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袁斌:抗日旗幟下的罪惡

雷震遠神父在書中曾這樣描寫他印象中的呂正操:「他既不知道德觀念,又無倫理觀念,僅效忠於共產主義,而共產主義又係爭取勝利不擇手段的。」其實,「既不知道德觀念,又無倫理觀念,」 為了「爭取勝利不擇手段」的又何止係呂正操呢,共產黨人的共同特點就係敵視和踐踏人類的一切道德底線。試想,這樣一群人帶給人類的,除了殺戳和欺騙還可能有別的咩嗎?

——《內在的敵人》讀後

 

誠如 雷震遠 神父所講,“ 共產黨 所用的 恐怖政治 ,係一種暴行制度”。自從呂正操帶領共產黨軍隊開進太行山區後,這種恐怖政治同時也被他們帶到了嗰度。“他們在逮捕或處死人犯前,總係先捏造出啲假仁假義的口實;但有時也突然闖進一個曾經發表過反共言論的人的家裡,立即予以處決。”

在 雷震遠 神父常去講道的一個望梅小村子裏,有一個心直口快的人叫王立貞。他雖然常給 共產黨 很大幫忙,但卻時常批評共產黨。比較謹慎的朋友們勸他慎重啲,他只係一笑置之。“你不必過慮”,他講。“我和共產黨關係很好。我幫助他們。我們彼此了解。我係一個獨立份子而有獨立思想的人。我覺得有必要時便對他們加以批評。”他講。“你的獨立思想正係共產黨所不能容忍的。”一位聰明的朋友告訴他。“隱蔽起你的思想。唔好多言多語。”

但係王立貞係一個頑強而自恃的人。他聳聳肩講:“我還要講,我沒有可怕的。他們曉得我協助他們,我們的關係非常好。我可以批評他們。”

在一天夜裡,幾個共產黨跑到他門前,用高聲而友好的口吻喚他出來。他的直覺警告他,他靜悄悄地聽着,沒敢到門口去開門。

外面領頭的人開始責罵他失禮。他對此僅作冷笑,同時,他開始懷疑他以前的行為係否聰明,他決心唔去開門。他總以為過一會這些人便疲倦了,那時便會雲消霧散。他的驚慌並非無理。

外面的喜笑聲和花言巧語愈來愈甚,王某已經把手放上門上準備開門。他的妻子將他推開,倒在他的腳下。用力把他雙腳抱住。她恐懼得戰慄,請求丈夫唔好開門。

王某和共產黨的戰鬥繼續了多時,最後他被講服,讓步開門。王某微笑着同他們打招呼。他們的態度也很和靄。突然兩個人捉着他的臂,這群人蜂擁而上將他帶走。後面傳來他妻子的嚎啕聲,他絕望地回頭看了一下,因為他曉得他再不會看到妻子、家和孩子了。

一路上共產黨取笑他,污辱他。全村人都躲在家裡,不敢出頭。有幾個人曾經偷看,當抵達村外郊野時,騷鬧取笑聲變成拳打腳踢和棍打。他們看到王某被拖走的方向。稍後,在黑暗中共產黨又走返嚟,王某已經不在了。消息傳出後,王某的朋友跑去找他。離村不遠,發現到他的屍身。他倒在血泊里,死在亂刀之下。兩位朋友把屍體翻過來。另一位朋友用一件衣服蓋上他被砍下的頭,死人頭的眼睛放出恐怖的凶焰,顯然係他還未即閉眼便死在利刃之下。

王某唔係共產黨,他曾和他們友好,並對他們予以協助。他的罪名係由於他頑強地保持他批評的權利。王某的被謀殺僅因他堅守着中國人傳統的獨立自由的談話,所以他的慘死深深影響到鄰人。

還有比這更恐怖慘烈的。

一天,雷震遠神父在陳魯集一個他所轄的教區里剛完成早課,突然,村裡的大鐘響起來,有人驚慌失措地跑來告訴他,共產黨已經叫村長傳命,召集村民在一個廣場上集合,這廣場原係孩子們的遊戲場。“神父,你也得去”,那年青人講。“每個人都須在十點鐘到達嗰度。”

當雷震遠神父到達廣場時,全村的人都已集合在嗰度,年老的,年青的,男的,女的,以及小孩子們。小孩子們同他們的先生站在前排。他向人打聽共產黨把他們喚來有咩事。一個人對他耳語講:“要我們來看出紅差──砍頭。”他的同伴靠近雷震遠神父的肩膀,用手掩口低聲講:“這係一次大紅差,聽講受刑的很多,有十個,還有許多。”

“他們犯咩罪?”他又問。“他們沒有犯罪,”那人辛酸地講,“他們係學生,係張村的反共學校的學生。”過了一會,那人推了一下雷震遠神父的肩膀,“看,他們來啦!你看嗰啲孩子們,嗰啲畜生們要孩子們親眼看這種可怕的事!”雷震遠神父想起,他年青的朋友王君也係嗰個學校畢業,當共產黨有計劃地捕殺該校畢業生時,他曾被活埋。

這時,有人喊道“他們來啦!”雷震遠神父抬頭看去,只見一隊年青人,多數穿着農裝,雙手背捆着,被領向這塊空場。他們係如此年青,如此年青!

