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楚寒:由多位爭議人物喺美國大學演講受阻談起

最近喺美國大學,啲爭議人物來到校園演講發生衝突,有的甚至爆發暴力肢體衝突,引發輿論界和公眾的關注。今年3月初,佛蒙特州米德柏瑞學院的一群學生,邀請社會學家查爾斯·默里來校演講,學校管理層予以贊同(其1994年著作《鍾型曲線》闡述基於種族的智力理論,有人稱佢係白人至上主義者。)這位社會學家喺校園受到上百人的抗議,喺其演講的禮堂里,學生們高喊“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反同性戀者”,不讓佢有講嘢的機會。於是佢和與佢對談的教授轉移到一個不對外的房間,但抗議者拉火災報警器,敲打窗戶,打斷佢們的交流;且有抗議者和默里發生了肢體衝突,導致那名與其對談的教授因脖子扭傷而送醫。

4月下旬,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喺暴力的威脅下,取消了女作家安·庫爾特(亦為保守派社會和政治評論家和律師)來校園的演講。這位女作家經常出現喺美國各種電視廣播節目,且經常喺公眾和營利場合發表演講,2010年曾被《時代》雜誌選為年度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今次受該校共和黨學生會之邀來校園演講,卻被攔阻喺加州這個名校的校門之外。庫爾特喺推特發文,痛批柏克萊校方取消她的演講行程外,也批評身為美國言論自由運動發源地的柏克萊毫無言論自由可言。另一個例子係,英國記者米羅·雅諾波魯斯(自由意志主義者、演講家、出櫃同性戀人士)原訂於喺柏克萊大學的演講,也因學生抗議佢對種族和跨性別人士的觀點而被取消。

上述校園演講衝突事件表明,啲持有有爭議性觀點的人士或公眾人物,近期接連喺美國大學被阻止發表言論觀點。喺啲例子中,演講者被抗議學生批評持有種族主義和性別認同的立場。隨著這些具爭議性人物的演講被抗議活動阻撓、或取消,有些不認同抗議的學生則擔心,喺大學裏自由表達的權利被保護所有聲音的措施弱化;抗議人士會利用這些措施作為政治武器來對付佢們。為此,紐約市著名律師佛勞德·阿伯蘭斯(該律師因代理第一修正案聞名)認為:“我們現喺認為係正常的事,幾年前係不可想像的。大家只能希望那些頑固分子冷靜下來,接受冒犯性的言語也受到第一修正案‘充分保護’的事實。”

喺呢度,讓我們回顧一下所謂的第一修正案。它就係美國憲法的第一修正案,係關於言論、宗教、和平集會自由的公民表達權的條款,其中明文規定:“國會不得制定關於下列事項的法律:確立國教或者禁止信教自由;限制言論自由或者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和向政府請願申冤的權利”。1791年12月,美國國會正式通過了有關公民權的權利法案,從此,美國憲法就有了包括著名的第一修正案喺內的10條權利法案。

第一修正案的“第一”表明了它喺公民權利序列中居於首要地位,與其佢的權利法案一道成為美國的立國基石,使得美國成為世界上首個喺憲法中明文不設國教,並保障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可以講,保障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的第一修正案,係美國政治文明的驕傲和對人類的貢獻。然而,令人遺憾的係,近年來它喺本該保障言論自由的美國大學校園裡遭到了冷落和漠視。

根據美國“個人教育權利基金會”的統計數據,自舊年2016年初以來的這近一年半中,喺美國大學,從西部的加州到東北部的佛蒙特州,有將近30場的校園演講因為有爭議或抗議,而被阻止或取消,其中有啲涉及到暴力衝突,包括人身傷害、公共財務損壞。許多美國民眾向媒體表示,佢們看見曾經係學術界基石的言論自由,喺美國的高等院校中正喺逐漸消失。對此,位於首都華盛頓的非政府組織“Newseum”的負責人傑弗瑞·赫布斯特感慨道:“少數族裔和感到被疏遠的人,特別對言論自由持懷疑態度。但有能力的人可能使用任何方式表達自己的意思,只有那些沒有能力或被疏遠的人,先至真正受益於言論自由的權利。”

