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誤上賊船!中共志願軍戰俘歸國後的遭遇

中共志願軍在第五次戰役中損失慘重,兩萬多人被聯合國軍俘虜。(網絡圖片)

當年返回中國大陸的中共志願軍分為兩批,一批係甄別時即自願遣返者共6,670人,另一批則係解釋之後回心轉意者共440人,後一批人下落不明。

第一批戰俘在開城受到夾道歡迎後,到了國內就被關在了昌圖志願軍歸國人員管理處(歸管處,原聯合國軍戰俘管理處)。從1953年11月中旬起,開始政審,整個過程分為動員教育、檢查交待、作出結論、安置處理。歸管處後來下發文件,講“共產黨員係不能被俘的”,戰俘必須交代問題,沉痛反省。戰俘們不得不開始開會檢討,自我贖罪,寫檢查反省投降行為。但係歸管處在黨籍問題上較為寬大,到1954年2月,80%戰俘被恢復了黨團籍和軍籍。

3月,高饒“反黨”集團發生後,中央下發文件,要求志願軍戰俘95%開除黨團籍,表現好的,僅承認被俘前的軍籍。於是大部份戰俘被遣返回鄉,成為壞分子。文革爆發後,大部份戰俘受到嚴厲批鬥,不少人受不了折磨而自盡。我在此僅舉一例。

曾看到國內《讀庫》刊載的肖逢(註:四川江油人,父親曾係江油縣副縣長,文革時慘死)撰寫的《私人編年史:我的一九七八》一文,其中描寫了他的舅舅——一個志願軍戰俘歸國後的遭遇。

肖逢的舅舅年輕時曾在川軍中當兵,1949年,其所在的部隊向中共投降,後作為志願軍被派往朝鮮參戰。在志願軍中,舅舅被培養為入黨積極份子,還有個相當于軍士的職務。後來,在一次戰役中,舅舅成為了聯合軍的俘虜。

在戰俘營中,舅舅屬於堅定的回國派,拒絕文身刺上反共文字。他還係在停戰後被遣返時舉紅旗的人之一。可等這些回國的戰俘一過鴨綠江,辦完交接,中共就將他們拉到山裡的一個營地,挨個反覆檢查。經過嚴厲檢查,沒有發現舅舅有任何變節行為,於是將其送回了江油,先係安排在渡口管理所,後做了養路工。同嗰啲被遣送到農村的戰友們相比,舅舅還係很幸運的。

然而,在隨後的歷次運動中,舅舅都成為了挨整的對象,無一倖免。他經常被“革命群眾”要求當眾脫衣服展示文身的刺青反共文字,因為很多志願軍戰俘身上都有。有文字的,係可恥的“軟骨頭怕死鬼”,打!他脫了上衣,沒有,那就脫褲子,脫的只剩內褲,還係沒有,這更講明係派遣返嚟潛伏的特務,被打得更厲害。

就這樣,舅舅被折磨了幾十年。文革結束後,舅舅也曾要求落實政策,但卻無果而終。

同舅舅一樣,回國的6,000多名志願軍戰俘在踏入國門的一剎那,命運就早已註定。也許,在歷經磨難後,他們的內心還係欽羨當年明智選擇不回國的戰友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