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讓人淪為廉價奴工的蘇共經濟暴政

在中共的話語系統中,共產黨稱1949年以前的中國是“萬惡的舊社會”。而這個所謂的“舊社會”,曾經出現過國民生產總值佔全球80%,從搖籃到墳墓福利完善的大宋朝;出現過疆域遼闊,力促中華文化西傳的大元帝國;出現過從工藝水平到傳統文化都是最高頂峰的大唐王朝;出現過垂衣裳而天下治的人文初祖黃帝;也出現過漢武雄風打通絲綢之路的大漢王朝……

五千年的輝煌成就,從卓越的科技、精美的工藝器具,到正統的神傳文化;從璀璨磅礴的宮廷樂舞,到浩瀚紛繁的經典子集;從包容開放的治政思想,到社會福利俱全的先進體制……每一個王朝的輝煌都足以讓炎黃子孫引以為榮,信以為傲。

當然,筆者並不否認,在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出現的兵征亂世,也只不過是駭浪驚濤掀起的波瀾,不足為奇。

然而中華的人文輝煌,在近百年的共產紅禍中,被無神論當作“破四舊”、封建迷信全然砸爛、摧毀和踐踏。在歷史上,華夏子孫曾經信心無比,自信地頂天立地於中土,笑迎萬國來朝。身為炎黃子孫,無論我們的人文價值,還是生命、道德價值,從未低廉過。

而在近百年來,共產黨竊取政權後,中原大地華夏子孫的命運便急轉直下,無論我們的文化價值,還是生命價值,都被共產奴化得極端廉價。

人世有代謝,山水有輪迴,百年共產主義以謊言、恐怖和屠殺建起的巴比倫塔,隨着神傳文化的復興,如今正在轟然倒塌。

本篇將以斯大林時代,蘇共的暴政之一“工業、農業集體化”導致的種種亂象,還原共產主義奴化、殺戮平民百姓的歷史傷痕,以反思當今仍然存在於中共體制下的奴工現象,為何國人的生命和價值會被折磨得如此低廉?

************************

恐怖的經濟實驗——集體工業化、農業化

1925年12月,蘇共黨代會通過決議,要加大力度實現工業化。而實現工業化的理由之一,是1927年12月斯大林單方面認為歐美等國正在整飭軍備,再次發動一場世界大戰,以武力干涉蘇聯。蘇共為了對付這一假想敵,認為必須建立強大的國防工業系統,使蘇聯成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強國。按照國防軍備的需求,蘇聯開始工業化建設。

因此,1928年開始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大規模工業計劃。於是重工生產,譬如鋼鐵、煤炭、石油、重型機器、大型工程等全部置於蘇共中央管理下。

1929年,斯大林作出決定,要實現工業化,就要首先實現農業集體化。於是一場以犧牲國家和人民巨大代價進行的恐怖實驗開始了。

斯大林想依靠國內的資本積累,實現國家工業化。這意味着,低層百姓必須按照最低廉的價格,用糧食來供應國防軍隊、各線產業工人、城市居民。這一政令,直接導致農民成為徹底的無產階層,成為受共產黨任意奴役的農奴和奴工。共產黨宣傳要消滅農村的“剝削階層”,那只是為了轉移大眾視線使用的借口。事實上,農業集體化的最大受害者正是底層的百姓。

在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統治期間,沙皇任命斯托雷平擔任總理,由他主導的土地改革,取得了輝煌的成就。當時俄羅斯的經濟,無論人口增長,還是經濟增長都居歐洲第一,而國民生產總值排名世界第五。但是輝煌的經濟成就毀於一戰以及列寧領導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列寧的共產運動,殺害富農,搶奪富豪財產,暴力實行資產公有化,直接摧毀了俄羅斯的農業經濟基礎。

蘇共的農業集體化像是一座大山,將農民深深地壓入社會最底層,比1861年以前的農奴還要殘酷。因為作為農奴他還可以當家作主,還可以擁有私人的財產,領有屬於自己的穀物和牲畜。

而共產體制下的集體農莊,把底層百姓打入農奴的境地,無限制地壓榨他們的勞動成果,他們的付出,只能換回一點最低的聊以活命的口糧。1935年,一戶農家全家人一年的辛苦工作,只能從集體農莊中得到247個盧布的報酬,這個價格只能夠買一雙靴子。

農業集體化的災難性後果,是它摧毀了俄國的農業基礎。十月革命以前,當時的俄國是世界上糧食出口最多的國家之一,但共產竊權後,俄國百姓就和大饑荒結下不解的惡緣。

斯大林要求要在三年內完成“五年計劃”的生產目標。但這一違背經濟規律、違背人性的黨魁命令,產業工人人數從三百萬爆增至六百四十萬,即使耗費龐大的人力物力資源,以拚死的速度晝夜趕工,也都難以實現這項經濟目標。為此產生了形形色色的社會問題,以及人為製造的刑事案件。

踐踏人性的共產大肅殺

1928年開始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大規模工業計劃。斯大林想證明社會主義的可能性和優越性,就要加大速度儘快實現工業化,人們即使瘋狂地工作,糧食不見增產,生產指標遙遙無期。

斯大林大清洗的大恐怖時期,蘇共政治局給各地警察局定下槍決指標,命他們按照百分比把當地居民的百分之幾的人拉去槍斃,百分之幾的人送往集中營服苦役。譬如:1937年6月2日,蘇共政治局制定了一項指標,要求莫斯科市和莫斯科省“清理”三萬五千人口,其中五千人要處以槍決。

一個月之後,中央政治局又給全國各地定下達抓人指標,其中有七萬人不經庭審就立即槍決。被處死的絕大部分人,接受過高等教育,並有一技之長。因蘇共假想這些知識分子思想活躍難以管束,對流行的“破壞活動”有着推波助瀾的作用,因此槍決了他們。

前蘇聯將軍德米特里·伏爾科哥諾夫(Dmitrii Volkogonov)在研究歷史檔案時,他發現了三十份判以死刑者的名單,簽發於1938年12月12日。這位將軍當時非常驚愕。因為這三十份名單,共記載了近五千人的姓名,未經任何庭審,就被斯大林簽字全部處決了。更為詭惡的是,斯大林簽完這些名單,就跑進克里姆林宮的私人影院欣賞電影去了。斯大林一連放了兩個片子,其中之一的竟是喜劇《歡喜冤家》。

在斯大林滅絕人性的恐怖肅殺狂潮中,平民百姓都被迫地捲入了大清洗的狂瀾。他們要麼告密,舉報自己的親友;要麼做深入的自我批評和檢討,極力貶低自我的行為。在狂熱的政治氛圍下,似乎一個人不舉報誰,就會成為黨的異己分子,於是人與人相互信任維繫的紐帶,被狂熱的舉報活動衝擊得蕩然無存。

當時俄羅斯流傳一句笑話,一個正常的人只能像一頭蠢豬那樣活着。這些知識分子接受過良好的教育,有自己的專長,但在共產運動中,人性的尊嚴和價值,就被踐踏的一文不值。

(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