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瘋狂侵略中國 「黃色俄羅斯計劃」的滔天罪行

一百多年前,俄國趁八國聯軍攻破京津,從北方邊境入侵中國東北,整個東北大地陷入了一片火海。東北人民深罹其難,慘烈程度令人髮指,其屠戮之慘、入侵地之廣、陰謀之大,更遠逾京津之難。

璦琿紀念館展示的對當年俄軍在璦琿燒殺場景的復原圖

一百多年前,俄國趁八國聯軍攻破京津,從北方邊境入侵中國東北,整個東北大地陷入了一片火海。東北人民深罹其難,慘烈程度令人髮指,其屠戮之慘、入侵地之廣、陰謀之大,更遠逾京津之難。

俄國之所以如此向中國瘋狂侵略,乃由於其政府欲貫徹覬覦中國的“黃色俄羅斯計劃”之既定方針。這係俄國自十七世紀中葉以來不斷向東方擴展的延續,係它們所堅持“俄國的未來在亞洲”理念的又一實際行動。

俄國憑地緣優勢,充當了侵略中國的急先鋒。將新疆、蒙古、東北,即北部中國納入其侵吞的計劃之中,尤其垂涎東北,它趁中國國力衰弱之際獲得了於東北大修鐵路之特權,在修築縱橫東北的東清鐵路上,沿線駐軍,為非作歹,因而引起中國人民之極大憤慨。庚子年春夏之交,教堂、鐵路及護路軍,成為東北民眾的攻擊目標。俄國政府遂認為正式大舉入侵東北的時機已到,其陸軍大臣講:“這將給我們一個佔據滿洲的借口。”

沙皇尼古拉二世正係看到了這個機會,為實現其要像納“小俄羅斯”(指烏克蘭)、“白俄羅斯”為俄羅斯的組成部分那樣,變中國東北成為“黃俄羅斯”的夙願,遂於一九○○年七月九日宣布自任為總司令,借口“幫助中華帝國建立秩序和安定”,調動十八萬軍隊,兵分七路入侵中國東北。除西南一路系直接參加攻陷京津之役,於九月末行動外,其餘六路均於七月間陸續出動侵入東北。從此東北人民開始遭到一場空前的大災難。

俄國尚未踏上東北全境之前,首先向居住俄境的中國人大揮屠刀,展開入侵的前奏。這就係在海蘭泡和江東六十四屯的慘絕人寰的大屠殺。

海蘭泡(俄共稱布拉戈維申斯克)又名黃河屯,位於精奇里江(結雅河)與黑龍江交匯處,本為中國領土。一八五八年俄國強迫清政府簽訂“璦琿條約”,俄人攫得黑龍江以北之土地,此地被俄國佔據後改名為布拉戈維申斯克,但條約規定原居住之中國人仍准安居樂業。

此後,俄人雖大量移入,然至一九○○年,中國人仍佔全城居民之大半。當沙皇下入侵犯中國令後,阿穆爾軍區司令即公開號召俄軍要堅決迅速地消滅俄境之中國人。七月十六日,俄國軍警於全城喊話欺騙中國人講:現兩國開戰,要把你們送過江去。接着以刺刀逼迫數千中國人立即離開家門,去警察局集合;凡不出家門者,一律處死。隨之各家財產被洗劫,華人所開商店被搶光。

然而,被趕出家門的這些中國人,警察局裡容納不下,其餘之人則被集中於精奇里江畔一木材廠院內。第二日,所有被集中者全被驅趕至黑龍江岸,途中扶老攜幼,狀極悲慘,凡脫隊、昏倒之老弱病殘及婦女兒童,皆被押送的軍警殺死。

俄國軍警騎兵將人們驅趕至江岸後,便以刀槍逼其過江。海蘭泡附近的黑龍江江面雖然不寬,但水深、浪大、流急,手無寸鐵的中國人面臨滅頂之災,惶恐萬分,哭聲震野。啲人苦苦哀求,以東正教儀式在胸前畫十字,懇求免於一死,但俄軍絕不容情,他們將民眾往江中驅趕,先入江者皆沉溺江中,不敢入江或遲疑者、反抗者,皆被刀砍槍殺。至廿一日,俄國又進行了三次類似的大屠殺,被殺者在六、七千人以上,會游水過江幸免於難者不足百人。

