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華人回國相親 看到這份價目表嚇跑了

美國的華人圈子小,適齡大姑娘小夥子們紛紛回國相親找對象。有人在國內看到一份相親價目表,直接嚇跑了。還是在美國相親“實惠”啊!

門當戶對是鐵律

“你們外地人怎麼還那麼多事兒,能找個北京的夠不錯的了,還挑什麼啊。”

中山公園的相親角,一位替兒子找對象的北京大爺,正理直氣壯地訓斥一位剛剛拒絕了自己的姑娘。

同樣的場景可能出現在天壇、玉淵潭、陶然亭或是朝陽公園。無數慕名而來的大爺大媽,匯聚在北京的各大公園,只為親自操辦兒女的終身大事。

儘管天氣炎熱,仍有大量老年人自帶板凳和相親材料,到中山公園相親角替兒女相親。

儘管聲名遠播,但相親角的成功率其實並不高。“現在大多數人都比較浮,這人太多了,都挑花眼了。”一位大爺說。

在相親角,被徵婚的大多是75後和80後的城市中產,以大專、本科學歷為主,北大博士、清華碩士、美國名校也不少見。他們或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或是有着北京戶口的外地人,多數早就在北京定居,憑藉不錯的收入或家庭背景,在房價高企的北京擁有至少一套獨立住房。

“京籍、未婚、有房、經濟條件好”早已是相親市場的標配,有的還提出“名校本科以上”、“父母有工作的純老北京”,還有的甚至要求“知識分子家庭”等。

照片是極少見到的。一如相親條件里對性格、人品、身高、長相、興趣愛好等方面的描述,對自己兒女通通都是“帥男”、“美女”,對對方則永遠是籠統地要求“人品好”、“溫柔大方”。

“給孩子相親就像上班一樣,搬個板凳坐了多少年才找着一個。”這些着急的父母霸佔着公園深處的一片樹蔭,生把公園變成了人才市場和兒女交易市場。

擺在地上的徵婚簡歷五花八門,有人稱自己“曾為世界多國總統、元首及聯合國秘書長作貼身英文翻譯”,也有來為自己相親的推拿師傅,持一彩打的紅底白字展板,上書“專治脊柱糾正,跌打損傷”,並配上一張身着太極服的練功照。

“我們不找外地的”:外地人的徵婚簡歷都扔樹根下

“我們家兒子不缺房子、不缺車也不缺錢,就是身高比她家要求矮了1厘米,她家就挑這挑那的,她家姑娘就那條件還挑什麼,北京的不也才掙幾千塊錢么,他們家搞不好還是農轉非呢,誰看不起誰啊。”

李大媽給兒子相中了一個“條件一般的”北京姑娘,對方在某中學做行政崗位,月入三四千元,家住朝陽花虎溝。姑娘的母親十分挑剔,嫌棄李大媽的兒子是外地戶口、身高矮,這讓她非常不爽。

她的兒子今年33歲,曾是一名銷售,後來花了3萬元自學計算機續了大本,現在是一名月薪2萬元的程序員,有房有車,就是沒有北京戶口。

李大媽曾想介紹一個在外企工作的山東女孩給兒子,但兒子卻再三強調一定要找“北京的,沒負擔的”。

這是李大媽第三次來到相親角,和第一次時的焦慮相比,她的心態已經平和了許多。她已經看清了:在這裡,高薪和車房遠不及一本北京戶口來得誘人。

戶籍和地域間的相互踩踏在相親角展現得尤為赤裸淋漓。在相親角的老北京們眼中,京籍和京戶有着天壤之別,就像清朝的鑲黃旗和正黃旗之分一樣。雖然二者都享受着北京戶口應有的一切待遇,但京籍才是身份證110開頭的正宗北京人,京戶再怎麼努力也是外地人,有着地域、口音、生活習慣、婚嫁習俗、過年探親的懸殊之分。

活躍在相親角的老人們,識別戶口和身份的嗅覺極其敏銳。這些城裡的老北京總能在三言兩語間準確地辨別出京外口音。即便京郊人或外地人講溜了普通話、吃透了兒化音,也糊弄不了他們。

“你哪兒人啊?”

這是許多精明的北京土著大爺大媽們問的第一句話。

只要察覺對方帶着或輕或重的口音,他們便果斷擺擺手:“我們不找外地的!”哪怕對方早就舉家遷居北京、拿到戶口也無濟於事。

至於連北京戶口也沒有的外地人,在相親角則處於絕對弱勢地位。

在天壇公園,那些沒有北京戶口的外地人只能接受區別對待,他們的相親資料都整齊地堆在相親角附近的樹根下。就像一個被孤立的群體,和北京大爺大媽的背包、水壺為伴,無人問津。

可以輕度殘疾,但屬羊的絕對不行!

