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對比強烈:侵華日軍買袁世凱房慘敗 中共霸佔還逼寫自願書

侵華日軍想購買袁家喺河南彰德洹上村的花園,開價頗高,袁克定堅持不賣,日軍也只好作罷。袁世凱的孫子袁家誠回憶:上個世紀六十年代。袁家後人趕上「四清運動」。當時,中共政府揾袁家誠談話,對佢講:「你們袁家,有十六間房,是十足的剝削階級,房子要上繳給國家。」袁家誠一想,「人民民主專政」,有啥辦法呢?只好交公吧。政府人員講:「你同意上繳給國家是吧?那麼,請你填寫這份《放棄房地產申請書》、我們要你自己宣布:自願放棄房產所有權、進行交公。

有建設,就會有拆遷,晚清、民國,都不能例外。

號稱中國近代史上第一號侵略者的英國“鬼子”,並不敢強征中國人的土地。1843年,英國人想租賃廣州十三行對岸的珠江南岸田地數十畝,但是,這片田地的地主和當地群眾都不同意,不願意出租,最終結果怎樣呢?依據史料《廣州文史資料第44輯:廣州租界史大事記》的記載,英國“鬼子”“未逞”。”未逞“的意思是:英國人也只能幹瞪眼,毫無辦法。

當時正乘着第一次鴉片戰爭勝利的餘威,可英國“鬼子”就是不敢強征。

1880年,廣東商人陳承德向清政府申請:承建天津至通州的鐵路。陳承德承諾:可將部分利潤上交朝廷、作為北洋水師的軍費。

陳承德的申請,遭到了以翁同龢為首的中央大臣反對,其中一個重要的反對理由是:建造鐵路,沿途貧苦居民的房子如何拆遷?遇到釘子戶點算?還有,鐵路一建,從天津到通州的車夫、轎夫、棒棒軍,通通都會失業,點算?如何安排佢們的再就業?

晚清的中央官場,對拆遷老百姓的房子,以及維護貧苦人民就業這些問題上,是有所顧慮的。

曹汝霖喺佢的回憶錄《一生之回憶》裏面,記錄了這樣一件事:庚子年(1900年)之後,清政府設立”民政部”,命肅親王善耆重新搞北京的城市規劃。

當時,喺北京“大明壕”這個地方,有許多民居房屋,依照善耆搞的城市新規劃,本來需要全部拆遷的,但是,清政府研究再三,最終不敢對老百姓進行強制拆遷,點解?因為當時的清政府,沒有錢賠得起老百姓的拆遷補償。

北京這個事例,出自(台)傳記文學出版社,曹汝霖《一生之回憶》第40頁。

史上最牛釘子戶,恐驚要數浙江慈溪奉化溪口的周順房,佢家和蔣介石家是鄰居。蔣介石當上委員長之後,想擴建奉化老家,佢指示國民政府發了一封《拆遷通知書》給周順房。周順房收到《拆遷通知書》之後,用諷刺的口吻講:“瑞元(蔣介石的幼名)現喺當皇帝了,不認我這個鄉親了,我可是看着佢從小光屁股長大的……皇帝要我這個子民搬家,我有乜嘢辦法?但是,我覺得佢應該回來一趟、親口對我講。”

辦事人員回到南京、把周順房的話,如實轉達給了蔣介石。蔣介石當時貴為一國元首,無論出於時間問題,還是出於面子問題,都不可能親自回奉化辦這個事的,事情於是擱淺,最終也只好作罷。

睇吓袁世凱後人的案例,很有趣。

國民黨(1928年)奪權之後,立即沒收袁世凱喺河南的遺產。後來,河南被侵華日軍攻佔,侵華日軍當局卻將被沒收的袁世凱遺產、歸還給了袁世凱的兒子袁克定。

袁林(網絡圖片)

再後來,侵華日軍想購買袁家喺河南彰德洹上村的花園,開價頗高,袁克定堅持不賣,日軍也只好作罷。

這個事例,參袁家賓回憶《我的大伯父袁克定》。

到了孫輩,事情就不妙了。

袁世凱的孫子袁家誠回憶:上個世紀六十年代。袁家後人趕上“四清運動”。當時,中共政府揾袁家誠談話,對佢講:“你們袁家,有十六間房,是十足的剝削階級,房子要上繳給國家。”

袁家誠一想,“人民民主專政”,有啥辦法呢?只好交公吧。政府人員講:“你同意上繳給國家是吧?那麼,請你填寫這份《放棄房地產申請書》、我們要你自己宣布:自願放棄房產所有權、進行交公。

袁家誠照填了。袁家誠也許堪稱“史上最合作的釘子戶”,十六套房產,講交就交,這“房叔”當的窩囊,毫無佢爺爺當年的威風。

要沒收你的房產,還要你自己寫《申請書》。“人民民主專政”的高明和毒辣之處,就在於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