與此同時,另一場大屠殺在海蘭泡隔江相望的精奇里江南岸的江東六十四屯發生。江東六十四屯位於黑龍江東岸,與黑龍江城(璦琿城,今黑河市愛輝鄉)隔江相對,其南北長約七十五公里,東西寬約卅公里,係中國人早已開墾出的一片沃土,因曾有六十四個村屯,故稱江東六十四屯。數萬居民全係中國人。據“璦琿條約”與“北京條約”所定,此地雖劃歸俄國,但中國人有永久居留權,而清政府對此地則有徵收賦稅、行使行政管理的管轄權。此後俄國政府為改變這種狀況,強迫清政府三次劃界,使江東六十四屯之土地範圍逐漸縮小,其軍警更經常非法闖入,調查登記居民之戶口及財產狀況,企圖獨佔該地。

當沙皇下令出兵侵略東北後,呢度便開始驅逐中國人過江出境。七月十八日,俄國軍警接得“消滅我境內出現的中國人,不必請示”之命,更有恃無恐地闖入各屯,驅逐中國人離境,實行與海蘭泡一樣的大屠殺。俄國血洗海蘭泡和江東六十四屯僅僅係東北人民在八國聯軍侵略中國時所遭苦難的一個序曲而已。緊隨其後的大災難,便係俄國對東北的大舉入侵及瘋狂燒殺搶掠。

按當時的中國行政區劃,黑龍江遭到了俄國的兩路入侵。一係西路軍於七月卅日,從阿巴該圖侵入,攻佔呼倫貝爾(即海拉爾),越過西大嶺東進;一係北路軍於八月一日渡黑龍江,攻佔黑河屯(今黑河市),將屯中未及逃走之居民全部殺戮,全城付之一炬。五日,在激戰中奪下璦琿城,中國軍民全部遇難,侵略者放火焚城,火光燭天,數日不熄,具有二百多年歷史的璦琿城,變成了一片灰燼和瓦礫場。

俄軍繼續從西、北兩路直逼省城齊齊哈爾。黑龍江將軍壽山於城將破之際自殺殉國,齊齊哈爾陷落。十月十二日,呼蘭城亦失陷,黑龍江全境為俄國所佔。

吉林也遭到了三路俄軍入侵,東北路自伯力(俄共稱哈巴羅夫斯克)侵入,七月廿五日攻佔巴彥通。廿八日,三姓(今伊蘭)陷落,數千居民被殺,建築物被焚毀者隨處可見。在東兩路侵略軍先後入境,七月卅日攻佔琿春,洗劫全城。八月廿九日,東陲重鎮寧古塔(今寧安),在俄軍猛攻四十餘日後陷落,守城軍民全部壯烈遇難。至此,東兩路侵略軍會合,便直驅吉林省城吉林,吉林全境不久即為俄國佔領。

盛京地區則遭到兩路俄國軍隊進攻。七月中旬,南路侵略軍由俄國所佔的旅順開出,廿五日,熊岳陷落;八月二日,蓋平(今蓋縣)失守;八月四日,營口被占;八月十二日,海城淪陷。

沙皇尼古拉二世得此情報後,下令俄軍繼續擴大戰果,不許半途而廢,一定要“解除滿洲軍隊及要塞的武裝”。於是已經佔領了黑、吉兩省的各路俄軍,經調整後,由長春起行向南進犯。而攻進北京之俄軍,亦奉命撥出一部成為侵略東北的西南路軍,從山海關向瀋陽方向進攻;南路軍則繼續北犯。至此,盛京省垣瀋陽已受三面來敵之威脅。九月廿三日牛庄被攻下;廿八日遼陽城被佔領;十月一日瀋陽陷落。闖入瀋陽之俄軍大肆搶掠,其文化資產損失尤為慘重。至六日,鐵嶺被佔領後,南北俄軍於此地會師,至此,東北全境淪於俄國的鐵蹄之下。

