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英媒:安邦面臨四大問題 新產品可能引爆金融危機

——分析:關於安邦的四個關鍵問題

安邦為何陷入針對系統性風險的「事實調查」,其資產負債表有多強健?FT對安邦面臨的壓力及其對金融體系的潛在影響進行了考察。為中國保險公司提供諮詢的諮詢公司Enhance的合伙人薩姆•拉德萬(Sam Radwan)表示,許多出售短期萬能壽險的公司,都利用從新產品獲得的現金幫助支付到期產品。這樣他們就能堅持較遠期的投資。暫停銷售這些保險可能危及這種做法。「這種產品就像海洛因。非常危險。必須逐步戒除。否則,將導致嚴重的現金危機。」他說。

上周,中國銀監會命令各銀行彙報其對安邦保險集團(Anbang Insurance Group)和其他三家綜合性企業的信貸敞口。

中國銀監會表示,“對部分大企業”的“系統性風險”感到擔心。此舉將加劇安邦面臨的問題。安邦以引人注目的收購聞名,包括收購紐約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本月,安邦表示,該集團有傳奇色彩的董事長吳小暉“不能履職”,這佐證了他被帶走的報道。另一方面,中國保監會已禁止安邦在3個月內申報新產品。

安邦的崛起引人關注。去年,該集團的保費收入從2013年的僅260億元人民幣增至5040億元人民幣(合740億美元),這得益於儲蓄產品“萬能險”的銷售。

英國《金融時報》對安邦面臨的壓力及其對中國金融體系的潛在影響進行了考察。

安邦為何陷入一場針對系統性風險的“事實調查”?

安邦的業務模式製造了風險。自2013年以來,其壽險、健康險、財產和意外傷害險部門的資產從1630億元人民幣擴大到2.5萬億元人民幣。

其中可能會出現期限錯配。安邦銷售的產品期限短至兩年,但很大一部分收入投資於可能很難在短期內出售的資產。

根據萬得資訊(Wind Information)的數據,安邦子公司擁有1.06萬億元人民幣的大陸上市公司的股票。Dealogic表示,自2014年以來,安邦還完成了規模為110億美元的海外收購。

“監管機構的最重要目標是……控制金融風險,”桑福德伯恩斯坦(Sanford C. Bernstein)駐香港分析師侯偉(音譯)表示,“他們最不想看到的是出現小型金融危機。”

新產品申報禁令會產生多麼嚴重的後果?

根據中國保監會數據,今年4月,安邦人壽(Anbang Life Insurance)的保費收入降至15億元人民幣,而去年月度平均水平為270億元人民幣,今年1月和2月為820億元人民幣。

為中國保險公司提供諮詢的諮詢公司Enhance的合伙人薩姆•拉德萬(Sam Radwan)表示,許多出售短期萬能壽險的公司,都利用從新產品獲得的現金幫助支付到期產品。這樣他們就能堅持較遠期的投資。暫停銷售這些保險可能危及這種做法。

“這種產品就像海洛因。非常危險。必須逐步戒除。否則,將導致嚴重的現金危機。”他說。

上月,另一家遭受類似銷售禁令打擊的保險公司已請求中國保監會重啟新產品審批,並警告可能出現違約和社會動蕩。

分析師表示,監管機構可能會面臨壓力,允許安邦至少恢復部分新產品銷售,或者給予其他支持。

安邦的資產負債表有多強健?

安邦上一次大規模增資——90億美元——是在2014年。自那時起,安邦便依靠槓桿驅動增長。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的計算,安邦人壽的槓桿——資產與股東權益之比——已從2013年3:1升至2016年的17:1。更為保守的國有企業中國人壽(China Life Insurance)的槓桿為9:1。

安邦人壽的償付能力充足率——衡量實現償付承諾能力的一項指標——今春降到了129%,但仍高於意味着無法履行義務的100%。此外,一些批評人士表示,安邦的股本基礎可能沒有看上去那麼大。今年4月,中國財經網站財新(Caixin)指稱,安邦集團2014年的增資依賴於魔術手法。安邦對此予以否認。

中國監管機構以前應對過此類問題嗎?

2014年,信泰人壽(Sinatay Life Insurance)總裁被指利用保險銷售向該公司增資。中國保監會發現信泰人壽凈資產為負15億元人民幣,暫停了其業務。

中國保監會安排了一名高管,並撤換了多數董事會成員。去年,信泰人壽的償付能力充足率達到了148%,所有限制措施都被解除。

中國金融智庫(China Financial Think Tank)研究員楊國英表示,監管機構應該已考慮到對安邦採取行動的後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金融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