3年前,王大爺在天壇公園給兒子相了一個牡丹江姑娘,兩人感情穩定,2年就發展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但提親時,女方母親卻索要20萬彩禮錢,不給就不嫁了,這讓兒子很受挫。畢竟在北京,嫁女兒是完全沒有彩禮一說的。兩家在彩禮問題上相持不下,最後不歡而散。

“我們不是看不起外地人,但有些外地人確實動機不純,拿我們當跳板!”大爺大媽的警惕並非全無根據。在天壇公園相親角,一個身高不足1米65、大專文憑的東北小伙執意要找一個北京姑娘,他特地在擇偶要求一欄註明,對方有輕度殘疾也可以。

對戶籍的執着,在上海的相親市場中也是常態。一位上海大媽在浦東世紀公園的相親活動中,看到一些來自安徽、南京的父母陪着女兒大喊:“我們要做上海人,我們要找上海老公,我們要把那邊房子賣了來上海,要在上海生第三代、第四代,要在上海生活下去!”

一個東北小伙在相親條件中寫着,“征:北京戶口,沒有遺傳的輕度殘疾也可以”。

但是,這種對外地人的警惕,有時會蛻變為一種激進的排外姿態,甚至對已經取得北京戶口的外地人,也充滿了敵意。

“外地人目的是什麼?他們大量湧進北京,想盡辦法跟北京人搞,佔北京的便宜,占戶口、占房子、占錢,什麼都有了,最後又跟你離婚!”一位路過的北京大爺憤懣地說。

不過,一些大爺大媽也逐漸意識到,上哪兒找那麼多符合自家條件的北京孩子,於是他們“退而求其次”,把標準放寬到最起碼得有北京戶口。

至於那些連戶口都沒有的外地人,“可以考慮特別優秀的”,至少幾張放在地上的相親要求是這麼寫的。

但有時,相親角中條件優越的京籍徵婚者,也會被一些看似無厘頭的理由淘汰掉。

今年26歲的北京姑娘彭順利是少數出現在相親角的年輕人之一,京籍京戶、三環有房、985高校碩士的她立刻招來不少大爺大媽的關注。但當聽說彭順利出生於1991年、屬羊時,大爺大媽只得惋惜地表示,“你什麼條件都好,要是不屬羊我肯定選你當兒媳婦了!”

彭順利萬萬沒想到,戶口、房子、學歷竟然敗給了自己的屬相。

在相親角,其他十一生肖永遠凌駕於羊之上。由於不少大爺大媽對“十羊九不全”的民間說法深信不疑,他們認為屬羊的人(尤其是女性)命不好,不是中途喪偶,就是沒兒沒女,即便其他條件再合適,只要屬羊,也一律不考慮。

根據媒體估算,北京市戶口價值54萬;房產價值根據2017年5月各區縣新房、二手房均價,和北京市婚房平均成交面積60至90平方米計算;學歷價值根據求學成本計算。

中國式相親價目表(圖片來源:微信截圖)

連房都沒有,也敢來相親

早年間,外地小伙劉東風喜歡上一個北京女孩,女孩家住協和醫院對面,屬於二環,距離天安門也不遠。

有一天,談到兩人未來可能性的時候,北京姑娘的一句話讓劉東風徹底斷絕了幻想,再也不考慮兩人的任何可能性:

“我要是跟你住到四環外,以後還怎麼走親戚!”

原來,並不是買了北京的房就能娶到北京姑娘,房子所在的區縣、環數更為重要。

雖然隨着北京城市規模的不斷擴張,四環附近早已寸土寸金,但在如今的相親角,這仍是一條鐵律。

在一排徵婚資料中,一位姑娘表示,自己在西城二環有獨立的學區房,這樣的住房條件在相親角備受青睞。

掃過一排排相親信息就會發現,那些房子位於市中心或教育高地的父母,都會自信地亮出“家在附近”、“三環有房”、“崇文三居”等信息,引來不少家長駐足觀看。

而對只寫着“有獨立住房”的人,不少大爺大媽會單刀直入地詢問對方住房位置,一聽說是五環外或遠郊區縣的,他們便板著臉匆匆離開。

一位兒子在公安系統工作的北京大媽為了顯示自家資本雄厚,稱自家搬遷後得了三四套房子。“我跟我兒子說,條件不怎麼好的家庭的女孩子我就特別不願意要,那家的父母都比自己低,萬一圖個什麼的將來怎麼過日子。”

偶然路過的呂大媽聽後不屑地說,“房多了不起啊,指不定都在通縣(雖然已貴為北京行政副中心,通州在老北京口中,只配叫“通縣”),不照樣娶不着媳婦!”

