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幕後運作西部礦業IPO 江綿恆空手套白狼黑幕顯現

現年52歲的中共青海省委常委、西寧市委書記毛小兵,今年5月11日犯有受賄、挪用公款等罪名被判無期徒刑。毛小兵利用西部礦業IPO機會,向中科信資本軍團和上海聯創利益輸送,而這兩家企業背後都有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身影,尤其是上海聯創更是由江綿恆控制的上海聯和控股。綿恆不僅染指礦業,而且利用江澤民的權力,幾乎是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把中國電信資產竊為己有,幾年時間就建立起佢自己龐大電信王國。

陸媒再次關注了毛小兵案涉及國企腐敗鏈內幕。此前,陸媒相關起底報導中,毛小兵案背後的江綿恆利益輸送黑幕已經撕開。

聯合早報6月6日刊發題為“毛小兵案:國企IPO分肥範本審判現場雙腿突突顫抖”的報導指,2014年4月24日,毛小兵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受查。2017年5月11日,因犯受賄罪、挪用公款罪,數罪併罰,毛小兵被甘肅省蘭州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無期徒刑。年過半百的毛小兵,將喺監獄度過另一番人生。

報導提到,自1985年起,毛小兵喺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總公司錫鐵山礦務局及其改制之後的青海西部礦業集團公司(下稱西礦集團)、西部礦業股份有限公司(601168.SH,下稱西部礦業)工作了24年,曾喺2000年4月任改制後的西礦集團任董事長、總經理及上市公司董事長。

報導指出,毛小兵案引人關注之處,是利用喺握重權,與啲資本玩家東窗密謀,將西部礦業的IPO變成其饕餮盛宴。

上海聯創與西部礦業的神秘利益輸送

2007年西部礦業IPO,西部礦業曾創造資本“神話”,但遭市場強烈質疑。喺西部礦業前十大股東中的上海聯創,光投行承銷傭金進賬超過7千萬美元。2009年上海聯創總裁馮濤曾公開講:“從西部礦業一個案子上所賺的投資回報,抵得上我做投資以來所有專案的投資總額”。

買賣上市公司IPO突擊入股額度使上海聯創與西部礦業高層利益輸送備受質疑。21世紀網《西部礦業IPO:PE腐敗的骯髒盛宴》一文揭西部礦業集團國企改制PE灰色利益鏈。

文章稱,2003年,西部礦業計划出售定向增發的共計19,000萬股新股,上海聯創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拿到了西部礦業10%的股權“額度”投資機會,成第八大股東。

然而,聯創並沒有完全自掏腰包,僅通過中介委託定向投資,然後作為投資管理方,收取高達40%的管理報酬。

但上海聯創為何能夠從西部礦業拿到突擊入股的額度?文章稱,經查,上海聯創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喺上海註冊成立,股東方為國家計委、國家經貿委、中國科學院科技促進經濟基金委員會和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

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是由上海市政府批准成立的國有獨資有限公司,隸屬於上海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成立於1994年9月,對外投資規模已超百億元。

但詭異的是,21世紀網記者隨後喺上海市工商局網站的查詢顯示:未揾到符合“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查詢條件的記錄;上海聯創已經從國資風險投資公司搖身一變為外國法人獨資的上海永宣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中科系企業神秘運作,搖身一變成西部礦業二股東

香港萬得通訊社報導,西部礦業IPO招股講明書中披露的前10大股東中,半數以上均涉及灰色交易。除了聯創,其中明顯與中科院背景關聯的有第二大股東北京安瑞盛科技有限公司(安瑞盛),安瑞盛喺2006年6月,西部礦業進入上市的最後衝刺期時誕生,成立僅僅15天,就從湖北鴻駿投資公司手上獲得了西部礦業448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14%),成為西部礦業的第二大股東。

報導稱,喺謎一樣的安瑞盛科技背後,隱藏着神秘人物馬藝屹與背後中科院背景的“中科信資本軍團”。包括北京新紀元、中關村科學城和中科院旗下大恆科技。當中入駐了眾多中科院人員,西部礦業已落馬的副董事長江彪就是原中科信舊將。

毛小兵案幕後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浮出水面

西部礦業股東之一的上海聯創的前述註冊股東方中的上海聯和,正是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當年發家之本。據《江澤民其人》一書介紹,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下稱,上聯)而開始佢的“電信王國”生涯。表面上聯和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恆私產。

而據2009年出版的林軍所着《沸騰十五年》,其中有一段介紹,馮波和馮濤這兩兄弟喺1999年8月接受了上海科技元老、也是佢們父親的老朋友——中科院副院長嚴義塤的邀請,喺江綿恆的主控下成立了上海聯創和聯創策源。

