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猛文!單就仇恨來說 我們都忙不過來 哪有時間做中國夢

——廉價的仇恨:中國人的種族主義

恨蘇修,恨美帝,恨日本,恨菲律賓,恨越南、恨韓國、恨港燦、恨台獨……說實話,剩下的時間連做中國夢都不夠。管他同種不同種,同路不同路,全部恨一遍再說。 我過得不好的時候,要恨,因為過得不好全是他們陰謀、反對、敵視造成的!我過得好了,更要恨!因為他們居然看不慣我過得好,天天說三道四。

一、

某些中國人用什麼樣的道德觀去教育孩子一直是我覺得困惑的事情。會不會跟孩子說,誰跟咱家提意見誰就是反對咱家的勢力,你就去找個彈弓打他家玻璃去;誰家要裝防盜系統就是危害小區穩定,你就去找個彈弓打他家玻璃去;誰要是質疑咱家的革命傳統就是篡改歷史,你就去找個彈弓打他家玻璃去……

如果孩子要問你為什麼那麼不招人待見,你為什麼恨完這個恨那個,隔壁老王天天在我們家門口扔鞭炮,你咋就不恨呢……你就撕爛孩子的嘴就是了。順便告訴他後果自負。

二、

吹起來中國人是勤勞的民族。這不假。因為單就仇恨這件事來說,我們就忙不過來,從早到晚,數十年如一日。我們與世界為敵,但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

恨蘇修,恨美帝,恨日本,恨菲律賓,恨越南、恨韓國、恨港燦、恨台獨……說實話,剩下的時間連做中國夢都不夠。管他同種不同種,同路不同路,全部恨一遍再說。

我過得不好的時候,要恨,因為過得不好全是他們陰謀、反對、敵視造成的!我過得好了,更要恨!因為他們居然看不慣我過得好,天天說三道四。

所以我看到努爾哈赤反叛的時候告天七大恨,頓感圖樣圖森破,要說恨出水平,恨出花樣,還是要看一個世紀以來的中國人。

三、

仇恨的根據是什麼呢。

一個正常的人類。愛恨是基本的表達。但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和恨,因為我們是人,所以人的愛恨是遵從大致相同的標準。一定是那些違背了人類正常的價值觀和倫理,破壞了人類社會共同的準則的行為,才需要我們去恨,去抵制。

但對於一個無賴來說,這樣的正常價值觀就很難起作用,因為只要妨礙他作惡,或者是妨礙他的狐朋狗友作惡,那麼,你就要砸你家玻璃。

當年納粹是怎麼表達愛恨的呢?因為我是雅利安人,所以我就代表偉光正,因為你是猶太人,你就是假惡丑。狂熱的納粹黨徒們堵在猶太人的商店門口,日復一日的抵制。

他們抵制還不過癮,最終以國家的名義公開的打砸搶,把猶太人的財富剝奪的一乾二淨之後,又趕進了焚屍爐。這種仇恨我們並不陌生,因為我們中國人有句類似的老話: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那些站在樂天門口的新義和團,和納粹有什麼區別?並沒有。我恨你不是因為你沒有遵從社會的法制,沒有盡到作為一個公民的義務,而僅僅是因為你是美國人、日本人、韓國人、菲律賓人……老子就要恨你。

唯一的不同,是納粹只恨猶太人。新義和團要恨的卻是所有正常人。包括同胞。

四、

當一個人的愛恨不是遵從人之為人的準則,而是根據國別、血緣、基因甚至階層來作標準的時候,這就是種族主義的本質。

我們當仁不讓的有這樣的傳統。在我們熟悉的癲狂年代中,為富一定不仁,貧窮就是有理。你生來就該被恨。至今每個中國人的檔案中,還有家庭出身這麼一欄。我們的血緣沒有區別,但是我們可以人為的製造出來。

即便你是中國人,一樣有可能被恨。說天朝不好,你就是西奴;說美帝好,你就是美狗;說不想做中國人,你就是十惡不赦的漢奸;如果你什麼都不說,悄悄移民,那你是成功人士;如果你把兒子送到國外,去探望的時候被電梯夾了腦袋並揚言要起訴萬惡的資本主義,你就是令人敬佩的愛國主義者。

所以仇恨,是中國人最熟悉,也是最陌生的種族主義。

五、

廉價的東西一定有廉價的緣由。廉價的仇恨背後,就是諸多的神邏輯。比如很多新義和團就相信你只要不買鄰居家的東西,馬化騰就要跟你發紅包,鄰居們就會餓死。你買鄰居一個麵包,就是送他一顆子彈。

只是,當我們還在溫飽線上掙扎的年代,你們家的鄰居就已經富了。亞洲四小龍哪個是靠你騰飛的?世界經濟的熱潮哪一次是你引領的?你那麼牛逼,當年還低三下四費盡心機的搞改革開放,去參加世貿?而真正射進中國人身體里的致命子彈,自己人的恐怕遠遠多於敵人的。

明明自己是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受益者,依賴者,卻顛倒黑白的認為自己是救世主,是發動機。這種天朝大國的迷夢,在大清朝“萬物皆備於我”的故事中,我們見過很多。但即便感覺那麼良好,即便以為師夷之長可以制夷,大清朝還是喜大普奔的完蛋了。

沒有你,鄰居們一樣存在,甚至更好。

沒有你,說不定這個世界也更好。至少,朝鮮人民更好。

六、

說到朝鮮人民,他們又要在鴨綠江玩核爆了。我不知道共青團的小粉紅們會不會又在官媒上通知大家去抵制。在他們的愛國邏輯中,老王在你家門口玩炮仗是為你看家護院,老李在家裡裝隔音窗就是他媽的危害小區。

但是顯然,朝鮮不會招來仇恨,也不大可能被抵制。因為他們連開超市的可能都沒有。雖然他們和韓國人同宗同種,但是僅僅因為意識形態的區別,就成了兄弟和敵人。

這種靠意識形態來區分國家利益的幼稚認知並不陌生。對於中國人甚至全是帶血的記憶。和蘇聯結盟,結果幾乎開戰;和阿爾巴尼亞交好,結果互罵告終;為越南抗美,結果兵戎相見;和查韋斯稱兄道弟,結果幾百億美元沒了……唯一一個自始至終的仇敵,美帝,卻是一戰、二戰的盟友,救命的恩人。

來自意識形態的仇恨,就如同種族主義的仇恨,不講道義,不談公理,無視人類數千年血淚換來的文明共識,只有低級的攻訐和盲目的排斥。中國人廉價的仇恨,本質和種族主義毫無二致。

所以當我們聽見“反華”這個詞的時候一定要想想,別人反的是什麼,是這個國家,還是以這個國家名義進行的反人類的言與行。

你一個種族主義者,反你是天理。不反沒天理。

七、

這個正常的星球絕不會因為誰誰誰的仇恨、抵制就改變軌跡。只不過是增加些許螳臂當車的笑料。如果義和團可以強國,那所有的中國人都應該蓄上辮子。

世界絕對不是你的敵人。但你卻有可能成為這個世界的敵人。一個認知上還沒擺脫種族主義的國度,距離所謂的復興,差的不僅僅是一百年。

2017-3-15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