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五四真相:「愛國者」和「賣國賊」的驚天逆轉

五四過去沒幾天,講講和五四有關的兩個人吧。

五四運動爆發後,學生打着愛國的旗號,罷課遊行,聲勢浩大。剛開始,這種遊行還比較理性和溫和,後來,喺啲學生領袖的煽動下,越來越火爆,開始打砸外貨,擾亂秩序,甚至違法毆打所謂的“賣國賊”。

然後,兩個人物登場,一個叫曹汝霖——釘上恥辱柱的賣國賊;另一個叫梅思平——愛國學生運動領袖,火燒趙家樓的第一人。

如果歷史是收音機裏面放出來的節目,我們願意就此按下暫停鍵,如此,賣國賊終得報應,愛國青年浩氣長存,黑白分明,恩怨兩清,於是就可以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但所謂歷史,喺看似溫情脈脈的表象之下,有着冰涼徹骨的真相,揭開以後,往往令人凌然大驚,甚至不寒而慄。

學生領袖梅思平放了第一把火

當時,中日矛盾已經成為主要民族矛盾,國民想到抵制外貨,第一個燒的就是日本商品。曹汝霖早年留學日本,從清朝末年開始,擔任外交次長,主要負責對日關係,跟日本人打過多年的交道,所以,當時很多中國人認為佢是親日派。

後來,佢又擔任過袁世凱的外交總長,奉命跟日本進行過借款談判。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喺學生眼中,這個中國人肯定唔係好東西,常年跟日本勾勾搭搭,眉來眼去,必然是賣國賊。

浩浩蕩蕩的遊行隊伍,衝進曹汝霖私人住處,想揪住這個賣國賊,痛打一頓。很不巧,學生掘地三尺,也沒揾到曹汝霖。

點算?好辦,點火吧。這一把火,燒出了一個狼狽不堪的賣國賊子——曹汝霖。佢從此聲名掃地,民國政府迫於輿論壓力,棄卒保車,非但沒有嚴懲違法防火的學生,反而讓佢辭職,變相承認學生行為是愛國的,曹汝霖就是賣國。

這一把火,燒出了一個威風凜凜的愛國青年——梅思平。佢從此聲名遠播,因為,佢是當時的學生領袖,燒趙家樓的第一把火,就是佢放的。因為這種愛國行動,佢被媒體廣泛報道,一時風光無限,成為愛國進步青年的代表。

“賣國賊”做慈善拒絕投日

火燒趙家樓後,面對眾人非議,曹汝霖退出了政界,佢對自己的十幾年外交生涯,進行了深刻的自我反思。佢知道,自己身居其位,確實容易被人誤解,與其自我爭辯,不如篤行慎為,浴火重生。

五四以後,曹汝霖完全打消了東山再起的心思。賦閑喺家,佢並沒開始享清福,一方面經營銀行,另一方面,利用銀行賺的錢,積極做慈善。

每年冬天,曹家都向拉洋車的車夫施捨100套棉衣。施捨的方式也比較特別,每次由家裡當差的抱着幾套棉衣出門,看見街上有衣不蔽體的車夫,便雇佢的車,拉到僻靜的小衚衕,叫車停下來,施捨給車夫一套,然後再去物色下一個對象。據講這個辦法可以避免棉衣被人冒領,還可以盡量讓車夫有尊嚴的接受曹家的好意。

上世紀二十年代末年,曹汝霖花了大量錢財和精力,辦了一所醫院。窮人就醫,繳費頗多優惠,甚至完全免費。醫院不賺錢,每年都需要曹家經營的銀行花錢補貼,先至能保證不關門。

這種狀況持續了十多年,直至抗戰爆發。

日本人佔領華北後,曾想強佔這家醫院。曹汝霖跟日本交涉,頗費口舌,總算保住了醫院。當時,日本人出於戰略需要,推行以華治華的近衛方針,大力籠絡名人政客,扶持和培養漢奸。以汪精衛為代表的人,紛紛投靠。但這並不包括曹汝霖。抗戰八年,佢沒有擔任過偽職,也沒有替日本人做過一件事。

“愛國青年”叛國投日被槍決

唔係所有的人都能這樣,比如,曾經的愛國青年梅思平。

這個喺五四運動中風光無限的年輕人,後來進入大學擔任教授,一直受人尊敬。抗戰期間,佢秘密潛入日佔區,投靠日本人,隨後一路高升,最後做到了汪偽政權的中央組織部長。

回到火燒趙家樓。當年梅思平振臂一呼,點起愛國火炬的時候,明明知道,那棟房子裏面看不到賣國賊曹汝霖,卻有曹汝霖的小妾和幼子。

即便當時熱血沖暈了頭腦,激情之下,難以自持。事後冷靜以後,有沒有過反思和懺悔?

抗戰勝利以後,以叛國罪被關押喺監獄中的梅思平,寫下了《獄中自白》,想到的依然是為自己辯護,從來沒有懺悔和反思。

相反,“賣國賊”曹汝霖卻喺晚年,對火燒趙家樓進行了全面的自我總結:“此事距今四十餘年,回想起來,於己於人,亦有好處。雖然於不明不白之中,犧牲了我們三人,卻喚起了多數人的愛國心,總算得到代價。”

1946年9月14日,因叛國罪,50歲的梅思平被國民政府槍決。

1966年8月4日,曹汝霖逝世於美國底特律,終年89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太平書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