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秘密偽造美軍實施細菌戰 超級陰謀出爐始末

——《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窩囊最無恥最賣國的戰爭》(八)

「北朝鮮人聲稱,美國人可能在他們國家的幾個地區重複引發了瘟疫和霍亂。為了證明這些罪行,北朝鮮人和我們的助理顧問一起,設定了偽造的爆炸現場。1952年6月到7月,來自世界和平會議的一個細菌專家代表團抵達北朝鮮。兩個偽造的爆炸現場當時已經準備完畢。與此相關的是,朝鮮人堅持要得到屍體上的霍亂細菌,這些屍體將來自中國。……經我們的顧問的幫助,製造了一種非真實的情況,以便嚇唬並逼走代表團。

——所謂“美軍實施細菌戰”的真相

“美軍實施細菌戰”,是一個國際級大謠言——共產黨國家蘇聯中國朝鮮三國官方合作製造——曾經炒得全世界風風雨雨。社會主義三國對美國此等卑鄙的誣衊,早在斯大林生前(1953年)已經被揭穿,一場荒誕鬧劇灰不溜溜收場。但在中共黨國,2013年官方仍然在舊調重彈招搖撞騙。

一、造謠誣衊的根源

1951年1月,蘇聯國內開始了“仇美”宣傳活動。

同年3月5日開始,中國的宣傳開始指責美國在朝鮮使用了毒氣戰。3月13日中國紅十字會會長李德全發表書面聲明,呼籲國際紅十字會譴責美國在朝鮮使用毒氣。

5月8日,朝鮮外長電告聯合國安理會:從1950年12月至1951年1月,美軍在朝鮮使用細菌武器並散布天花。5月19、24、25日,中國政府發表聲明宣稱美軍已使用毒氣並正準備使用細菌戰,以便為細菌戰做實驗準備。9月22日中國政府聲明,重複上述指責。

請注意,中朝兩國說法不一致。

但上述輿論並沒有在國際上引起關注,中朝官方及媒體此類聲音也很快消沉下去。

1952年1月,志願軍42軍發現,美國飛機飛過後,戰壕附近出現許多跳蚤等類昆蟲,但未發現攜帶病菌。報志願軍司令部後,司令部轉報中共中央,並通知各部注意。此後其他部隊也發現類似情況。

這時,美國方面因前線出現不明死因,請日本從事過細菌戰研究的石井來朝鮮調查。和此事相聯繫,中共黨國中央判斷美國人進行了細菌戰。原中國人民志願軍衛生部長吳之理認為,這個判斷可能直接來自在中央衛生部“當家”的副部長賀誠的意見。(杜鈞福先生《關於朝鮮細菌戰問題,不要再扯謊了》.中華論壇2016年08月12日)

二、謠言紛紛出籠,震動全球

1952年2月21日,周恩來在為毛澤東起草致金日成電中指出:“我們應在世界人民面前進行控訴,並動員輿論進行反對。”

《人民日報》從1952年2月下旬到4月上旬接連發表五篇社論聲討美國。列表如下:

時間標題

2月23日全世界人民起來,制止美國侵略者進行細菌戰爭的滔天罪行!

3月1日堅決撲滅美國侵略者細菌戰的毒焰

3月8日嚴懲濫炸我東北和撒布細菌的美國兇手

3月19日堅決斬斷美國侵略者撒布細菌的罪惡兇手

4月7日為擊敗美帝國主義細菌戰而鬥爭到底

它們聲稱:1952年1月28日至2月17日,美軍連續在朝鮮前線用飛機大批地撒放含有鼠疫、霍亂及其他病菌的蒼蠅、蚊子、跳蚤、虱子等。“自二月二十九日至三月五日,美國侵朝軍用飛機先後侵入我東北領空共六十八批,四百四十八架次,在撫順、新民、安東、寬甸、臨江等地撒布大量傳播細菌的毒蟲,並對臨江、長甸河口地區進行轟炸掃射。”。對美國這種殘暴的滅絕人性的細菌戰,中國政府、軍隊和人民作堅決鬥爭,一方面加以預防和撲滅,另方面進行揭露。

這些社論的主要論點是:“第一,揭露美國侵略者違反人道、破壞國際公約,企圖以大規模毀滅人類的細菌武器來殘害中朝人民戰士和朝鮮人民的罪行,要求嚴懲罪惡兇手;第二,指出美國製造許多殘暴的罪行,更加證明其明目張胆地在擴大侵略戰爭,肆無忌憚地在破壞朝鮮停戰談判;第三,駁斥美國製造謊言和騙術來掩蓋其罪惡的企圖;第四,表達中國人民的強烈憤慨和鬥爭決心,表示我國願和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民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一起,採取強有力的行動,為徹底粉碎美國殺人犯的細菌戰而鬥爭到底。”