中山公園相親角的三位大爺大媽坐在一起交流相親經驗。一位山東大媽被呂大媽的京腔吸引過來,像不動產調查一樣打聽起呂大媽家的住房情況,哪個區的、幾環的、多少平米甚至幾居室都沒放過。

聽聞呂大媽想給女兒找個有房的女婿後,山東大媽仍不肯放棄,“你們是北京人應該去搖公租房啊,石景山郭公庄那邊就不錯(編者註:實為丰台區),以後俺跟兒子和你閨女住公租房就不用在郊區生活了。”

當然,許多時候背景調查是以一種含蓄的方式展開的。

老人們最常用的開場白便是,“天兒不早了,您趕緊回去吧,一會兒別趕上晚高峰,再耽誤您回家”。以地鐵為例,如果對方車程半小時內就能到家,說明房子基本都在三環附近,車程在一小時內的基本都在城六區居住,而一小時以上的,往往住在五環外。

類似的問題還有“孩子有沒有車”、“車好不好停”、“停車費貴不貴”,來推斷對方的房子位於中高檔商業小區還是老舊社區。

為守護階級而相親為共享資源而結婚

“男孩免費登記啦,快來登記看女孩信息!”

大甩賣式的口號出自天壇公園相親角的兩位“情報販子”。她們專門負責收集兒女的個人信息和擇偶條件,按出生年份和性別分為多冊,男性是藍紙,女性是粉紙,年齡橫跨70後-95後。想要看別人的信息,必須先登記。

由於相親市場中的男生太少,男孩父母可以免費登記查看女孩信息,而女孩父母則必須交10元報名費才能享受同等待遇。

雖然這一“霸王條款”帶有明顯的歧視味道,且“情報販子”手中信息的真實性也無法保證,但仍有不少家長願意掏這個錢。畢竟,若能從中尋覓到未來女婿,10元投資真不能算高。

家長們一邊一本本翻着異性信息,一邊還不時要求查看與自家兒女同齡的同性信息,暗自掂量着自家兒女在相親角中的位置和競爭力。

天壇公園的“情報販子”攤點是人氣最旺的地方之一。

88年出生的燕子是北京相親角少有的親自上陣的年輕姑娘,既為自己,也幫朋友。她平時經營着自己的非盈利相親公眾號,每篇推送文章的內容都是介紹身邊的單身朋友。

在經營公號時,燕子發現,一些有房有車的男士,即便年紀偏大,也不乏眾多90後女性追求者,而那些有車沒房的男生往往無人問津。女生則正相反,那些長得漂亮的女生更容易獲得關注,而事業有成、學歷又高的女強人卻鮮有人聯繫。

“門當戶對很重要,在相親中排第一位。”

燕子說,不管是在中老人為主的相親角,還是年輕人扎堆的8分鐘集體相親或婚戀網站,只要一涉及到相親和婚姻,就勢必牽扯出太多現實話題。

在相親的邏輯下,結婚並非僅為了愛情和生育,還為了進行資源共享,比如房子、社會地位、教育和醫療資源。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年輕人在相親時會關注顏值和共同語言,但最後談得最多的,還是戶口、房子、學歷和家庭背景。

來相親角前,燕子特地設計並打印了一張橫幅,上邊有着單身朋友的擇偶信息和二維碼。這種嶄新的相親方式引來不少大爺大媽圍觀,他們還沒學會掃碼關注,只能好奇地在一旁詢問。

燕子和大爺大媽之間代溝巨大,帶着點東北口音的她向跟一位大爺解釋年輕人要看眼緣時,大爺卻反問道:你還介紹演員?但他們卻對門當戶對的重要性有着完全一致的意見。

不能高攀,更不能屈尊,即便同是“門當戶對”的中產家庭,階級內部的分化與競爭暗流涌動,激烈而殘酷。

各大公園的相親角勢必都有精英區或海歸區,多是高學歷、高收入的城市中產。

相親角中的每個人都在守衛自己所在的階層:誰也不想找條件不如自己、相對低層次的家庭,因為他們懼怕下滑,懼怕好不容易才積累的財富被人佔用;誰也都在尋找條件略優於自己、相對高層次的家庭,因為他們也期待上升。但這種上升十分有限,他們絕不找條件優越太多的家庭,因為他們害怕被對方看不起,說話都不硬氣。

歸根到底,相親還是一場盛大的個人營銷和階層買賣,房子、戶口這些硬性條件都是擺在桌面上的交易籌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