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學歷史教科書看不到的「黃巢起義」

中國的社會主義革命者好象都對歷代農民起義情有獨衷。但歷史卻告訴我們,大部分農民起義只是流寇與痞子運動而已。歷來被推崇的黃巢就是其中的一位。下面的真相,是中學歷史教科書中看不到的。

公元878年,王仙芝喺黃梅戰死,其餘部由尚君長之弟尚讓率領投奔亳州與黃巢所部會合,黃巢得以獨統全軍十餘萬人,自稱黃王,號衝天大將軍,改稱元王霸。其餘義軍將領也一致推舉黃巢為“衝天太保均平大將軍”,統一指揮農民起義隊伍。手中握有強大軍事實力的黃巢,本應該順天意,應民心,救民於苦難之中。然而,黃巢卻近乎瘋狂地將血淋淋的屠刀伸向了普通百姓,對中原大地造成了極大的破壞。

屠廣州

公元879年三月,黃巢攻佔福州;同年九月,領軍進攻南方重鎮廣州。攻陷廣州後,黃巢聲勢漸壯,於是自稱“率土大將軍”,喺城內屠殺中國百姓與各國商人12萬人,摧毀一切洋教堂,砍絕桑樹,不許養蠶織絲以貨外夷,把曾經是海外貿易中心的廣州幾乎一舉蕩平。

黃巢喺廣州屠城,其原因是忌恨唐朝廷允諾其招安後的待遇太低。此前,黃巢的軍隊屢次被唐朝官軍打敗,於是黃巢給唐天平節度使張楊一封求降信,請求代向朝廷上奏。唐僖宗得到奏文後下詔任命黃巢為右衛將軍,命令黃巢率部眾到鄆州解除武裝。黃巢認為官職太低,於是再次致書唐嶺南東道節度使李迢,講明若唐朝廷授佢以天平節度使之職,即可休兵罷戰,願受朝廷節制,但朝廷不準。黃巢再向朝廷上表乞求廣州節度使的職位,唐僖宗命滿朝大臣對此事討論。左僕射於琮認為:“廣州市舶寶貸所聚,豈可令賊得之!”於是經過商議,朝廷只授黃巢以“率府率”的小官。這下黃巢大怒,一種被瞧不起的自卑之感油然而生,於是佢“衝冠一怒”,狂攻廣州。攻下廣州後,活捉了廣州節度使李迢。這時,黃巢又讓李迢草寫表文向朝廷申述自己想當廣州節度使的願望,李迢回答講:“予代受國恩,親戚滿朝,腕可斷,表不可草。”黃巢馬上將其殺死。

喺一償夙願的慾望下,黃巢即刻文告天下,義軍即將北上,直赴長安,問罪朝廷。喺向長安進發的戰鬥中,黃巢數次犯下了嚴重的戰爭罪行。喺攻打潼關時,唐軍憑藉堅固的城防拚死抵抗,並喺兩軍陣前挖下幾道極深的塹壕,黃巢軍數次進攻,都被這幾道塹壕擋住。於是黃巢一聲令下,將強拉入軍充作夫役的普通百姓趕到塹壕邊填土,黃巢嫌進度太慢,又下令將其中的一千多名無辜百姓趕入塹壕,再派人掘土填埋,活人加上泥土,終於填平大溝。黃巢大軍就踩着還喺不停蠕動的地面一衝而過,向關樓投擲火炬,“關樓俱盡”,攻下了潼關。

黃巢很快攻陷了唐帝國的核心——長安。那麼,黃巢給這座偉大的城市帶來了乜嘢呢?

焚長安

黃巢於公元881年1月8日傍晚佔領長安,16日稱帝,中間僅八天,而喺這八天里,義軍也沒有頒佈任何安民措施。這段時間裏,黃巢無暇佢顧,一心一意地為自己的登基大典做準備。黃巢入主長安後,除分封妻妾、將相以外,沒有任何作為。新政權成立後,毫無新氣象可言,政府沒有發佈任何保境安民的公告,再加上黃巢軍隊大肆洗劫,長安很快就陷於混亂之中。

喺黃巢入城時,“民夾道聚觀”,由此可見,苦於李唐壓迫的老百姓還是比較歡迎義軍的。義軍將領向士民們宣諭講:“黃王起兵,本為百姓,非如李氏不愛汝曹,汝曹但安居無恐。”剛開始的幾天,義軍看到貧窮的人,還往往施捨財物。對此,《資治通鑒》評論講,黃巢的部下“為盜賊既久”,通過戰爭中的搶掠已經變得極為富有了,這只不過是暫時的現象。原來,這些“為盜賊既久”的戰士只是喺用搶來的財富戲耍着長安的居民,這只是久為人下又突然成為人上人的反常舉動。果然,幾天以後,就發生了諷刺性的一幕:黃巢的部下看到黃巢忙於登基,忙於封官,忙於揾女人充實三宮六院,而自己遲遲得不到封賞,於是義軍將士如同明火執仗的強盜一般喺長安街頭殺人越貨,“各出大掠,夢市肆,殺人滿街”。長安百姓喺驚愕之中,血流成河。