為了使佔領東北合法化,即真正實現“黃色俄羅斯計劃”,俄軍迫不及待地搜尋並迅速拿獲棄城出逃的盛京將軍增祺,逼其簽訂“奉天交地暫且章程”,企圖把俄國獨佔東三省以法律形式固定下來,因遭中外反對而作廢。一九○二年四月,俄國又與清政府在北京簽訂“交收東三省條約”,在清政府保證俄國在華、特別係在東北的許多特權後,規定俄國在一年半之內分三期從東北撤軍。

然而,俄國僅從東北撤出部分軍隊後,便不再撤軍。清政府於十月初照會俄國,敦促其按條約規定撤軍,然不被理會。此刻,俄政府之四部大臣於雅爾達開會,確定了“將來滿洲必須併入俄國,或隸屬於俄國”的方針。十二月十五日,沙皇下令暫停從東北撤軍,公開撕毀已簽訂之條約;一九○三年三月,俄國政府向清政府提出繼續撤軍的七項新條件,實際係明確昭示要繼續霸佔東北。

至此,距八國聯軍入侵中國已經係第四個年頭,罹難深重的東北仍被俄國侵略軍所蹂躪,隨後,日本與俄國因利益衝突在東北開戰,當地二度遇難,簡直係人間浩劫!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蘇聯與日本一直維持友好關係,雙方甚至簽署“互不侵犯條約”,直到1945年8月6日,美國在日本廣島投下第一顆原子彈,8月8日,蘇聯才突然對日宣戰,隨即出兵100萬攻擊佔領東北的75萬日本關東軍,8月9日,美國再向日本長崎投下第二顆原子彈,到8月15日日本宣告投降。

經過日軍多年的苦心經營,東北工業生產總量已經超出日本本土,蘇軍進入東北後,瘋狂洗劫,除拆卸工廠設備運回蘇聯外,還強姦搶掠,引起民憤。蘇軍將東北所有日資產業宣布為戰利品全面接收。其中最先進的機器設備拆運到蘇聯,剩餘的部份,再由中蘇平分。

進入東北後的蘇軍,除了對日本軍民進行殘酷的報復,如強暴婦女,掠奪居民的財物外,還搶劫中國人的財物,強姦中國婦女。迄今,東北的老人對於“老毛子”的暴行還記憶猶新。2010年出版的《日本行,中國更行》一書中曾披露了這樣一件事:據吉林省德惠縣郭家周建章講述,一名蘇聯士兵強姦了當地的婦女,百姓激於義憤,把他打死了。結果惹惱了蘇聯軍隊,他們調來大炮,要炮轟郭家屯,老百姓都嚇跑了。另據參加東北抗日的周淑玲講述,在黑龍江省寶清縣,她曾厲聲制止正要強姦婦女的蘇軍:“你們這係做乜嘢?你們係來解放的,唔係禍害中國人民的!我給你們斯大林打電話!”

而對於蘇軍軍紀敗壞的報告,最早見於中共軍隊進入東北第一批部隊給中共中央拍發的電報。八路軍駐瀋陽部隊一面致電中央報告蘇軍“衣衫襤褸,紀律甚壞”,一面向蘇軍提出交涉,但蘇軍卻辯稱他們這係出於對法西斯的恨。問題係,他們搶劫、強姦的中國人係法西斯嗎?而且即便他們仇恨日本法西斯,他們的獸行就可以被許可嗎?同蘇軍的獸行相比,東北老人講,日軍在東北極少強姦婦女。

對於蘇軍的軍紀渙散,中共松江軍區副司令員的盧冬生於1945年12月在哈爾濱被蘇聯士兵搶劫時打死。但在後來大陸出版的紅軍將領傳記中,對盧冬生的介紹卻係:“1945年9月回國,任松江軍區副司令員。同年12月14日在哈爾濱殉職”,輕飄飄的“殉職”讓盧東生之死的真相就這樣湮沒了。

