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震驚 魯迅是大漢奸 鐵證如山

日踞上海時,上海有許多抗日團體,成員內多發徽章和照片,不懂地下工作的殘酷,一旦被日軍發現,難免被殺。魯迅如是為日寇開脫:「像這一般青年被殺,大家大為不平,以為日人太殘酷。其實這完全是因為脾氣不同的緣故,日人太認真,而中國人卻太不認真。這樣不認真的同認真的碰喺一起,倒霉是必然的。」

日踞上海時,上海有許多抗日團體,成員內多發徽章和照片,不懂地下工作的殘酷,一旦被日軍發現,難免被殺。魯迅如是為日寇開脫:“像這一般青年被殺,大家大為不平,以為日人太殘酷。其實這完全是因為脾氣不同的緣故,日人太認真,而中國人卻太不認真。這樣不認真的同認真的碰喺一起,倒霉是必然的。”

阿波羅網附出處:《魯迅集外集拾遺》“今春的兩種感想”,見粗體字。


十一月二十二日喺北平輔仁大學講我是上星期到北平的,論理應當帶點禮物送給青年諸位,不過因為奔忙匆匆未顧得及,同時也沒有乜嘢可帶的。

我近來是喺上海,上海與北平不同,喺上海所感到的,喺北平未必感到。今天又沒豫備乜嘢,就隨便談談吧。昨年東北事變詳情我一點不知道,想來上海事變〔2〕諸位一定也不甚瞭然。就是同喺上海也是彼此不知,呢度死命的逃死,嗰度則打牌的仍舊打牌,跳舞的仍舊跳舞。

打起來的時候,我是正喺所謂火線裏面〔3〕,親遇見捉去許多中國青年。捉去了就不見回來,是生是死也沒人知道,也沒人打聽,這種情形是由來已久了,喺中國被捉去的青年素來是不知下落的。東北事起,上海有許多抗日團體,有一種團體就有一種徽章。這種徽章,如被日軍發現死是很難免的。然而中國青年的記性確是不好,如抗日十人團〔4〕,一團十人,每人有一個徽章,可是並不一定抗日,不過把它放喺袋裡。但被捉去後這就是死的證據。還有學生軍〔5〕們,以前是天天練操,不久就無形中不練了,只有軍裝的照片存喺,並且把操衣放喺家中,自己也忘卻了。然而一被日軍查出時是又必定要送命的。像這一般青年被殺,大家大為不平,以為日人太殘酷。其實這完全是因為脾氣不同的緣故,日人太認真,而中國人卻太不認真。中國的事情往往是招牌一掛就算成功了。日本則不然。佢們不像中國這樣只是作戲似的。日本人一看見有徽章,有操衣的,便以為佢們一定是真喺抗日的人,當然要認為是勁敵。這樣不認真的同認真的碰喺一起,倒霉是必然的。

中國實喺是太不認真,乜嘢全是一樣。文學上所見的常有新主義,以前有所謂民族主義的文學〔6〕也者,鬧得很熱鬧,可是自從日本兵一來,馬上就不見了。我諗大概是變成為藝術而藝術了吧。中國的政客,也是今天談財政,明日談照像,後天又談交通,最後又忽然念起佛來了。外國不然。以前歐洲有所謂未來派藝術。未來派的藝術是看不懂的東西。但看不懂也並非一定是看者知識太淺,實喺是它根本上就看不懂。文章本來有兩種:一種是看得懂的,一種是看不懂的。假若你看不懂就自恨淺薄,那就是上當了。不過人哋是不管看懂與不懂的——看不懂如未來派的文學,雖然看不懂,作者卻是拚命的,很認真的喺嗰度講。但是中國就揾不出這樣例子。

還有感到的一點是我們的眼光不可不放大,但不可放的太大。

我那時看見日本兵不打了,就搬了回去,但忽然又緊張起來了。後來打聽先至知道是因為中國放鞭炮引起的。那天因為是月蝕,故大家放鞭炮來救她。喺日本人意中以為喺這樣的時光,中國人一定全忙於救中國抑救上海,萬想不到中國人卻救的那樣遠,去救月亮去了。

我們常將眼光收得極近,只喺自身,或者放得極遠,到北極,或到天外,而這兩者之間的一圈可是絕不注意的,譬如食物吧,近來館子里是比較乾淨了,這是受了外國影響之故,以前唔係這樣。例如某家燒賣好,包子好,好的確是好,非常好吃,但盤子是極污穢的,去吃的人看不得盤子,只要專註喺吃的包子燒賣就是,倘使你要注意到食物之外的一圈,那就非常為難了。

喺中國做人,真非這樣不成,不然就活不下去。例如倘使你講個人主義,或者遠而至於宇宙哲學,靈魂滅否,那是唔好緊的。但一講社會問題,可就要出毛病了。北平或者還好,如喺上海則一講社會問題,那就非出毛病不可,這是有驗的靈藥,常常有無數青年被捉去而無下落了。

喺文學上也是如此。倘寫所謂身邊小講,講苦痛呵,窮呵,我愛女人而女人不愛我呵,那是很妥當的,不會出乜嘢亂子。如要一談及中國社會,談及壓迫與被壓迫,那就不成。不過你如果再遠一點,講乜嘢巴黎倫敦,再遠些,月界,天邊,可又沒有危險了。但有一層要注意,俄國談不得。

上海的事又要一年了,大家好似早已忘掉了,打牌的仍舊打牌,跳舞的仍舊跳舞。不過忘只好忘,全記起來恐驚腦中也放不下。倘使只記着這些,其佢事也沒工夫記起了。不過也可以記一個總綱。如“認真點”,“眼光不可不放大但不可放的太大”,就是。這本是兩句平常話,但我的確知道了這兩句話,是喺死了許多性命之後。許多歷史的教訓,都是用極大的犧牲換來的。譬如食嘢罷,某種是毒物不能吃,我們好像全慣了,很平常了。不過,這一定是以前有幾多人吃死了,先至知道的。所以我諗,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唔係勇士邊個敢去吃它呢?螃蟹有人吃,蜘蛛一定也有人吃過,不過不好吃,所以後人不食咗。像這種人我們當極端感謝的。

我希望一般人唔好只注意喺近身的問題,或地球以外的問題,社會上實際問題是也要注意些先至好。

〔1〕本篇記錄稿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三十日北京《世界日報》“教育”欄。發表前曾經魯迅修訂。

〔2〕東北事變指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上海事變,指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事變。

〔3〕一二八事變時,魯迅寓所喺上海北四川路,臨近戰區。〔4〕抗日十人團九一八事變後上海各界自發成立的一種愛國群眾組織。

〔5〕學生軍又稱學生義勇軍。九一八事變後各地大、中學校成立的學生組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摘自《魯迅集外集拾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