這些過去的受壓迫者尤其憎恨唐朝官吏,“得者皆殺之”。唐宰相豆盧、崔沆以及左僕射於琮、右僕射劉鄴、太子少師裴諗、御史中丞趙、刑部侍郎李、京兆尹李湯由於來不及跟從唐僖宗出逃,留喺長安,躲藏喺民間,被黃巢軍搜獲,全部被殺死。唐廣德公主也喺其中,她講:“我是唐帝室之女,誓與於僕射同死!”抓住行刑隊的刀不放手,被黃巢軍一併殺死。黃巢軍又發掘盧攜的墳墓,將佢的屍體放於街市砍殺。唐左金吾大將軍張直方雖然投降於黃巢,也被黃巢處死。義軍還瘋狂搶掠豪族財產,曰之為“淘物”,並勒令富室之人不準穿鞋,一律赤足行走。黃巢還下令嚴懲李唐皇族成員,唐皇族留居長安者幾無遺類,全被殺光。

看到義軍的所作所為,有人喺長安尚書省都堂官府大門上塗寫詩句,嘲弄黃巢軍,大將尚讓見後勃然大怒,將當時喺尚書省的官員和守門的士兵,全部挖去眼睛,頭足倒懸掛於門前;又於長安城中大肆搜索能寫詩的人,抓到的全部殺死,凡認識字的人均罰作賤役,所殺總計有三千餘人。

由於黃巢軍隊的這些暴行,喺唐軍第一次反攻長安時,“坊市民喜,爭歡呼出迎官軍,或以瓦礫擊賊,或拾箭以供官軍。”黃巢很快退走。但唐軍進城後,也像盜賊一樣趁火打劫,“入第舍,掠金帛、妓妾”,於是黃巢趁機反攻,第二次攻陷了長安。進城之後,黃巢對長安居民幫助官軍感到極為憤怒,於是縱兵進行屠殺,長安城血流成河,稱之為“洗城”。

就喺黃巢報復長安居民之時,唐軍再次反攻,將長安團團圍困。平民百姓為避戰亂都逃入深山,修築柵欄進行自衛,以致農事全都荒毀,長安城中一斗米值三十緡錢。黃巢部下只好賣人給官軍以獲取糧食,有的官軍也收捕山寨貧民來賣錢,每人值數百緡錢,雙方進行交易時竟“以肥瘠論價”。

最後,當唐軍第二次攻入長安,黃巢見事不可為,於是惱羞成怒的佢喺離開前為這個城市做了最後一件事,“焚宮室遁去”,偌大的長安城,一時火光滔天,支離破碎,只有殘垣斷壁還保留有昔日雄偉的影子。從此,長安再也唔係帝國的都城了。宋朝開國皇帝趙匡胤喺選擇京師的時候,西望長安,也不得不深深嘆息:這個盛名超過了歷史上任何政治中心的城市,喺歷經了千萬殺戮後,再也沒有成為京都的可能。

食百姓

退出了長安的黃巢,上演了最後的瘋狂。

黃巢派驍將孟楷進攻陳州,哪知陳州刺史趙犨早有準備,乘孟楷不備之時,派精兵全力出擊。孟楷猝不及防,所率的一萬人馬竟然全軍覆沒,孟楷本人也被俘殺死。孟楷是黃巢的愛將,頗得黃巢歡心。黃巢聽講孟楷戰死後,怒火中燒,立即集中所有的兵力,猛烈攻打陳州,“掘塹五重,百道攻之”,誓為孟楷報仇。這一圍,就是三百餘日。

喺圍攻陳州的過程中,黃巢製造了人類歷史上最血腥、最獸性的一幕。《舊唐書》記載,“賊圍陳郡三百日,關東仍歲無耕,人餓倚牆壁間,賊俘人而食,日殺數千。賊有舂磨砦,為巨碓數百,生納人於白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於是,我們眼前就出現了這樣悲慘的一幕:由於缺糧,數百巨碓同時開工,成為供應軍糧的人肉作坊,流水作業,日夜不輟,活生生的大批鄉民,無論男女,不分老幼,悉數被納入巨舂,頃刻磨成肉糜。陳州四周的老百姓吃光了,為了擴大原料供應來源,黃巢“縱兵四掠,自河南、許、汝、唐、鄧、孟、鄭、汴、曹,徐、兗等數十州,成被其毒。”這種“敲骨吸髓”食人方式之野蠻、殘酷、恐怖和駭人聽聞,喺整個人類歷史上都罕見。

這時的黃巢已經是魔鬼、是畜牲。像黃巢以人肉為軍糧的惡行,絕非一般意義的戰場上的較量,而是滅絕人性的屠殺。而以令人髮指的程度來看,無論是黃巢以前的朱粲(隋末割據軍閥),用二百石銅鐘煮人肉,還是黃巢以後的秦宗權(黃巢部將),腌制人屍作為軍糧,都比不上黃巢的殘暴和變態。

若要滅亡,必先瘋狂。面對團團圍住自己的唐軍,已經瘋狂到極點的黃巢,離覆沒不遠了。

公元884年五月,突然連續下起大雨,平地水深三尺,河水暴漲,四處流溢,黃巢所築的營壘被洪水衝垮。黃巢見大勢已去,只好捨棄了圍困三百天的陳州。大之後短短一個月中,黃巢的軍隊便被唐軍打垮了。六月十五日,朱溫和李克用追至山東瑕丘,黃巢與唐軍“殊死戰,其眾殆盡”,落得個全軍覆沒的下場。

從此,黃巢就告別了中國的歷史舞台,但卻喺1949年以後再次被中國人尊奉為“為人民謀利益”的義軍領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