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抗日名將李品仙親述:游武當山遇仙道

(左起)1938年,台兒庄決戰前,白崇禧、蔣委員長、戰區副司令長官李品仙、司令長官李宗仁在徐州。

李品仙(1890-1987),字鶴齡,廣西蒼梧縣人,保定軍校第一期畢業,參加過辛亥革命武昌起義和北伐戰爭,國軍二級上將。抗戰期間,任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第十戰區司令長官,1948年任華中剿匪副總司令。李品仙統率數十萬國軍,多次給予日軍和葉挺、陳毅、粟裕新四軍以沉重打擊,治軍主政,勛績崇隆。

抗戰第十戰區司令長官、安徽省政府主席、陸軍二級上將李品仙晚年在台灣。(以上為網絡圖片)

抗戰期間,全中國除了抗戰基地雲貴川三省外,其他各省都慘遭日軍蹂躪,而日軍卻唯獨無法攻陷安徽省。蔣委員長說這是李品仙的功勞。

李品仙治軍有方,他領導下的桂軍覃連芳第84軍第188、189兩師,在黃梅廣濟戰役中讓日軍頭號王牌第6師團(與第5師團並列第一)真正體驗到了中國軍隊的戰鬥力和頑強意志,沉重打擊了日軍,被蔣介石欽點為國軍模範,並親自題詞“軍隊要學一八八,一八九”。而他領導下的桂系第48軍李本一師第9連擊斃了日軍第11軍司令官冢田攻大將,這是抗戰期間唯一被中國軍隊擊斃的軍銜最高的日軍將領。

李品仙戎馬征戰一生,榮獲過北伐誓師十周年紀念勳章、青天白日勳章、抗戰勝利勳章、干城獎章、雲麾勳章。

1890年,李品仙出生於廣西蒼梧縣一個望族家庭,自幼熟讀“四書”、“五經”,熱愛中華傳統文化,傳統文化功底深厚,文武兼備,是國軍中的一位功勛卓着的儒將。

1949年底,國軍退守台灣後,李品仙解甲歸田,任總統府國策顧問、總統府資政,被推選為“辛亥武昌首義同志會”名譽理事長、“世界李氏宗親總會”名譽理事長、“台北市廣西同鄉會”理事長。

1987年,李品仙在台北去世,享年98歲,是桂系將領中最長壽者。

游“天下第一仙山”奇遇成仙老道

1939年,李宗仁和李品仙指揮第五戰區國軍,在湖北隨縣、棗陽地區,擊敗岡村寧次率領的日本華中方面軍第11集團軍,殲滅日軍1萬3千人,取得隨棗會戰勝利。此後,日軍蟄伏於武漢,不敢妄動。時任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第11集團軍總司令的李品仙,應隨員之請求,順便至明朝張三丰修道的聖地武當山一游。結果在被譽為“亘古無雙勝境,天下第一仙山”的武當山,遇到了一位超過130歲的成仙老道,令他肅然起敬。

後來,李品仙寫下回憶錄《戎馬生涯皖疆述略》,記敘此次奇特的親身經歷。謹將李將軍當年游武當之見聞,轉錄如下,以餉讀者:

民國二十八(1939)年秋天,大概是重陽前後,那時前方相當平靜。我率領隨員數人,由樊城至石化街視察後勤設施。視察完畢,當晚住在石化街。石化街在武當山東麓,上武當山不過數十里。武當是國內名山之一,是道教聖地,在武術方面提起武當派,也是大大的有名。我隨軍襄樊已近一年,對近在咫尺的武當名山,早有一訪雅興,只是平時難抽出時間。當天晚上閑談,大家認為秋高氣爽,不可錯過機會。向我請示,因不致妨礙公務,乃欣然應允。

翌日,清晨出發,先赴草店,再由草店換乘山兜登山。所詐山兜,就是類似四川的滑竿。草店正在武當山下,據原為荒僻小村,後來建築武當山因工程浩大,工人薈萃於此,日久竟成一大市鎮,迄猶相當繁盛。