而另一股東安瑞盛科技背後有新紀元、中關村科學城、大恆科技等,成為龐大的“中科信資本軍團”。江綿恆恰喺1999年11月至2011年11月任中科院副院長,直接控制着中科系企業。

綜上,靠着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背景撐腰,眾官商大員喺西部礦業IPO事件中一起“悶聲發了大財”。江綿恆不僅染指礦業,而且利用江澤民的權力,幾乎是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把中國電信資產竊為己有,幾年時間就建立起佢自己龐大電信王國。

江綿恆四面楚歌,表情好迷茫(網絡圖片)

“中國第一貪”江綿恆

據《江澤民其人》披露,八十年代江澤民讓江綿恆去美國留學、生孩子、拿綠卡,觀看中國形勢。92年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讓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

江綿恆回國後,仗着江澤民的勢力,喺短短數年之內,不僅當上中科院副院長,還成了中國的“電信大王”,上海灘的“大哥大”,斂財無數。

中國“電信大王”,空手套白把國家電信資產佔為己有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上聯”表面上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恆私產。江綿恆以上聯為個人事業的旗艦,坐鎮上海,利用江澤民的權力,幾年時間就建立起佢的龐大電信王國。2001年上聯和上聯控股的公司已有十餘家,如上海信息網絡、上海有線網絡、中國網通等。

2008年,中國網通和聯通正式合併為“中國聯通”,仍歸江綿恆掌控。江綿恆的“電信王國”,還包括中國移動。

喺沒有“中國網通”之前,江綿恆是“網通”老闆,佢揚言講要吞併“北方電信”,其實“網通”早已經讓江綿恆給折騰空了,佢根本沒有能力收購“北方電信”。為了解除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親自下令中國電信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

2004年9月,作為大陸四大電信商最後一個沒有上市的公司,“網通”的上市時間表一拖再拖,10月是最後期限。江綿恆是手握實權的江澤民之子,為何中共四大電信商中的三個都有上市實力,而江綿恆卻喺得到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後還是沒有資產?錢哪裡去了?

這段時間,江綿恆把網通三次整合後又統統撤銷,喺令人眼花繚亂的整合、撤銷把戲中佢把國家電信資產都收集到自己荷包里。江綿恆親自網羅來的中國網通總裁張春江毫不隱諱的講:這一切就是“為了股票上市”。講白了就是自己把官產掏空了化為己有,讓買“網通”股票的人當冤大頭。

上海灘“大哥大”

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恆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經濟領域佢都染指。甚至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的董事會,佢也有份。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機,無意中發現空中雜誌上刊登的上航董事會舉行會議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綿恆,但上航正式股東名單則從未向社會公布過。佢們講,江綿恆既是中國電信大王,也是上海灘的大哥大。

有舉報材料講,江綿恆利用擔任過中共載人航天工程副總指揮這個名義,喺上海閔行區圈地搞了一個航天城,把上海航天局全部搬到閔行區,然後喺航天城裡面又建了江澤民的行宮。據講該行宮奢華至極,面積甚至大過毛澤東當年喺上海的行宮上海西郊賓館。

2000年9月,江綿恆和台商王永慶的兒子宣布合作搞宏力微電子公司,總投資六十四億美元,號稱合資。但據王文洋透露,實際上佢一分錢沒出,全是江綿恆從銀行弄出來的錢。

號稱上海首富的大地產商周正毅喺2003年5月被查扣,佢逃稅、操縱股票和不法貸款已經導致中銀香港分行總裁劉金寶被撤職。此案被稱為“建國以來最大的金融詐騙疑案”,調查結果直指江綿恆,因為當年宏力微電子公司成立時,劉金寶從中銀上海批出的十幾億貸款都是違規操作。

《開放》雜誌透露,喺調查周正毅官商勾結圈地問題時,甚至已查到江澤民兩個兒子頭上。據講調查人員查到喺緊鄰靜安區的普陀區,發現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和普陀區政府也以周正毅喺靜安區的手法圈了一大塊地。江綿恆和江綿康喺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但都是免費圈地,不掏一分錢。江綿恆比周正毅還惡,周還要給上海幫進貢,而惹不起的江大公子只需讓住戶強遷遠郊,絕不按照規定給予任何補償。

此外,江綿恆和江綿康還捲入了“上海社保案”。

2011年8月30日,維基解密公布了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2006年12月14日發往美國華府的一份密電。

密電內容披露:數名中共最高層領導人的子女捲入了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但為了維護中共的所謂“團結”,除陳良宇的兒子以外,其佢人都不太可能面臨起訴,其中包括江綿恆和江綿康,以及前國務院副總理黃菊的女兒黃凡(Huang Fan音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