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張國慶:愛從靈魂深處溢出——催淚清教徒陳雲飛

清教徒不僅僅是一種生活態度,更是一種傾向,一種價值觀,誠如《彼得後書》所講「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苛求自己的陳雲飛,正是這樣的人,佢既有悲天憫人的情懷,又是俠骨柔腸的志士。

幾年前,我看到美國經濟學者Laurence Brahm喺博鰲亞洲論壇年會上關於中國水危機的訪談後,對自來水就不再信任,儘管我所喺的城市——成都有着中國最好的水源,但我還是將飲用水全部改喝瓶裝水。

我喝水差不多是各樣品牌都選一點,以便水質、礦物質平衡,一次,陳雲飛住進我家,看見客廳的茶几上竟然放着一瓶“昆崙山”牌礦泉水,立馬斥責我生活太過奢侈,佢講,節儉一點做社會奉獻,唔係更好嗎?

雲飛咁一講,弄得我鬼火起,我看年看月喝次昆崙山礦泉水,與奢侈有乜嘢關係呢?況且,你娃兒住喺我家裡,還如此道德主義訓人,幾多有點不識相吧,我靠!

也是那一次,早上起床後,我陪佢去郫縣古城鎮派出,處理佢被當地治保人員毆打住院的善後事宜,我做全職司機兼佢的談判助理,臨行前,佢十分神秘地告訴我,到郫縣吃早餐,佢請客,那邊有一家大碗面,份量足,好吃,每碗還只收三塊錢。

我知道這傢伙每頓伙食費不起過5塊錢,公民圈早把佢傳得神乎其神,只要是陳雲飛請客,必然清湯寡水,味道“稀撇”,吃得人發吐還得裝模作樣像佢那樣誇味道巴適。於是,路過六合豆漿店時,我特意下車買兩杯豆漿、兩個包子和兩根油條,總價26塊。當我把佢那份遞給佢時,訓獸師的臉可用烏雲密布來形容,佢近乎呵斥講:啷格不聽安排喃?你這一頓的錢,可以吃四五頓早飯了!

路過郫縣,隨佢去臨時租住地取材料,果然是陋室啊。房間除了那張床外,沒有一樣像樣的傢俱,四壁皆空,屋舍黯然,陰冷潮濕,每月租金大約200元,比普通民工住宿條件都差,而且,佢全部家當,用佢嗰個黑比紅多的“為人民服務”挎包和那隻拉鏈早已崩開的旅行背包,就可以全部裝完。

這就是劉禹錫《陋室銘》的現代版寫真:“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事實上,如果你不深入陳雲飛生活的本質,斷乎不可理喻佢樂於清貧的品格,關於這一點,陳雲飛唔係浪得虛名,用四川話來講“牛皮不吹的,火車唔係推的。”

陳雲飛每年行走於中國各地自費維權,喺全國近40個警局留有濃濃的陳氏風格的騷味,但你每次看到佢喺各地“領獎”時,都沒有四川朋友隨行。其實,早年也有四川公民圈的許多“好事者”,與佢一同風風火火撞九州,但每頓5元錢的伙食標準和每晚20元的住宿費,去一次後,邊個都不會再與佢去第二次了,須知,維權也好,圍觀也罷,不只是精神活,更是體力活,長途勞頓,人乏體困,不整幾口跟斗酒,來兩份小炒肉,邊個又能靠精神和信仰堅持得了幾天的呢?

而陳雲飛,用這種近乎清貧到苛刻的方式,堅守了20年,且一鼓作氣,再而三,後而勇,直到身陷囹圄,大獎喺望!

這近乎是一個清教徒先至有的人生軌跡。

清教徒不僅僅是一種生活態度,更是一種傾向,一種價值觀,誠如《彼得後書》所講“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苛求自己的陳雲飛,正是這樣的人,佢既有悲天憫人的情懷,又是俠骨柔腸的志士。

一次,維權人士黃琦的父親病逝,陳雲飛急匆匆趕過去幫忙,當佢打開嗰個“為人民服務”的挎包,拿出1000塊錢交到黃琦媽媽手上時,黃媽媽差點掉下淚來,因為陳雲飛的挎包里,裝了一大包冷饅頭。上訪者李廷惠的媳婦病逝,陳雲飛聞訊後立馬趕到,特別奉送600元慰問金,並從殯儀館護送骨灰盒到幾十公里外的陵園安葬,體貼周到如同血親。這些事佢做的實喺太多,也從不張揚,如同桑塔利亞形容的那種人類:愛從靈魂深處溢出的美德,雖然寂靜無聲,卻總能喺平凡卑微的事務中,顯明出人性的真正品質。

陳雲飛發自內心且毫無雕飾的憐憫之心,喺逆境中尤顯珍貴,並給這個世態炎涼的社會,帶去一絲沁人心脾的溫暖——良心人士家屬有困難,佢先探訪再送錢;上訪者身陷困境,佢帶頭募捐,解決燃眉之急;各地往來成都的公民維權者和公共知識分子,佢總是送走一茬又接來一茬,一茬又一茬,樂此不疲;各地維權活動中,凡遭受逼的人,佢都會竭盡所能,雪中送炭······而佢的生活標配,往往是幾個冷饅頭和一瓶廉價的純凈水。

從來沒人聽佢講累了,要好好憩憩,或逃避敏感檔期或敏感事情,選擇那些有安全保障且能夠“軟着陸”事工,來提升個人的社會影響力,為轉型後的未來中國積攢功德,惟有陳雲飛心手合一,從佢那張單純、憨逗的笑臉上,就能夠讀出小人物的大謙卑。

陳雲飛是喺為新津縣青年學子吳國鋒掃墓時被拘的,而此前,吳爸爸因為眼睛視力急劇下挫,亟需三萬元多元手術治療費,陳雲飛便跑來揾我們商議如何解決經費的問題,佢講時間緊,如果短期內無法籌措到這筆費用,佢願意全額墊付。我講你窮光蛋一枚,拿得出這筆巨款?佢講佢憑自己的人品揾親朋好友借或者上街討,也能把錢攢齊。

既有如此心志,我等不出工不出力豈不羞愧難當嗎?最後這筆錢是邀約廣州大伽李悔之先生,透過自媒體運作,全額募集到的。

這是一個講實惠講回報的現實社會,人們都喺為適應社會不斷改變自己的角色和情操時,陳雲飛朝思暮想的,卻是馴良出位的公權力,以舍已之精神來改變社會,讓公義的陽光普照中國,這註定了佢打破腦殼往前沖的激越和悲壯。雖講少了兒女情長,但多了壯哉人生!

我們將陳雲飛憨逗的臉譜重新定格,舒暢的眉宇下,掛着的那張憨笑,可以感動中國嗎?

(新公民運動網授權發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