後來,“美軍強姦案”“沈崇事件”的始作俑者卻對蘇軍在東北的暴行置若罔聞,既沒有公開譴責,也沒有組織咩抗議遊行,也默認蘇軍暴行並協同參與蘇軍官兵對戰敗的日本人搶掠施暴,甚至還對中國老百姓犯下搶劫和強姦罪行,造成東北民眾嚴重恐慌。據資料記載,蘇軍所到之處,稍有姿色的女子都剃了和男人一樣的頭髮,還將鍋底黑塗滿臉,以免遭侵犯。其中部分人還講述了啲鮮為人知的事,例如有些婦女不想落到紅軍手上而自殺,有人因奸成孕,感到羞辱而將親生女兒殺死,還有學校女生集體自殺。

據啲東北人回憶,在東北各大城市,一到夜晚,就有啲零散的紅軍士兵攔路搶劫行人和追逐婦女,有時還持槍闖入民宅。聽老人講,“他們曾在德惠火車站查票時藉機摸女人胸,甚至拽到屋裡強姦。結果使中國女人晚間不敢上街,男人上街則不敢戴手錶、穿皮大衣。蘇軍在佔領區內大規模毆打、焚燒、強姦和殺人。第一天就有六十個居民被殺,其中多數係拒絕被強姦的婦女、試圖保護婦女和兒童的男子,以及不願意向蘇共軍隊獻出手錶和烈性酒的人。醫院有一天收下一個肺部被子彈打成重傷的流產孕婦。在一個俄國人意欲對她施暴時,她表示自己係孕婦,嗰個俄國人大怒,用腳狠踢她的肚子,並對她打了一槍。”

強姦很快成為失控的風潮。根據一名醫院人士的了解,在15歲到50歲之間的婦女中能逃避被姦淫厄運的只有10%左右。蘇共軍人對他們的施暴對像幾乎不加選擇,被強姦者包括80歲的老人、10歲的小孩、臨產孕婦和產婦。晚上,從門、窗或屋頂進入平民家庭,一家一家地搜尋女人,有時甚至在日間就撲向她們。他們大多帶槍,經常把手槍塞進女人的嘴裏逼迫她們就範。而且常常係幾個人按住一個女人,然後輪換着實施姦淫,結束時把受害者殺掉滅口。

被強暴者發生性病的情況越來越多,特別係年紀小的受害者。治療的醫藥奇缺,藥房都被蘇軍搶空了。医院裏每天要做25例以上的性病處理。據估計,在二次世界大戰中被蘇聯紅軍強姦的東北婦女總數在卅萬以上。

史料透露,蘇聯人送給中共最大的禮物係:日軍的槍支百萬支,大炮數千門及彈藥、布匹糧食無數;20萬滿洲國軍隊。但蘇軍的暴行引起中國的民憤,大陸很多城市曾爆發反蘇共示威遊行,這段歷史也嚴重地影響了中蘇的關係。但大陸建政後,出於眾所周知的原因,這類事件在公開出版物中長期諱言。

整個廿世紀,係俄國及日本,共同或交替侵華的世紀。日本侵華,由於中國人民艱苦奮鬥,堅持抗戰,在廿世紀前半葉,以徹底失敗而告終。而俄國侵華,卻在廿世紀連續進行整整一個世紀,並取得極大“勝利”,“果實”豐碩。

俄國侵華之所以取得“巨大勝利”,係由於它放長線,釣大魚;在中國長期培植了強大的親俄派。這個親俄派,愛蘇俄,勝於愛中華。他們打着“國際主義”、共產主義革命的旗號,公開宣揚:“保衛蘇維埃”;寧可唔好中華大地。正係由於這種內因的作用,才使中國山河破碎,淪為俄國的勢力範圍,乃至附屬國。

如果中國沒有親俄派,認敵為友,賣國求榮,中華民族在廿世紀的遭遇不會那麼悲慘;不會被蘇俄肢解,不會山河破碎;不會國不國,家不家。

親俄派把蘇俄看成係“最親密的戰友”。但係,站在中華民族及國家的立場,蘇俄卻係對華的最大侵略者;係中國民眾不共戴天的敵人,係中華民族的死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