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被掩蓋的事實 人類起源的真相

1948年的一個夏天,一位美國的業餘化石專家喺位於猶佢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蟲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這一敲不但鬆動了一百多年以來現代人類所篤信的進化論,更替人類發展史研究敲開了另一扇門。

被掩蓋的事實:人類起源的真相。

遠古人的腳印

1948年的一個夏天,一位美國的業餘化石專家喺位於猶佢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蟲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這一敲不但鬆動了一百多年以來現代人類所篤信的進化論,更替人類發展史研究敲開了另一扇門。

這位名叫威廉・J・米斯特的美國人喺敲開這片化石之後,赫然發現一個完整的鞋印就踩喺一隻三葉蟲上,這個鞋印長約26公分,寬8.9公分。從鞋印後跟部分下凹1.5公分來看,這應該是一雙和現代人類所穿的便鞋類似的鞋子,也就是講這隻鞋子的主人是生活喺一個有一定文明下的環境。令人納悶的是,三葉蟲是一種生長於六億年前至兩億多年前的生物,換句話講,喺這久遠的歷史時期之前,係唔係有着和我們一樣的人類文明存喺?

這樣的疑問其實早喺十九世紀就存喺了,1822年的《美國科學雜誌》卷五上,清楚地描述了由法國探險家喺聖路易南,密西西比河沿岸所發現的一連串腳印,每一個腳印都清晰的顯示人類腳掌底部的肌肉曲線。就喺同一地點還發現有一很深的壓痕,長2英尺深1英尺,似乎是由捲軸或紙捲筒所形成的(參考1885年《美國古文物研究》卷7,P.364-367),而這兩個遺迹都是存在於距今有3億4千5百萬年前的密西西比紀石灰石上。這樣的考古發現告訴我們喺上億年前除了有人類存喺的可能性之外,當時的人很可能也具有造紙技術等文明。

另一個類似但是更為有趣的發現,是一位美國業餘地質學家喺美國內華達州的Fisher峽谷內,發現了一塊帶鞋印的化石。這個化石是由於鞋跟離開地面時所帶起的泥土造成的,鞋印的保存出奇的好,並且這塊化石的年代可以追溯到2.25億年前的三疊紀石灰石。化石被發現的時間是1927年,不過當近期的科學家以顯微攝影重現這個遺迹時,先至發現鞋跟的皮革由雙線縫合而成,兩線相距1/3寸平行延伸,而這樣的製鞋技術喺1927年是沒有的。

加州奧克蘭考古博物館榮譽館長Samuel Hubbard針對這個化石下了這樣的結論:“地球上今天的人類尚不能縫製那樣的鞋。面對這樣的證據,即喺類人猿尚未開化的億萬年前,地球上已存喺具有高度智慧的人……”而中國一位著名的化石專家海濤喺新疆的紅山也發現了奇特的類似人類鞋印的化石,距今約二億七千萬年。

鞋印的印跡全長26厘米,前寬後窄,並有雙重縫印。鞋印左側較右側清晰,印跡凹陷內呈中間淺兩端深,形態酷似人類左腳鞋印,由於這個腳印與美國Fisher峽谷的發現相似,被人稱為新疆的“奧帕茨之謎”(意為不符合那一地層時代的出土物)。海濤喺《地理知識》雜誌上發表的論文中講,這種“奧帕茨”現象預示着地球上生命、文明演化輪迴可能性的存喺。

喺美國得克薩斯州Glen Rose的瑞拉克西河(Raluxy)河床中發現有生活喺白堊紀的恐龍的腳印。考古學家們吃驚地喺恐龍腳印化石旁十八英寸半的地方,同時發現有12具人的腳印化石,甚至有一個人的腳印疊蓋喺一個三指恐龍腳印上。把化石從中間切開,發現腳印下的截面有壓縮的痕迹,這是仿製品無法做到的,顯然唔係假冒的。另外喺附近同一岩層還發現人的手指化石和一件人造鐵鎚,有一截手柄還緊緊留喺鐵鎚的頭上。這個鐵鎚的頭部含有96.6%鐵,0.74%硫和2.6%氯。這是一種非常奇異的合金。現喺都不可能造出這種氯和鐵化合的金屬來。一截殘留的手柄已經變成煤。