同時,中國政府連連發表抗議聲明,全國各地紛紛舉行抗議美軍進行細菌戰的活動。

蘇聯朝鮮立即共鳴。社會主義陣營各國迅速呼應。一時,反美的喧囂激蕩寰宇。實可謂:聲勢浩大,轟轟烈烈。

三、謠言被揭穿

中朝兩國如此大規模地製造謠言,如此轟轟烈烈的反美運動,沒有毛澤東金日成批準是不可能的。但紙終究包不住火。

(一)

1952年2月,中朝方組織了一個國際科學家調查團。團長是英國科學院院士李約瑟,副團長是蘇聯科學院院士茹科夫。

蘇聯科學院院士、國際科學家調查團副團長茹科夫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他當然帶頭在國際科學家調查團的調查報告上籤了字,但是他回國後向斯大林彙報時說了(造假)真情。斯大林知道真相後,開除了參與作假的茹科夫的院士資格。然後,電告中朝兩黨中央,指明真相,說這是一場虛驚。(引自杜鈞福先生《關於朝鮮細菌戰問題,不要再扯謊了》。)杜文中正直的吳之理先生說:

現在都罵斯大林,說我們過去許多不好的東西都是從斯大林那兒學來的。但在這個問題上,我看斯大林比所有中國人強得多。我們這裡呢,誰因此受到處分了?我們中科院也有專家參與了這項調查,一直認為這是他的一項功勞。就是真相大白了,也沒人賴他。

至此,社會主義國家的領導核心已經洞察所謂細菌戰的真相。但是,卻依舊對人民隱瞞。——不過,謠言開始破裂。

(二)

1952年3月4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聲明:“我想清晰、明確地指出,這些指責是完全錯誤的。聯合國軍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使用任何種類的細菌戰。”並要求指控美國使用細菌武器的國家,允許國際紅十字會前往調查。3月11日,艾奇遜再次否認並直接請求國際紅十字會在有關國家和地區進行調查。12日,按照國際慣例國際紅十字會接受請求,並馬上向中國、朝鮮提出申請,希望得到合作。印度政府表示同意對此項調查提供必要的幫助。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憤怒地否認了所有指控,稱:“設計出這些指控,明明是為了掩蓋共產主義者在對付一年一度普遍發生在中國和北朝鮮的傳染病的無能和及時救助犧牲者工作方面的無能”.

直至1952年4月10日,聯合國秘書長、國際紅十字會各四次分別向中朝呼籲准予入境調查都沒有得到答覆。國際紅十字會宣布,到4月20日仍無答覆將被視為拒絕。但至30日一直無任何答覆。

可是,中朝雙方通過新聞媒介卻對國際紅十字會進行肆意貶損。如新華社稱:國際紅十字會的行為表明它對美帝國主義的邪惡的共謀和恬不知恥的阿諛。

顯然,中朝這種做法嚴重違背常理:如果美國真的實施了細菌戰,中朝是受害國,又宣傳了大量“證據”,為什麼拒絕調查呢?況且,中國正是求助於國際紅十字會在中國的調查,才確認了日本法西斯731部隊的野蠻細菌戰罪行的!

於是,謠言大破裂。

(三)

美軍俘虜“承認”從事了細菌戰的20多名空軍人員回到美國後,立即召開記者招待會,講述被迫說謊的經歷。

謠言進一步破裂。全球對中朝惡劣的造謠行徑嗤之以鼻。

四、真相大白於天下

(一)1998年1月,日本《產經新聞》刊登了原蘇聯存檔的、關於“美國細菌戰”的12份絕密文件

略舉三例。

文件二:蘇聯內務部反間諜局副局長、原朝鮮公安部顧問格魯霍夫1953年4月13日致蘇聯部長會議副主席貝利亞的備忘錄:“1952年2月,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收到來自北京的消息,說美國人在朝鮮和中國使用了細菌武器。對此,他們(中國人)打算髮表聲明。在北朝鮮政府的堅持下,北朝鮮外交部決定首先發表他們自己的聲明。北朝鮮外交部聲明的俄語文本,出自蘇聯駐北朝鮮大使館的顧問佩圖霍夫之手,是與先前中國政府的一個聲明相符合的。北朝鮮人聲稱,美國人可能在他們國家的幾個地區重複引發了瘟疫和霍亂。為了證明這些罪行,北朝鮮人和我們的助理顧問一起,設定了偽造的爆炸現場。1952年6月到7月,來自世界和平會議的一個細菌專家代表團抵達北朝鮮。兩個偽造的爆炸現場當時已經準備完畢。與此相關的是,朝鮮人堅持要得到屍體上的霍亂細菌,這些屍體將來自中國。在包括研究院院士,前任國家安全部成員茹科夫在內的這個代表團的工作期間,經我們的顧問的幫助,製造了一種非真實的情況,以便嚇唬並逼走代表團。在我們的朝鮮人民軍工程技術部門的顧問彼得羅夫中尉領導下,爆炸地點被設在代表團停留的地方附近,且當他們在平壤期間,假空襲警報多次響起。格魯霍夫。”

