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中國富人熱衷極地游

歐洲都市吸引力的下降,令風險更高的極地游吸引了中國富裕遊客。中國今年已超越澳大利亞成為南極第二大遊客源。

在旅遊清單上劃掉了法國、意大利、英國及24個其他國家之後,中國遊客馬波(音譯)選擇了一艘豪華游輪去南極,作為她的最新旅程。在旅途中,除了牛排大餐和下午在艇上健身房中的鍛煉,他們還可以不時觀賞到企鵝。

為了追求探險,富有的中國遊客正趕往風險更高的目的地,而且在這一過程中對舒適性的要求也很高。一位曾在舊年12月的旅途中花費15萬元人民幣(合2.2萬美元)的43歲自由職業者表示:“海浪非常大,船卻很平穩,我們也享受了五星級服務。”

根據國際南極旅遊組織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ntarctica Tour Operators)的講法,中國今年超過澳大利亞成為第二大赴南極遊客來源,佔了全部4.6萬遊客的12%。美國遊客占的比例為三分之一。

而根據政府部門的數據,中國公民係俄羅斯北極地區遊客中的最大群體。此外,芬蘭拉普蘭地區過夜中國遊客的人數在舊年錄得92%的創紀錄增幅。

《胡潤報告》(Hurun Report)和亞洲國際豪華旅遊博覽會(ILTM Asia)在本月發表了一份調查報告,調查對象係幾百位平均凈值2200萬元人民幣的中國人。根據這一調查,最近幾年中國富裕遊客對極地游的興趣大大提升,逾三分之一的人計劃實施這類旅遊。

這些被調查者平均已遊覽過10個中國以外的國家,從而令歐洲各都市對他們的吸引力大大下降。《胡潤報告》創始人胡潤(Rupert Hoogewerf)表示:“再去埃菲爾鐵塔就不夠了,第二次去沒咩可談論的。”

36歲的平面設計師吉米?臧(Gemmy Zang)就係這一潮流的例子。這位自由職業的設計師2014年斥資18萬元人民幣登上了赴南極的游輪,她講:“我諗去遊客少點的地方旅遊。”她還表示:“我以為這趟旅行會很難,其實一點都不難。”

鴻鵠逸游(HH Travel)首席運營官郭明將極地游需求的“快速增長”歸因於富裕遊客探險口味的上升。他講:“帶點挑戰的旅遊產品係高端遊客最喜歡的。”鴻鵠逸游係中國旅遊機構攜程(Ctrip)的高端旅遊部門。

對於中國常見極地游旅客的基本情況,該公司描繪為高管和“富裕階層”成員,年齡在35歲到50歲,一次旅遊花費25萬元人民幣。

鴻鵠逸游計劃拓展其極地游服務項目。郭明表示:“比如,我們可以在南極為人們組織馬拉松、攝影、甚至舉辦婚禮。”

中國的南極游通常發生在11月份到3月份的南極夏季,比較看重時間的遊客會舍游輪不坐而直接飛過去。部分旅遊項目還包括了對中國極地研究基地的訪問,比如建於1985年的南極長城站(Great Wall Station)。

在極地遊興起的同時,中國政府正在尋求“極地國家”地位,並試圖提高在南北兩極的影響力。中國在南極並無領土訴求,不過中國正在建設第五個南極考察站,並計劃在南極修建機場。上個月,來自逾40個國家的代表在北京參加了一次圍繞《南極條約》(Antarctic Treaty)的會議。

馬波舊年12月的極地游刺激了她對全球極端地區的興趣,她計劃今年去北極旅遊,並提到一句中國老話:“正如人們所講,生命有兩極。”(英國《金融時報》湯姆?漢考克上海報道。譯者/簡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FT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