要想喺短時間內變成煤,整個地層要有相當的壓力,還要產生一定的熱量先至行。如果鎚子是掉喺石縫中的,由於壓力和溫度不夠,就不存喺使手柄煤化的過程。這講明岩層喺變硬、固化的時候,鎚子就喺那兒了。發現人造工具的岩層和恐龍足跡所喺岩層是一致的,而其它岩層都沒有恐龍足印和人造工具。這講明人類和恐龍的確曾生活喺同一時代。

綜觀上面的幾個考古發現,我們不免喺心中產生了一個很大的疑問:那就是點解這些考古發現所呈現出來的觀點,與我們現有的認識大不相同,甚至與喺學校中的教科書內容有很大的抵觸?記得教科書中告訴我們,人類最早起源於約三萬年前,並且是由猿類進化而來的。如果人類歷史真的如教科書所講的只有數萬年,那對於這些喺上億年前所存喺的足跡與金屬製品又該如何解釋呢?

這樣的疑問其實正是提供人類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也是一個動機可以驅使我們再一次檢視現存人類演化歷史觀點的正確性。但非常可惜的是,多數的考古學家並不願意重視這樣的機會,反而因為這些發現與佢們所相信的進化論產生矛盾而裹足不前。

這是點解呢?很可能是為了涉及到要挑戰整個進化論的模型,而且這個已存喺上百年的模型所發展出來的理論與學講,早已深深的影響了我們現今的科學及社會發展,我們的許多文化、觀念、甚至行為模式,都已依靠進化論而衍生出一套系統,許多科學家也身喺其中而跳不出這個框框。這造成佢們對於這些無法歸納到進化論系統的發現視而不見,有的甚至還排擠這些發現。

被刻意掩蓋的事實

比如1880年,加利福尼亞州的地質學家惠特尼(J.D.Whitney)發表了一份長長的報告,描繪了喺加州金礦中所發現的工具。這些工具包括數個矛頭、石砵和石杵,是喺礦井下很深的、而且未曾被觸及的火山岩下面發現的。地質學家確認這些岩層是喺距今900萬年-5500萬年之間形成的。

但是史密森學會的Holmes,也是19世紀評論“加州發現”的著名評論家,對於這個發現佢的評論卻是:“也許,如果惠特尼教授能象今天的人一樣完全了解人類進化歷史的話,佢可能會猶豫是否公布佢的結論(這一結論表明喺遠古時代的北美洲就已經有人類存喺了),儘管佢面對的發現是如此的輝煌。”換言之,如果發現的事實不符合當今普遍認同的觀點,即使證據再充足,也因無法受到主流科學界的接納而必須丟棄。這些重大的考古“發現”也只被當作一種考古發掘,而無法進一步“呈現”到一般大眾眼前。

這樣的態度完全失去了科學求“真”的精神,而且由於這種對挑戰權威的理論所產生的排斥,也相對地產生了對權威理論的盲目擁護,甚至還發生了造假的事件,其中最著名的即為皮爾當(Piltdown)欺騙事件。

故事是發生喺20世紀初,一位業餘收藏家道森(Charles Dawson),喺皮爾當發現了幾塊人類的顱骨。隨後,大英博物館的Arthur Smith Woodward爵士以及Pierre Teilhardde Chardin等科學家,同Dawson一起參與了挖掘工作,又發現了一塊像猿的頜骨以及幾塊較古老的哺乳類化石。這時Dawson和Woodward想到如果把佢們發現的人類頭骨和像猿的頜骨拼喺一起,正好能夠組成一個來自於更新世早期或上新世晚期的人類祖先化石,這樣得組合就可以證明進化論的存喺。隨後佢們便着手進行並對科學界宣布了“皮耳當人”這一發現。

然而40年後,維納(J.S.Weiner)、奧克雷(K.P.Oakley)連同其佢啲英國科學家,共同揭露了所謂“皮爾當人”,其實是個超級騙局,而且這個騙局是由啲具有專業科學技術的人一手炮製的。

讓我們來睇吓這個驚人的名單:大英博物館的Arthur Smith Woodward爵士、皇家外科醫學會Hunterian博物館的Arthur Keith爵士、劍橋大學地質學院的William Sollas以及著名解剖學家Eliot Smith,當然還有Dawson和Pierre Teilhardde Chardin,都是備受尊敬的專家們!維納後來喺發表自己的感想時講:“喺這一切背後,我們感受到了一種強大而急迫的動力……有一種幾近瘋狂的願望,希望能夠填補那些對進化論來講“十分必要”的缺失環節,以便證明進化論的正確……”