文件五:蘇聯部長會議副主席貝利亞1953年4月21日致馬林科夫和蘇共中央委員會主席團的備忘錄:“1952年3月,國際民主法學家協會的代表團抵達朝鮮前夕,蘇維埃國家安全部部長伊格納季耶夫收到格魯霍夫---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部顧問和斯米爾諾夫---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內務部顧問給傑尼索夫(-英文原注)的備忘錄。此備忘錄涉及下列事實:在蘇聯駐朝鮮人民共和國大使,朝鮮人民軍顧問主席拉祖瓦耶夫的幫助下,為了指責美國在朝鮮和中國使用細菌武器,偽造了兩處假的細菌感染地區。兩名朝鮮人被判處死刑,並被關押在一個小茅舍,感染上細菌病毒。其中一個後來被毒死。伊格納季耶夫當時沒有將這個具有特殊政治重要性的備忘錄報告給任何人。其結果,蘇聯在國際舞台上蒙受嚴重的政治損害。我依據從1953年4月開始收到的報告,在蘇維埃國家安全部的檔案中,發現了這份文件。我要求你們就這個問題的調查細節和犯罪當事人做出決定。貝利亞。”

文件八:蘇共中央、部長會議主席團決議,關於給蘇聯駐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庫茲涅佐夫和蘇聯在朝鮮人民共和國事務負責人祖茨塔夫的信,1953年5月2日。“致毛澤東:蘇聯政府和蘇共中央被誤導了。新聞媒體傳播的關於在朝鮮使用細菌武器的信息,是建立在錯誤的信息基礎上的。這項對美國的非難指控是偽造的。給予勸誡:終止新聞媒體有關美國在朝鮮和中國使用細菌武器這一題材的報道。考慮接受下列行動步驟。這個步驟是:中國(北朝鮮)政府在聯合國聲稱,4月23日聯合國大會關於在中國(朝鮮)領土上調查美國使用細菌武器事實的決議不合法,因為這項決議的通過沒有中國(朝鮮)代表的參與。這樣做的原因是,(韓戰中)沒有人使用細菌武器,所以沒有理由調查。以一種策略的方式提出,在國際組織間和聯合國機構中不要再繼續討論在中(朝)使用細菌戰問題。參與假造所謂使用細菌武器的'證據’這一行為的蘇聯工作人員,將受到嚴厲的懲處。”

此時,水落石出,全世界已經明瞭所謂細菌戰的真相。——但中國民眾還蒙在鼓裡。

(二)

有些研究者指出,這個問題要最終作結論,還缺中國方面的材料。

這個“最終材料”終於出現了。它就是發表在《炎黃春秋》2013年11期上的文章《1952年的細菌戰是一場虛驚》,作者也非常權威:原中國人民志願軍衛生部長吳之理。

謠言是怎麼製造的?

以下論述引自《1952年的細菌戰是一場虛驚》和杜鈞福先生《關於朝鮮細菌戰問題,不要再扯謊了》:

1952年2月22日,《人民日報》在頭版發表消息,以志願軍和朝鮮政府名義譴責美國在朝鮮進行細菌戰,引起世界輿論的關注,紛紛譴責美國政府。

在做出判斷之後,中央衛生部才派出兩位專家到朝鮮調查。他們未發現可疑病人和突然死亡現象,雪地上出現的跳蚤是雪蚤不是人蚤,也未發現鼠疫菌。志願軍衛生部長吳之理也認為,美國人在嚴冬進行細菌戰的可能不大。後來,又來了個30多人組成的調查團,內有各路專家多人。但也未能從搜集到的物體中培養出鼠疫菌和霍亂菌,只有沙門氏菌和少數炭疽桿菌。“整個一年中,沒有發現一名和細菌戰有關的患者或死者。”

這時,中朝方組織的國際科學家調查團來了。團長是英國科學院院士李約瑟,副團長是蘇聯科學院院士茹科夫。對付他們費了些周折。先是安排兩名志願軍軍官展示一些跳蚤,要他們說是從雪地上搜集到的。他們中的一人說,是從一座小茅屋裡發現的,毛主席教導我們不要說謊。怎麼辦?只有教育他要服從對敵鬥爭大局,該說謊的時候就要說謊。

根本就沒有的鼠疫桿菌更好辦:“我們使它出現了”。派門新(現已離休)回瀋陽取回兩管鼠疫菌種。

更使調查團相信美國人在搞細菌戰的是他們訪問了幾名美國戰俘。這些飛行員戰俘親口對他們說,他們確實在朝鮮和中國投了細菌彈。這一點,不但當時的國際調查團相信,就連60年後的國內研究者也當作美國人進行細菌戰的鐵證。對此,作者吳之理只說了一句話:“我真佩服戰俘營我方人員的說服工作。”

【遒真言實按】:如前所述,20多名美國空軍被俘人員回到美國後,立即召開記者招待會,講述了被迫說謊的經歷。

**

直到2013年,中共黨國為了紀念朝鮮戰爭結束60周年,電視台仍然堅持宣揚美國進行了細菌戰的謊言。

真是厚顏無恥到了極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