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高中生續寫《紅樓夢》 獲全國一等獎 太有才了!

第四屆新少年作文大賽最終結果揭曉,來自浙江省杭州學軍中學的王寧同學,獲得高中組一等獎。

她選擇的題目是《馬雲,你聽我說》,用續寫《紅樓夢》的方式,虛擬了紅樓夢裡的幾位人物進行網購的故事。盧敦基老師打出10分的滿分,理由是所有人物的口氣和原著很相近,非常到位。

《馬雲,你聽我說》

百二十回未成而芹卿已逝矣!嘆嘆!晚輩不才,斗膽狗尾續貂,一敬芹卿,二記生活之巨變以敬志士馬雲,供諸君一笑。

——題記

第阿里回

薛寶釵好心忙代購

王熙鳳討巧賺歡笑

話說寶玉於瀟湘館中正與黛玉談笑間,只見寶釵款款地走了進來,寶玉見寶釵進來,笑道:“寶姐姐,你也來看看,林妹妹近日也不似從前那般哭喪着臉惜春傷時的,只是捧着個手機傻笑。我道元春姐姐從宮裡賜下各人的手機,也真真是有了妙用罷。古人有‵烽火戲諸侯,千金買一笑′之說,況且又是林妹妹的笑,哪怕萬金,也是值得的。”寶釵笑道:“又杜撰了,前一句倒是有的,後一句只怕是你房間里的晴雯鬧出的‵撕扇子作千金一笑′罷了。林妹妹有福了,將來是有個林妹夫要萬金買你一笑的呢。”黛玉聽寶釵如此打趣她,羞得雙頰緋紅,撲上去擰寶釵的嘴,道:“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二人笑鬧一番,仍復坐下。寶釵道:“不知妹妹在手機上得了何趣,這般高興?”黛玉含笑,只不言。寶玉道:“不知姐姐用過那手機淘寶不曾?那裡面的東西,真真箇是叫人眼花繚亂的,價又公道,且不消買辦在中周旋。竟是可以在閨閣之中一點一划,便有小廝將貨品從各地傳了過來的。你說新奇不新奇?”黛玉笑道:“你又呆了。不曉得寶姐姐家是做生意的,那皇家的東西,皆是經她家之手,好歹寶姐姐也是個伶俐人,怎得就不知這手機淘寶?只怕她支付寶里的錢,竟要比園中姐妹的加起來還多了罷。”說著,便拿起一個小斝,細細賞玩。

寶釵拍手笑道:“正是了,別是巧了罷?你這斝我看了倒眼熟,想是前番在妙玉櫳翠庵里你我吃茶用的頒瓟斝?”黛玉笑道:“我哪有那麼多錢,這是高仿的,前番才在淘寶上買的。可憐我一個女兒家,又早沒了爹娘,哪裡來的閑散錢。縱然是老太太心疼,平日不過賞了幾兩銀子,也沒個銀行卡,可以綁定那支付寶的。前番在淘寶上見了這個,喜歡的不的了,還是托紫鵑找來旺家的代購的。那來旺家的精得很,多收許多銀子。”說這便想起自己沒個爹娘寄人籬下的委屈,便以帕拭淚。

寶釵見黛玉落下淚來,道:“我此番來,正是想給你送點犀䀉來的,與那頒瓟斝正湊得一對。前番想買了一併送你,誰知那斝那麼暢銷,竟是售罄了。”便命鶯兒將一個禮盒端上來呈於黛玉。又道:“我也並沒有比強的,父親沒得早,縱多一個哥哥,那呆兒你也是知道的。只多着一個母親,她也是認了你作乾女兒的,又有什麼差?”黛玉才漸漸止了哭。

寶玉原見黛玉一哭,便心亂如麻,不知作何勸解,但見寶釵勸得開了,心中暗樂:“道是兩個清白女兒家說話,休叫我這污濁男子玷污了才好!”因此,便不開口。後見黛玉止住了淚,心生一計,笑道:“我有一計,叫寶姐姐替妹妹代購的,豈不比那饒頭被下人賺了去好得多?”他姊妹一聽,拍手齊笑:“好!難為你想出來!”黛玉便從早已堆滿的購物車中,挑幾樣最為如意的發與寶釵,寶釵自是應允買下,不在話下。