失去工作的考古學家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加拿大國家博物館的李(Thomas E.Lee),喺位於休倫湖(Huron)北部,Manitoulin島Sheguiandah地區的冰河時代沉積物中,發現了先進的石器。韋恩大學(Wayne)的地質學家John Sanford認為:該地區發現的工具中,最古老的至少有6.5萬年的歷史,甚至很可能有12.5萬年了。但是,對那些堅持傳統的北美史前史的人來講,這樣的年代是不可接受的。

隨後,這個遺址的發現者李被掃地出門(離開了佢擔任的國家公職),之後長期揾不到工作。佢的出版物被禁止,所有的證據被幾個著名作家隨意亂用……成噸的史前器物被扔進了加拿大國家博物館的儲物間。國家博物館館長,因為拒絕解僱發現者李而受到株連,也被開除了,從此背井離鄉。官方權威們還試圖壓制其它六個未及掩蓋的Sheguiandah樣品,並把發現地點(Sheguiandah地區)開放為旅遊區……同時,這一地區甚至對外宣稱:呢度的名流對此事一無所知,而且重寫了所有涉及此事的書。對佢們來講,這件事不得不被封殺,而且佢們也確實做到了。

“人類的神秘起源”

1996年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播出了一部影片“人類的神秘起源”(Mysterious Origins of Man),內容提到許多不為人知的考古發現,包括文章前面提到的與恐龍腳印一起發現的人類腳印化石,三億二千萬年前的人大腿骨,二十八億年前的人造鐵球等等等等。播出後立刻引起社會大眾的熱烈反響與回應。

然而與一般大眾的好奇心理不同的是,許多著名的科學家也發表了回應。佢們寫給影片製作人的回應顯然不很理性,包括“一群騙子”,“整個影片是垃圾”,“毫無價值”等等。

除了這些不理性的回應外,並沒有科學家願意針對影片中提出的諸多發現進行討論與更深入的研究。大家也許認為科學家都是很理智的,然而當觸及到佢們堅信的科學理論時,有些特別固執的人甚至是完全不加思考的反對。

重新發現人類的起源

這種荒謬事件的發生,充分暴露了因為研究態度的偏移,結果使得科學家喪失了佢們最受人敬重的特質--實事求是求真的精神,反而用盡手段來彌補現存理論層出不窮的漏洞,以爭取或是確保自己喺權威理論的地位。如果科學家能夠秉着客觀公正的態度審視每一個證據,或許佢的研究更可以還原歷史的真相。

其實任何一個新的概念喺提出來的時候都曾遭受到質疑,科學家或許也忘記了進化論被提出的時候也曾面臨相同的情形,差別的地方是它得到了較多的後續研究,然而這些研究的基礎點事實上都是偏頗的,因為它們有意地過濾掉直接衝突該理論的證據。

從本文一開始提及的幾個考古發現之外,有越來越多類似的考古發現都呈現出當今人類發展學講的局限性,如果可以把這些不同的考古發現如人類足跡、古生物遺骸、史前璧畫,史前文化遺產、甚至宗教歷史串聯喺一起,做一個有系統的整理歸納,也許將幫助我們建構出另一套人類發展的軌跡。

也許大家可以思考一個問題。現今佛教中流傳的經書記載着,釋迦牟尼佛講過佢喺上億年前就修成得道,亦即古代的修煉人認為人類的存喺是有上億年歷史的,這個講法與米斯特的三葉蟲腳印所帶給我們的訊息是一致的。

當然這樣的推論也須要做更多的研究先至能得到證實,但卻使我們認識到,只要我們願意將自己的觀念與態度稍作改變,眼前打開的又是另一條寬廣的道路,而這樣的研究是絕對值得的!如果人類並非由人猿進化而來的,如果許多千萬年前的史前文明遺迹,確實是由我們的祖先所遺留下來的,那麼針對這些發現所做的研究,不正可以幫助我們解答亘古以來人類從發展,輝煌到毀滅,一次又一次豐富的歷史軌跡,這不但能夠使我們人類重新認識自己,更對開創人類美好未來有絕對的幫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正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