寫到這,我諗起多年以前發生喺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一件事。大約係2007年秋,時任伊朗總統阿曼迪受邀來到哥倫比亞大學發表演講。當年阿曼迪喺哥大一個細禮堂中的講話,被放大成國際間廣為傳播的大事。早喺傳出阿曼迪要來哥大演講的消息時,紐約及美國各種媒體都掀起了一股熱潮,報道民眾、政客和學者們的反應,對邀請阿曼迪來演講持反對和支持的聲音涇渭分明。反對者認為,絕不該讓一個支援恐怖分子、質疑二戰屠殺猶太人事件的真實性和要把以色列從地圖上抹掉的伊朗總統,且係美國的敵對國的領導人,喺美國的著名大學裏發表佢的演講。與之相反,支持者要求讓阿曼迪與哥倫比亞大學的師生們交流,以展示美國的言論和學術自由。

哥大校長李·博林格不愧係美國著名的言論自由推動者,這位大學校長不顧多方反對,頂着巨大的壓力堅持邀請阿曼迪來演講,確實捍衛了美國的學術自由。但這位哥大校長佢喺歡迎辭中對阿曼迪卻毫不留情。喺700多名聽眾面前,博林格嚴厲批評阿曼迪,講佢否認納粹大屠殺一係出於挑釁目的,一係係缺乏教育,因為“大屠殺係人類歷史上記述最多的事件”。當時博林格還講:“總統先生,你展現了一個狹隘、殘酷的獨裁者所擁有的一切特徵。”

也許,博林格喺阿曼迪發言前的開場白,係為了平息反對者、抗議者的怒氣而一反常態地攻擊的言辭。有人批評博林格的開場白喪失了主人待客的基本禮貌,有人認為這樣的當面指責,幾多損害了博林格的言論自由鬥士的聲譽。當時美國總統細布殊認為,如果博林格認為阿曼迪的哥大之行對學生教育有幫助,外人不應講三道四;細布殊指出阿曼迪係“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領導人,美國卻給佢一個表達自己睇法的舞台,這講明了美國的偉大。

我贊成細布殊的這段話。哥大能夠邀請敵對國的元首前來演講辯論,這講明美國的大學唔係躲喺象牙塔里死啃學問的地方,而係胸懷世界與民族的發展走勢,將學習與現實世界密切聯繫起來辦學的,這一點值得其佢的大學學習。這也間接講明了美國的民主達到了相當高的程度。喺當時美國與伊朗嚴重衝突、甚至瀕臨戰爭邊緣的情況下,一所大學卻能夠邀請敵對國的元首來演講辯論,這喺啲專制國家係不可思議的事。能做到這一點,僅有哥大的設想還不夠,必須要有美國那種自由、開放的社會氛圍先至行。更重要的係,阿曼迪最終能夠走上哥大的講壇演講,最大的贏家無疑係美國的言論與學術自由。

世界需要百家爭鳴,需要百口辯論,肇始於古希臘哲人的辯論風氣,會使真理愈辯愈明,會使辯論的雙方得到提高和自我完善,也能使世界步入更加文明理性的時代。演講、辯論自然就要求開放、包容和平等,它唔係戰場上那樣真刀實槍地拼個你死我活,它可以激辯出思想、思維的花火。哥倫比亞大學邀請阿曼迪前來演講事件讓世人明白了一個道理,喺我們所贊同的言論與我們必須容忍的言論之間,有着極大的距離。提倡言論自由,就要讓我們不喜歡的人也有發言的機會。

既然連一個敵對國的元首、一個“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領導人、一個否認納粹大屠殺的政客都可以喺大學發表言論,那麼本文開頭所講的學者、作家、記者、政治評論家等知識界人士,更有權利來到校園表達其言論觀點了。現代社會的特點之一,就係開放、多元和包容,作為“社會思想重鎮”的高等院校,自應係開放、多元和包容的表率。而且作為一位現代公民,應當學會了解和傾聽持不同觀點者,乃至於對之加以挑戰和辯論;更重要的係,這係文明法治國家應遵循的“保障言論和學術自由”的表現。

寫於二零一七年五月廿日

來源:華夏文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