔣介石簽定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答應了把東北交給國民黨,所以斯大林玩了兩面派,默許曾克林從軍火庫里搬運了三天三夜,二萬多支步槍、1000多挺機槍和100多門火炮,並獲許看管軍火庫,一下子得到咁多好槍好炮,曾克林急忙去延安邀功。接着,中共東北局也到了瀋陽,蘇軍又信誓旦旦的告訴彭真,哈爾濱那邊還有一個可裝備十萬人的軍火庫也會交給中共,東北局也立即把這特大喜訊電告延安。

但蘇軍把軍火移交給八路軍的消息傳到重慶,老蔣十分震怒:這叫啥事?美國也向蘇俄提出交涉:你這唔係成心支持中共打內戰嗎?斯大林迫於國際壓力,又急忙收回了蘇家屯軍火庫。

那時候,資訊不靈光,全靠無線電台發密電碼聯絡,延安依據曾克林和彭真嘅彙報,已經致電挺進東北的共軍各部,將手裡的破爛槍炮留給地方,到東北之後再配備新槍新炮,各部共軍當然興高采烈。沒料到蘇軍變卦,結果千里迢迢趕到東北後卻兩手空空,這些部隊都係經過長征的共軍主力,一看先到東北的“縣大隊區小隊武工隊”出身的都扛上了三八大蓋歪把子,就急眼了,認為李運昌係吃了獨食,先自武裝了自己擴充的新兵。“新兵新槍,老兵沒槍”的講法一時噪起,老紅軍們對彭真和李運昌罵起了娘。

其實沒過個把月,李運昌就把他的十幾萬冀熱遼合編部隊全部移交給了東北局和林彪,所以也就根本不存在所謂“新兵新槍,老兵沒槍”的問題。對李運昌極為不滿的主要係黃克誠和梁興初,二人聯合向林彪狠狠的奏了李一本。於是林彪派人去清查李部的北票軍火庫,結果庫里只有1500支部隊換下來的舊槍。事實雖已查清,林彪還係別有用心的把本位主義、山頭主義、分散主義的大帽子實實地扣在李運昌頭上。文革中黃永勝則親自出馬,給李運昌貼大字報列出三大罪狀:一、到東北接管係搶佔地盤;二、在東北擴軍係招降納叛;三、把武器都發給自己的部隊係軍閥。

所以在中共黨史軍史上,關於東北的內戰,對共軍四野的前身“東北民主自治軍”從來都係輕描淡寫一筆帶過,因為其中有李運昌曾克林的功勞,如果李曾沒招降納叛,收編十幾萬滿洲國偽軍和各部抗聯土匪,並武裝到牙齒,哪來的“東北民主聯軍”和四野?林彪摘了這兩人的桃子不講好吃,反而得了便宜賣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原創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