寶玉見二人正忙,便嘻嘻玩賞一䀉一斝來。只見杯中紋理清楚精密,連斝底蘇子瞻的題字也如遷安在櫳翠庵里見到的那盤蒼虯有力。真真箇不知是如何做出來的。雖不是正品,但用於私下藏玩,亦足以和風雅,附逸致的。寶玉心嘆:“何等工匠!竟有這等手筆也只要那點錢。可見這淘寶,是何等神通,怪道叫林妹妹日日痴笑的了。”

正談笑間,賈母那邊傳飯,三人便一道前去。賈母於上座,王夫人在旁垂手侍立。寶釵見鳳姐衣着於往日不同,臉上也是似笑非笑,知是今日定然比尋常不同,一嘗菜色的味性,也大有不同。賈母果道:“今日為何菜色品味模樣,都與往日不同?我也一把老骨頭了,竟沒有嘗過這個味!”鳳姐笑道:“老祖宗只道好不好吃?”賈母點頭稱讚。

鳳姐笑,道:“前番我正上淘寶採辦,竟是見了一個阿里廚師的推送,把外頭的廚子請了進家來做菜。我一想,老祖宗定然是要喜歡得不得了的,便命請了個西洋廚子來,給大家嘗嘗鮮,說是什麼米其林的,我也不知道什麼油麒麟,米麒麟的,璉二爺說是上好的,便是上好的了。”一句話引得大家都笑了。又道:“老祖宗若是喜歡,我就叫人多留他幾天,變着花樣伺候了上來,方才解了癮。”賈母笑道:“猴兒!把你乖的!官中的錢,你做人。”大家又笑。鳳姐忙陪笑道:“這點小東道我還是孝敬得起的。”便命平兒:“從我的支付寶里給廚子打酬金。”

一時飯罷,鳳姐又說有戲法要變,便命平兒送了個匣子上來。賈母笑道:“也是淘寶上買的罷?我老了,竟不會用。”鳳姐道:“是了。老祖宗見多識廣的,竟也不會用?那日說劉姥姥上來,都是穿的珠環翠繞的,只道是淘寶買的,要穿了去和其他老人家一道跳舞呢!”賈母道:“他山野人家的,也知新潮;可知我下次是要被她嘲笑了去的。罷,鳳丫頭你下回教我罷。可知你那戲法是什麼?”鳳姐忙忙地遞上匣子來,與各人看,道:“是空的罷?”眾人皆說是。

鳳姐便合上匣子,喝道:“變!”再開匣子時,眾人皆急着要看裏面是何物。鳳姐先一看,臉色一變,又合上匣子,再喊一聲“變”,揭開。仍是空空如也。鳳姐急了,指着匣子道:“我只當你是兩面三刀勢利小人,變不變也看人,今兒個我扮個戲子,你竟不依,難不成要老太太說話了,你才肯變?”眾人見鳳姐出了洋相,已笑得絕倒,又聽得這一番話,笑得不能自持,再一看鳳姐衣服,果然是戲子裝束。

鳳姐碰了匣子至賈母榻前,對匣子道:“這次是一品夫人史太君來請你了,她雖不按品大妝,也是金貴無比了,我倒要看看你肯依不肯依!”賈母笑得歪倒在榻上,指着那匣,道:“變!”鳳姐便撳下機關,再打開時,果然是一朵牡丹。鳳姐替賈母別上髮髻,眾人讚歎一番。賈母大悅。

正讚歎間,只聽得到“刺啦”一聲,不是別的,竟是鳳姐的戲服勾在案角,稍一用力,便扯了一個大口子。鳳姐也不羞也不惱,只指着那案幾嘆道:“案幾君,我道你是個正人君子,誰知也是個攀富欺貧的小人?那一品夫人在你面前,你不勾她的衣服,我只在你面前晃了晃,便把奴家的戲服勾破,教奴家還如何賣得藝!”眾人又笑,賈母笑道:“到底是你猴,上躥下跳得沒個清靜。”王夫人也道:“聽得淘寶上的貨色,雖是便宜幾個錢,那些工匠下人的,偷工減料也未可知。下番可不得貪圖便利。家倒好,老太太也不怪罪,叫別人看見了,什麼意思?”鳳姐允諾。大家又歡笑一回,方才散去。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晚生聊於文末附一首打油詩,以志生活之巨變:

琳琅貨物在指尖,笑傲古今萬全店。

各處支付憑一寶,國民產值增百點。

借書充電尋工作,杭城市民得利便。

自經馬雲橫空出,千載誰堪伯仲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中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