一位共產黨向他們狂叫發令,他們被迫跪下,面向著人群。共產黨又下令這些年青人跪着彼此移近,直到每人相距不到一呎遠。雷震遠神父數了一下,一共係十三個人在晨光中跪在嗰度。北方原野吹來的風,掃過他們年青的面孔。

這些係純良的中國青年,係優良剛直的,他們的被清算,就因為他們剛直。守衛的民兵,開始後退。一個共產黨官員高讀一篇冗長的罪狀,“叛逆”一詞不斷從口中跳出。人們沉靜無聲,面孔顯出不恥的樣子。每人都清楚這些青年,知道他們唔係叛逆。他們所在的四存學校係一個最民主的學校,校長具有新思想,實行半工半讀制,係一種新的訓練方法,使無力出外就讀的學生,至少可以獲得啲知識,學習啲讀和寫。這種教學曾獲到很大成就,如果不這樣給青年農民一點知識,他們將永遠毫無所知。如假以時間,將可使廣大的不識字地區,普遍獲到啲教育。人們聽到這些捏造的罪名,知道即使這些青年想做賣國賊也沒有機會,因為在這區域里並沒有日本人。

“罪狀”宣讀完畢後,共產黨首領開始同時發佈兩個命令。他令已嚇得面白髮抖的教員們叫小孩子唱愛國歌。同時作手式叫劊子手開刀。劊子手係一個凶恨結實的年青共兵,膂力很足。那共兵來到第一個犧牲者後面,雙手舉起寬大銳利的大刀快如閃電般的砍下,第一顆頭應聲落地,在地下滾滾轉,鮮血像湧泉般噴出。

孩子們近於歇斯底里的歌聲,變成了不協調雜亂的啼叫聲。人們看着那劊子手像閃電一樣,自右而左,一刀一個,跪着的學生們迅速都變成了刀下鬼。那劊子手砍完一個再砍第二個時,看也不看前一個,毫無意思去睇吓砍得結果如何。他雙手把刀揮動了十三次。陽光反映在刀片上,最初係耀眼發光,隨即被鮮血沾污而失掉閃爍。那劊子手揮刀十三次,每次都準確地把鋼刀從頸間兩塊小骨之間砍下,從無一次失手。他頭也不轉地揮動大刀,當砍完最後一個──第十三個人頭時,他把刀扔在地上,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

緊接着,雷震遠神父驚恐地看到,幾個強壯兇猛的共黨士兵衝上前去,把死人翻轉過來,然後彎下身去,每人用尖刀在死人胸前挖一個洞,接着用雙腳或一腳蹬踩,使死者的心從洞中外涌,然後捉住拉出。他們把十三顆心放在一起,用柔軟的蘆葦穿成一串。

兩個靠近雷震遠神父的觀眾苦笑看着嗰啲離去的共產黨士兵。“他們把心拿去作咩?”他問那較年長的一位講。“他們將在今夜把嗰啲心吃掉,他們相信那樣可以增加力量。”他講完後恨恨地咀咒著走開。

“看嗰啲孩子們”,另一個講,“可憐的孩子們!”他悲痛地搖著頭。小孩子們嚇得面孔灰白,有幾個已經嘔吐,教員們責罵著他們,一面集合列隊返校。

雷震遠神父感嘆道:“這係我首次看到小孩子們被迫觀看血刑。這係共產黨使孩子們變成凶野無清的計劃之一,想使他們變得喪心病狂而能作出一樣的野蠻殘暴行為。”

以上不過係雷震遠神父當年親身經歷的一部分,要想了解更多的內容,讀者們還得去看《內在的敵人》這本書。而在官方渲染的“開國上將呂正操”的“傳奇人生”中,這段黑暗血腥的歷史唔係秘而不宣,就係被編排得面目全非。

雷震遠神父在書中曾這樣描寫他印象中的呂正操:“他既不知道德觀念,又無倫理觀念,僅效忠於共產主義,而共產主義又係爭取勝利不擇手段的。”其實,“既不知道德觀念,又無倫理觀念,” 為了“爭取勝利不擇手段”的又何止係呂正操呢,共產黨人的共同特點就係敵視和踐踏人類的一切道德底線。試想,這樣一群人帶給人類的,除了殺戳和欺騙還可能有別的咩嗎?(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