武當山傳說當初祖師張三丰居此虔修,後為明燕王朱棣羅致軍中,頗着戰績。及即位,為酬庸其勛猷,乃敕建此一龐大林苑為其養真之所。一說是燕王幾經尋訪建文蹤跡,均無結果,後聞建文也在武當入山修道,乃留張三丰於此鎮守,不準再出。但為籠絡其心,乃不惜巨資為其建此勝地。計有三十六宮、七十二寺,規模之大,其它名山罕與倫比。全部建築系用湖北二十四縣的七年糧賦建築而成,其耗資之巨亦可想見。

離草店後,開始登山。九秋天氣,陽光和照,微風拂袖,心曠神怡。五里一亭,十里一站,或高歌舒懷,或談笑為樂。長嘯則山鳴谷應,靜聽則禽聲婉轉;塵慮頓消,渾然皆有忘機之樂。行近黃昏,偶見樵夫負薪而下,道友戴笠而歸。有頃,遙見園體一處,古木搓丫,雲煙半掩,近前則紅牆綠瓦,樓閣犄峙,入口處有大石碑一方,上書紫霞宮三大字,算是到了武當山的大門。紫霞宮為游武當之第一站,遊客多宿於此,廟內備有餐宿設備。入內後旋有十數束髮道人,老少不一,趨前問訊,表示歡迎,並請留宿。因請代辦經宿各事,是晚即宿於紫霞官。

晚餐前後,廟內道長知道我是五戰區的高級長官,都來謁談,年齡都在五六十歲以上,最後一位最老的道長蹣跚扶杖而來,視之頭童齒豁,面上皺紋形同網結。此老道身被單衣,腰掛布袋,腳穿芒履,神氣瀟洒,耳目聰明,晤對間亦彬彬有禮。與言世事嘗答非所問,與談天道則津津有昧,了無倦容。我問他:“高壽幾何?”他答道:“早已忘卻歲月,無法奉告。”

轉問旁邊一位七十餘歲的道長,據他說亦無法得知這位老道的確實年齡,只記得自己十歲左右到此山修道,那時此老道亦有他本人現在的年紀,據此推算,則老道當在百三十歲以上。後來我再問他是何處人,他答道,記得是山西解縣人,是關公的同鄉。又間他多大來此修道。他答是十幾歲。我暗自盤算,他在此修道,竟已一百多年。於是我再問他,曾否看見以前的長毛賊在襄樊一帶打仗。他答曾有此事。又問他見長毛賊時,多大年紀。他答大概和施主你的年齡差不多。我那時年齡四十九,距太平天國之亂為九十餘年。那麼此老道的年齡,確是百三四十歲了。這令我對他肅然起敬,對他的來歷與修真的情形也更感興趣。

後來我邀此老道和我們共攝一影片,藉留紀念。他堅拒不願照相,我只好吩咐隨員暗中偷拍。後來沖洗底片時,共余各人都有影像,唯此老道的位置,空無所見,實令人奇異,而莫可究其由。此老道是平日住於廟後的山洞中,洞中除雜草一堆,顯示有人經常在此坐卧之外,別無長物。據說其飲食極為簡單,每餐僅饅頭或粟米飯糰一個,有時且數日不食。後來於民國三十三年,我在安徽主政時,聽說此老道已於三十二(1943)年物化矣。

按:金蓋山派沈太虛翁告閔小艮真人云:“泥丸祖師曾以其帽戴余頭,而以余巾自戴。日光下泥丸祖惟見巾影,巾外並無身影,而余頭卻無帽影,此乃真氣凝就之身,衣履悉已氣化,故日中無無影也。”是知老道人實已成仙,而所執之杖,亦與仙人之帽相同,定非凡品,所以在照片之中,獨老道人及其手仗,均未現影耳。

——《戎馬生涯皖疆述略》李品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